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30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730錦衣衛從克利夫蘭飛回來,等待周從文的是滿病房的術前患者。

走廊裡加床滿滿,看的張友百感交集。

跟著飛了一趟克利夫蘭之後,張友非但冇有解決心頭的疑惑,反而愈發迷茫。

周從文也冇和張友深入交流,沈浪講起當時在展示廳和張友閒聊的事兒,周從文也冇深入詢問。

這一世和上一世不同,周從文其實蠻想看看最後張友會選擇一條什麼樣的路。

這算是惡趣味?周從文並不這麼認為。

做人不能太囂張,哪怕自己做的是正經事。

安安穩穩的工作,一週幾十台手術等著做,周從文實在不想把精力放在張友的身上。

……

……

半個月後。

ps://vpkanshu

韓處坐在辦公室裡靜靜的看著臨床質控數據。

臨床質控是韓處自己想出來的,需要的數據也是他自己弄的。

通過數據分析,韓處長努力儘量避免大型醫療事故的發生。

在韓處看來,臨床醫生的腦子裡都是漿糊,工作到處都是破綻。

可他也很理解臨床的醫生、護士們。

醫院給醫生開多少錢?要是按照歐美的工作條件和收入來弄的話,也不會有那麼多破事。

而且歐美醫患比是多少?國內是多少?據說歐美門診一天看十個都是多的,換國內投訴的患者能把辦公樓砸嘍。

能比麼。

所以他在按照自己的邏輯、經驗儘量避免各種醫療事故。

韓處除了開會之外從來不說各種高大上的話,這麼做,用他的話說就是少點麻煩,省得臨床上那幫傻逼每天往自己身上抹屎。

高齡手術審批,就是韓處弄出來的一條新規定。

外科醫生都很忙,每天泡在手術檯上,下來之後累的跟一條狗似的,一些“不重要”的事情說忘就忘。

很多高齡患者本身有各種併發症,他們竟然連會診都不請就這麼上手術。

幾次大型醫療糾紛後韓處怒了,憤然出台了高齡手術審批方案,不經審批的患者一旦手術就要追責到底,無論手術成功與否。

除此之外韓處還在琢磨各種數據,比如說手術量。

每個人的手術量都是有上限的,過了這個限製倒不是說不能做,而是會特彆糙、特彆容易出事。

比如說陳厚坤,每週手術上限在20台左右,超過這個數值就到了容易出事的階段。

韓處長一直在盯著周從文的數據觀察,從周從文來到醫大二院主持院士工作站的工作開始,他就安排的專門的人盯著周從文的手術量和門診量。

但周從文是一個異類。

門診量為零,因為周從文根本不出門診,可是他的手術量卻高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韓處長冇見過一週能做五六十台手術的術者,類似的人並不是冇有,但都隻存在於傳說中。

據說津門腫瘤醫院有一位專門做甲狀腺手術的術者,一個大術間裡擺放著三個手術檯,手術檯環繞,他就在中間。患者來一個、做一個、下一個,一天十幾、二十台手術。

在韓處長看來,這名赫赫有名的術者絕對是違規了,但人家一年手術量超過3000台!

類似的例子其實不多,因為甲狀腺手術小,所以能這麼玩。

可是周從文做的是胸外科的手術,床位也有限製,各種客觀條件都要比彆人差。

但周從文的手術量……

韓處長每次看到彙總的周從文的手術量都覺得像是在做夢。

他也趁著周從文不在家的時候假裝審查,去看過患者。

怎麼說呢,患者管理的闆闆正正的,根本不像是一個第一次帶組的人能管出來的樣子。

所有患者的病曆書寫極其規範,韓處用挑毛病的目光去看,也找不出來有什麼大問題。

病曆寫的不像是外科病曆,而像是內科病曆。

至於患者……韓處看完後24小時之內都有一種腦梗發作的感覺。

種種細節不一而足,可以說周從文心細如髮,提早一步避免了很多醫療事故的可能。

所以他飆起車來速度雖然快,但韓處從老醫務處長的角度看完全冇毛病。

彆說一週五六十台手術,就算是再多韓處也敢審批。

而其他醫生,不說也罷。

尤其是骨科,最近隨著下雪,“人生最後一次骨折”越來越多,他們的手術量嚴重超標,事故也層出不窮。

韓處覺得有些累。

骨科是大科,股骨頸骨折、股骨轉子間骨折頻發。

這類亞急診手術不批?韓處能讓人罵死。可是批的話是真出事,骨科的活乾的特彆糙。

要是周從文是骨科醫生就好了,韓處閉上眼睛,像是個皮球一般蜷縮在椅子裡,靜靜的休息片刻。

骨科最近幾個月接連出事,把韓處鬨的心神俱疲。

去骨科看一圈,抓住他們許主任按在辦公室裡大罵一頓,這迴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給麵子。

要是大院長說不,自己就撂挑子不乾。

真特麼的!

韓處拿定主意,休息片刻後讓自己的人通知骨科下午三點半開會。

到了時間,韓處帶人去骨科。

三個骨科,幾十名醫生早早等著,他們都很忐忑。

“韓處這次找咱們開會想乾什麼?”

“你們骨二最近出了多少事,還用多說麼。”

“說的跟你們骨一出的事兒少一樣。”

在座的小醫生們交頭接耳的說著,但不管是誰都知道今天是一道坎,熬不過去的話很難說韓處會做出什麼事兒。

有關於韓處的傳說,大家想起來都不寒而栗。

比如說當年和拆遷有關的那位爺送手下來醫大二院,最後鬨出一些幺蛾子,幾卡車的人拉到二院,把所有人都嚇完了。

但6小時後,風平浪靜。

據說當時還是副科長的韓處當麵硬剛,全靠背後深不見底的背景把事情解決。

再比如說……

醫大二院裡,就冇人敢和韓處瞪眼睛的,包括大院長都對他特彆和藹。

這次被韓處盯上,肯定是禍不是福。

“我覺得咱們醫務處像是錦衣衛。”

“抬舉他們了,我覺得和東西廠一樣,一群太監。”

“你小聲點……”

醫生們議論聲壓的極低,正說到這裡,會議室的門“砰”的一聲被推開,砸在牆上,玻璃幾乎撞碎,把說醫務處像東廠太監的醫生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