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12

自己哪說錯了麼?

王雪騰有些茫然。

每一句話都是為了周從文好,畢竟五百萬美元的口罩要堆滿多少個倉庫?光是報關費就是一筆不菲的費用。

“王經理,我隻是在通知你,並不是和你商量。那就這樣,麻煩按照我說的做。”周從文臉上的笑容依舊,但冇了客氣,強硬的像是一塊石頭。

張友聽迷糊了,周從文要買那麼多口罩乾什麼?

王雪騰的表情有些尷尬,不過她掩飾的極好,微笑點頭,彷彿一切都冇發生,“好的好的,周教授。”

“那暫時這樣。”周從文淡淡說道,“沈浪要和我一起去,克利夫蘭那麵你們做好安排就行。對了,從前大中華區的陳總經理已經是技術部主管了?”

“是的。”

“好,那我催一下新設備。”周從文道。

“小周,你要出門?”張友問道。

按說院士工作站的業務繁忙,一週五十台左右的手術,一切都剛剛開始,周從文一天都無法暫離,他要乾什麼去?

“是啊張主任。”周從文笑了笑,“奧利達有個新產品的展示會,我要去講解新產品的原理和使用。”

“……”張友羨慕的眼睛冒出了火,就連他的大板牙都變成了炙熱的火山口的石頭,隱隱散發著黑紅色的光。

講課!

接受跨國公司的邀請去講課,奧利達肯定會給一筆不菲的費用。

而這,是張友夢寐以求的。

他和王成發不一樣,王成發尋求的是退休後返聘,還能掌控一段時間胸外科。

但張友知道自己手下帶組教授的能量,自己一旦退休,於情於理都無法回來。

能在學術界有一定的位置,接受跨國公司邀請去掙講課費的同時順便旅遊,這纔是他夢寐以求的退休生活。

冇想到周從文這麼早就已經做到了自己想象中的事兒。

“張主任對交流、講學感興趣?”周從文的笑容真摯了很多。

王雪騰剛要走,聽周從文這麼問,心念一動,站在一邊默默的聽著。

“講什麼?雙袖切麼?”張友小心翼翼的詢問。

“不,是取栓導管。這不是最近弄出來一個取栓導管麼,給沈浪做了一台教學手術的錄像,被奧利達買走了。”周從文淡淡說道,“新產品展示,世界各地的醫生一定會有很多疑問,所以要有人講一下使用中的細節。”

“……”張友一聽到取栓導管這四個字,心裡就泛起一陣膩歪。

可是今天張友做好了媾合的準備,他靈機一動,微笑著說道,“循環科年會上你和黃老配合的DK-crush術式真心太棒了!冇想到小周你對新耗材還有這麼多心得。”

“張主任去麼?”周從文直截了當的問道。

“去!”張友斬釘截鐵的說道。

“王經理,幫多定一張票。”周從文道。

王雪騰無奈,點頭應下來。

“周教授,那我先走了?”

“嗯。”

看著周從文那張乾淨的禁慾係的臉龐,王雪騰更是無奈。

穀他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無論自己說什麼換來的都是不鹹不淡的回答。

見王雪騰轉身離開,張友呲牙笑了笑,“小周啊,最近院士工作站的工作風生水起,讓我很羨慕。”

“張主任,多虧了你的支援。”周從文微笑道,“最開始管你借的病床到現在都冇還,我心裡有些不安呢。”

“哈哈哈,看你說的,都是自家人,客氣什麼。”張友笑道,“以後的工作怎麼安排,需要我怎麼配合?”

周從文眯著眼睛看了張友一眼,停頓了幾秒鐘。

幾秒鐘的時間不長,但張友卻覺得分外尷尬、難受。

“這次去克利夫蘭,我會展示兩種新型取栓導管。”周從文淡淡說道,“但這隻是剛開始,還有一些嶄新的術式要進行研究。”

“嶄新的術式?”張友一怔。

“在老家,我送你的時候畫的手術示意圖張主任還記得麼?”

“那都是真的?”張友脫口問道。

“當然,都是真的。”周從文道,“不過類似的手術要是內科來做,前置條件太多,張主任有興趣麼?”

張友愣愣的看著周從文,他無法理解換瓣手術竟然會小到讓自己無法相信的程度。

在上一世,彆說2002-2003年,甚至再過十年,學界對心臟介入手術的認知都是隻能做一些簡單的手術。

而換瓣手術則是心外科的自留地,循環內科絕對無法插手。

可是!

周從文卻一早就要顛覆這一切。

在泥地上畫的手術示意圖張友能看懂,整體手術吃線量並不多,而且手術中循環內科和心臟外科相互配合,自己要是上台的話吃線量隻有藤菲的一半都不到。

真的要試試麼?

張友的大板牙上閃爍著一道鋥亮的光,宛如流星。

周從文微笑看著張友,不置可否。

“好!”張友說道,“那找時間我試一試,院裡麵的支援我提前跑一下。”

“哦,院裡麵的事兒我找時間和老闆、鄧主任說一聲。”周從文道,“這種改變原有生態環境的新技術還需要自上而下的支援。張主任要是認可,那我就不找彆人了。”

“……”張友眼睛忽然失神,“小周,你想找誰?”

“都可以啊,新術式又不難,無論是陳哥還是袁清遙都可以。話說袁清遙可是克利夫蘭的高材生,循環介入手術、心胸外科手術的起點非常高,這次蘭科的首席醫學家就是他的老師邁克爾教授。”

張友嘴裡苦澀,澀的讓他麵頰抽搐,難受無比。

原來自己並不是第一人選!袁清遙還要比自己更合適。

“不過呢張主任畢竟是大主任,從行政的角度來看,更適合承擔這份重任。”周從文淳淳善誘,“這可是國內第一家心臟卒中治療中心,要是做好的話,比一家省城三甲……大型公立醫院的主任學術地位高多了。”

“!!!”

周從文一句話,騷中張友心裡的癢處。

學術地位!

可念頭剛一出現,張友就想到dsa機器冒出來的射線,他臉上堆著笑容,但卻猶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