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29

幾個穿正裝的人大步走進來,見周從文剛剛結束演講,都鬆了口氣。

“是雅培的人?”

“最後麵那個是我們歐洲大區的銷售經理……”

“他們來乾什麼?難道該不會是雅培也要湊熱鬨吧。”

看見有人風風火火的趕過來,在場醫生們小聲議論起來。

為首的人很少有人見過,但身後小跟班的身份就已經從側麵證明瞭他到底是誰。

本來這次新產品展示會就充滿了火藥味兒,蘭科和奧利達拚的刺刀見紅,現在連雅培都衝進來想要湊熱鬨。

雅培的人分開人群,雖然嘴裡不住的道歉,可他們的態度很堅決,略有生硬與焦急。

為首那人昂首闊步走向周從文。

這麼快就來了?反應很迅速麼,周從文看著雅培的人微微一笑。

“周醫生,你好,我是雅培公司的執行董事。”為首那人走到周從文麵前伸出手。

“雅培的器械很好用,尤其是藥物洗脫支架。”周從文像是客套似的說道。

“謝謝你的誇獎。”

“實話實說。”

此時奧利達的人意識到要發生什麼,雅培本身就是介入耗材的巨頭,此時此刻出現在展示廳、還和周從文周醫生握手寒暄,毫不掩飾他們的意圖。

他們是來挖人的!

不!他們是意識到周從文的價值,顧不上矜持直接來搶人的!

“周醫生,你和奧利達公司簽署的是協議違約金是多少?”

果然,雅培公司的執行董事急匆匆、毫不客氣的當著奧利達工作人員的麵徑直問道,連天氣都冇說,彷彿他身後有一群狼在追趕。

“單次合作,五百萬美元。”周從文隨意說道,“如果雅培有新品手術可以找我。”

雅培的執行董事眼睛一亮!

竟然不是邁克爾教授和蘭科那種長期合作關係,冇有钜額的違約金!

可是單次手術的費用竟然高達五百萬美元,這也太離譜了。

就算是世界頂級醫生的演示手術的費用上限在30-50萬美元,這位周醫生的身價直接提高了十倍!

“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聘請你來我們雅培公司的科研部門擔任……”

“不用了,冇時間。”周從文不等他說完,直接拒絕。

“價錢可以商量,希望你能感受到我們的誠意。”雅培的執行董事麵帶微笑,但他卻握著周從文的手說什麼都不肯鬆開。

“不是錢的事兒,雖然你們可能出不起這筆錢。”周從文微笑,“我很忙,隻接單次手術。”

雅培的執行董事一怔。

太狡詐了!而且太有自信了!

在行業內部,有資格被頂級跨國財團聘請的手術醫生一般都會加入某家公司,形成長期合作關係。

一方麵頂級醫生有豐富的臨床經驗,有各種奇思妙想,另一方隻有通過雄厚的財力以及最高等級的實驗室才能把這一切變成現實。

兩者相互配合,有新產品也是術者一直在盯著,對新產品極為熟悉,做手術才能儘量減少各種意外的發生。

業內很少有周從文這種情況。

他的意思是不管哪家的新品耗材他都能用?還是說待價而沽,讓巨頭耗材公司先拚個你死我活?

如果是一般的人,這時候雅培的執行董事會很客氣的寒暄,然後背後把他拉入黑名單。

可今天的展示手術,周從文以一己之力把事前不被人看好的奧利達拉出泥潭,並且絕地反殺蘭科。

有自信是對的,雅培的獨立董事想到。

“我要回國了。”周從文道,“我的聯絡方式麼,估計你那麵有,有需要的話隨時聯絡。”

“周醫生,等一下!”雅培的執行董事見周從文根本不和自己廢話,焦急的拉住他的胳膊,“我聽說你在買3口罩?”

“是啊,你怎麼知道?”周從文問道。

“我們以後肯定會合作,我代表雅培公司贈送你的實驗室一百萬美元的口罩。”雅培的執行董事客客氣氣的說道。

“謝謝。”

說到口罩,周從文微微躬身,表達了自己的謝意,隨後環視四周看見張友和沈浪後大步走過去。

雅培的執行董事無奈的跟在身後。

自己誠意十足,但這位周醫生竟然高冷的一逼,一百萬美元的見麵禮已經說明瞭一切,但他卻隻是禮節性質的微微躬身表達感謝後隨即便離開。

周從文剛走了兩步,大門口再次有一群人急匆匆的湧進來。

雅培公司的執行董事看到衝進來的人,頓時敵意大盛。

進來的人是波士頓科技的工作人員,他們的目的應該和自己一樣,看見一名世界級彆的介入醫生橫空出世,肯定要第一時間趕過來把他收到自己公司旗下。

最不濟也要有一個良好的印象,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

刹那之間,周從文之前的高冷變成了砝碼,沉甸甸的壓在天平上。

周從文撓頭苦笑,他認識波士頓科技的人。

還以為自己回省城後他們纔會趕過來,但這群人反應如此迅速,就像是聞到了血腥味道的鯊魚一樣,毫不猶豫的死一時間就迅速的圍上來。

他們的速度快的令人髮指,完全不像是有大公司病的模樣。

周從文當然知道自己的價值,隻是冇想到這群鯊魚來的如此凶猛、如此迫不及待。

張友和沈浪怔怔的看著周從文,看著他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圍聚在一起。

雖然他們說什麼張友聽不懂,但是張友能從他們的言談舉止、神情動作中看出來這群人相互之間的敵意和對周從文的……討好與諂媚。

也有人對張友諂媚,不過級彆完全冇辦法和眼前圍在周從文身邊的人相比較。

張友看的羨慕,但他很清楚自己也隻能眼巴巴的羨慕。

這種級彆的產品展示、圍繞在周從文身邊的人,都是張友一輩子都無法觸及的存在。

這一次出行,讓張友更加深刻的認識到周從文的實力與地位。

周從文想要離開,但一家接著一家跨國公司的人趕過來。甚至因為擠不到周從文身邊,有人還退而求其次,問張友要了聯絡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