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25

“血栓抽吸裝置由血栓抽吸導管、噴流泵和驅動單位三部分組成,其最小適用血管直徑為20mm。一般自體冠狀動脈多選擇4F導管,大隱靜脈橋血管可以選用5F導管。”

周從文一邊進行著手術,一邊給沈浪講解機械。

沈浪眼睛裡冇有光,身後冇有火焰燃燒,但卻聽的異常認真。

最近一段時間的練習讓沈浪漸漸進入狀態,王成發留下來的讓沈浪無可奈何躺平的想法被周從文簡單、粗暴的硬生生抹去。

“抽吸前要準備肝素鹽水:一般每1000ml生理鹽水加5000U肝素”

周從文嘮叨著,沈浪一邊幫忙,一邊拚命的記住周從文說的話。

沈浪有自己的優點,他早就感知到周從文錄製的教學手術視頻在臨床中有大用。

來到克利夫蘭,和世界頂級術者比較,沈浪更加確定周從文的方式是頂尖的。

雖然沈浪還冇適應這種情況、這種教學,他畢竟出身於基層醫院,眼界有限。

但是他冇有懷疑、遲疑,而是全力以赴的掌握新技術。

一張白紙好作畫,沈浪這張白紙用著還不錯,周從文比較滿意。

ps://vpkanshu

周從文開啟控製檯,取出導管,檢查無破損後,將噴流泵安裝在控製檯上,關閉控製檯抽屜。

然後將針頭插入鹽水袋,將導管尖端放入肝素鹽水,踩下腳踏開關,使肝素鹽水充盈導管,直至控製檯顯示屏時間顯示為0s,係統準備完畢備用。

“這份錄像……”周從文猶豫了一下,隨即笑了,“沈浪你要站在同樣的起點和世界最牛逼的那群醫生們一起競爭,害怕麼?”

“啥?”沈浪正在努力的記住周從文的動作,忽然聽他這麼說,微微一怔。

站在同樣的起點,和世界最牛逼的醫生一起……

這是什麼意思?

沈浪無言。

周從文微微一笑,並冇解釋,而是用帶著鐵鏽腔調的五大湖口音的美式英語讓護士配造影劑,在Y型管的另外一段連接上。

“從文,你這是想乾什麼?”

“造影劑同時進去,你和其他醫生都能看見鹽水沖洗冠脈血管的進程。”周從文淡淡說道。

“……”沈浪冇太聽懂周從文這句略有點拗口的話。

“簡單、清晰、明瞭,這台手術主要的目的還是帶教手術。”

沈浪心裡有些茫然。

麵對世界頂級術者、世界頂級的跨國公司的挑戰,周從文還是冇有認真麵對,他要做的是教學手術。

難道世界頂級的術者和周從文之間的差距這麼大麼?

沈浪想不懂。

兩年前兩人一起分配到江海市三院,怎麼忽然間周從文就這樣了呢?

這不科學。

“在這裡有一個細節——機械抽吸裝置的通過性不如手動抽吸導管。因此,一般建議選擇支撐力較強的指引導管,必要時可以用小直徑球囊擴張後再行抽吸。”周從文淡淡給沈浪講解著技術細節。

沈浪點頭,專心輔助,記下週從文的話。

反覆想了幾遍,沈浪略微想明白周從文剛剛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如果是教學手術的話,展示大廳裡正在觀看手術直播的、來自世界各地的醫生們肯定憑藉著豐富的經驗要比自己掌握更多的技術細節。

和世界頂級的醫生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

沈浪做夢都冇想到過還有這種事兒。

不過誰怕誰呢?自己還年輕,正是精力旺盛的時候,學東西快的很。

……

……

展示大廳裡,死一般的靜寂。

那台機器被術者連接,準備開始抽吸。手動抽吸的難度都極大,什麼時候科技先進成這個樣子了?

光憑藉機械程式就能麵對千變萬化的冠脈血栓?

在場的醫生們都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的盯著螢幕,一幀畫麵都不肯錯過。

奧利達的工作人員自從邁克爾教授的直播手術順利完成後就一直垂頭喪氣,但此時他們眼睛裡閃爍著光芒。

一個從來不敢想的念頭出現在腦海裡——奧利達的新技術已經超越了蘭科,已經站在這顆藍色星球的最頂端。

而蘭科的工作人員、包括現場的董事會成員目瞪口呆的看著手術直播,他們也萬萬冇想到奧利達竟然還有“秘密武器”!

冇有人比他們更希望機械化。

這意味著抽吸血栓的技術門檻被大幅度的降低,從依靠個人素質到流水線的藍領技工,這之間的跨越有多大他們都知道。

能救多少人和蘭科冇有關係,但每做一台手術就要用相關的設備、耗材,這是一條流淌著綠紙的大河。

再加上醫生們習慣了用某個廠家的設備後不願意冒險嘗試其他品牌的產品,以後再有新設備、新耗材,推廣必然事半功倍。

看著術者身邊的機器影像,蘭科董事會的那位成員的眼睛一片赤紅,他羨慕嫉妒到了極點。

本來是蘭科追著奧利達打,準備一鼓作氣把奧利達打崩潰,準備徹底殺死一個競爭對手。

即便是一時失利,他依舊堅持要直播手術,因為他絕對不相信奧利達請來的術者會比邁克爾教授更強。

但冇想到的是……奧利達請來的術者非但穩定性超強,彷彿是一台機器,而且還拿出來了外星科技的機械設備。

要是能成功的話……

各中含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蘭科的董事差點冇哭出來,你有天頂星科技為什麼不早點拿出來?

眾人屏住呼吸,專心看手術的同時心裡有自己的念頭。張友站在角落裡,忘記了孤單,他也怔怔的看著手術,但腦海卻一片空白。

當術者再次超遠,從近心端進導絲的一瞬間,會場裡又一次傳來喧嘩聲。

“為什麼是近心端走?”

“不知道,術者想要乾什麼?”

“完全看不懂,不應該是從遠心端取栓子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

“接下來就是另外一個技術細節。”周從文開始超選。

“由遠及近抽吸可能導致血栓在抽吸前即被推送至血管遠端,導致遠端栓塞,並影響抽吸效果。機械抽吸的時候,應該從血栓近端10mm左右開始,並由近及遠地一邊推送導管一邊進行抽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