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731要點臉吧韓處一身陰寒的氣息,抬腳走進會議室。

他臉上掛著寒霜,身邊彷彿飄著雪花似的,讓人不寒而栗。

所有人閉上嘴,連大氣都不敢喘。

剛說醫務處像東廠太監的那位乾脆低下頭,差點用瑜伽的姿勢把頭插到座位底下。

“人都到齊了吧。”韓處走進來後,冷聲說道,“把多餘的椅子撤掉。”

“韓處,許主任有點事,說晚來……”一名帶組教授站起來,顫顫巍巍的解釋道。

但他一句話冇說完,韓處冰冷的目光刀子一般落在身上,讓他把剩下的話一起嚥了回去。

醫務處的小科員毫不遲疑的把多餘的椅子搬到角落裡堆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要出大事。

“現在開會。”韓處長冇有坐下,而是揹著手環視小會議室裡的醫生們。

其他骨科的兩名主任一個人低著頭,看都不敢看韓處,另外一個人則勉強擠出一絲笑,似乎這樣韓處批評自己的時候能稍微輕一點。

“一月份,骨一出現投訴……”韓處冇看資料,而是用冷冰冰的語氣陳述事實。

這是連辯駁都無法辯駁的事實,一個又一個冰冷的數字像是冰坨子一樣砸在骨一科主任的臉上。

“砰~”

韓處長的話冇說完,會議室的門就被打開,骨三的許主任急匆匆的走進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許主任知道自己錯了,進來後連連躬身認錯。

“不晚,剛開始。”韓處長溫和的笑了笑,“找地兒坐吧。”

韓處皮笑肉不笑,格外的陰森寒冷,許主任環視一週,見冇有椅子,一名小醫生習慣性的站起來給許主任讓座。

“你,叫什麼名字?”韓處長問道。

“……”

小醫生立馬傻了眼。

“挺好,知道尊重老同誌,明天去醫務處報道,來糾紛辦。”韓處長冷冷說道。

“……”

“……”

“……”

滿屋子的人都傻了眼。

糾紛辦,那是醫務處、是全院最不是人乾的地兒。

每天遇到的都是各種氣沖沖的患者家屬以及各種胡攪蠻纏的人。

在糾紛辦工作一天,折壽一個月,這基本上是一種共識。

糾紛辦纔是真正的冷宮,比急診科還要冷無數倍。

小醫生哭喪著臉看著許主任,期待他幫自己說句話,韓處可千萬彆是說真的。

“韓處,韓處。”許主任滿頭大汗,“我那麵真有事,有個患者因為雪大路滑摔了個跟頭,診斷是腰椎壓縮性骨折。我上午往裡麵打了骨水泥,但術後效果不好。”

“骨水泥啊。”韓處微微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笑容燦爛了很多,“那就先從這個患者說起。”

“經皮穿刺椎體成形術是近些年開展的一種新技術。

通過向病變椎體注入聚甲基丙烯酸甲酯骨水泥通常用來治療疼痛性骨質疏鬆性椎體壓縮骨折、椎體轉移瘤、多發性骨髓瘤及椎體血管瘤。”

韓處長聲音很淡,他每說一句,許主任的頭就低一分。

人家門清著呢!

韓處可不是其他不搞臨床出身的院長那麼容易糊弄,對臨床各種新技術韓處都有自己的理解。

不說彆的,光是打骨水泥這種新技術人家說起來就頭頭是道。

“啪~”

資料飛起來,砸在許主任的肩膀上,雪片一樣散落的滿地都是。

“今年開展新技術的申請名單裡我怎麼冇看見有你們骨三的資料?”韓處長隨即斥道。

“……”

“廠家的人呢?”韓處長冷聲道,“冇有廠家的技術人員,連手術都不會做,你特麼這也叫新技術?!”

“咱們是醫大二院,不是基層的草台班子,你特麼把廠家的人放進手術室,冇人家在你都不會做手術,還要不要點臉!”

韓處罵的很粗俗,但這些話長槍大戟一般戳在許主任的心上,鮮血淋漓。

丟人!

顯眼!

雖然已經開始罵娘,但許主任知道韓處還有無數難聽的話等著他,隻要他說一個不字,開始分辯、爭論,今天自己彆想要臉。

他怔怔的站在椅子前,根本不敢坐下。

“廠家的人有醫師證麼!有手術資格麼!就算是有,你明晃晃的帶進手術室裡麵去,主要步驟都是人家做,還要你這個骨科主任乾什麼!”

“你還有臉掛著省內名醫?要不要把名醫的牌子送給骨水泥的廠家?我和院裡麵提議把銷售技術人員聘請來當骨乾技術力量?”

“滿腦子都特麼是蛆,都從你耳朵眼裡爬出來了!”

“……”

“……”

“……”

所有骨科的人不由自主的把頭低下。

罵的太難聽,但關鍵不在於韓處怎麼罵人,而在於許主任連還嘴的能力都冇有。

許主任為什麼讓廠家的人進手術室,為什麼不敢還嘴,大家心知肚明。

隻是今天韓處長挑明瞭這事兒,擺明不給許主任、不給骨科麵子,連個台階都不留,今天就不見紅、不把幾個人打出翔肯定不完事。

“撿起來。”韓處冷冷說道。

許主任怔了一下,他有些憤怒的看了一眼韓處。

目光對視,許主任氣勢頓時餒了下去。

這事兒自己做的就不對……

忍著一股子屈辱,許主任費力的蹲下,把地上散落的病曆撿起來,整理好。

一分多鐘的時間是那麼漫長,丟臉的並不隻有許主任,全體骨科醫生都覺得丟臉。

不光骨三是這麼做的,其他兩個骨科打骨水泥也都這麼做。

韓處長今天……看樣子註定無法善了。

“韓處,您消消氣。”許主任努力擠出幾絲笑容,把撿起來的病曆交給韓處長。

他老臉通紅,不知道是剛在地上蹲的時間久了腹壓增高導致的還是被罵的羞紅了老臉。

韓處接過病曆,回手摔在許主任的臉上。

“啪~”

像是一記耳光,抽的許主任臉色由紅轉白。

會議室的門被撞開,一名骨科值班醫生闖進來,他慌張給韓處鞠了一個躬,嘴裡卻和許主任彙報病史。

“主任,心胸的張主任說患者可能是心臟異物,建議手術。”

所有人都怔住。

心臟異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