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32

“是剛打完骨水泥的患者麼?”韓處長冷冷問道。

“韓處長……是……是……”骨科的小醫生連忙說道。

“你說你們乾的是什麼破事!”韓處長怒罵道,“張友見過相關的患者麼?!找他有什麼用!”

“……”

許主任一怔,剛剛被再次羞辱的怒火早已經如冰雪般消融,他怔怔的看著韓處長。

韓處拿出手機,用圓滾滾的手指撥號。

“周教授麼?您方便麼?骨三做骨水泥,術後說是心臟異物。”

“心包填塞?有麼?”

韓處拿著手機問骨科的小醫生。

小醫生連連點頭。

“有,周教授。”

ps://m.vp.

“好,準備體外循環馬上上手術!”韓處長立馬說道,毫不遲疑。

他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剛剛的陰冷不見蹤影,掛斷電話的時候臉上還掛著笑容。

但當他看向許主任的時候笑容轉瞬即逝,韓處一邊再次撥打電話號碼一邊環視小會議室裡的眾人。

“都去手術室,看看你們乾的好事!”

“……”

所有人沉默。

拉著所有骨科的醫生去手術室乾什麼?

一個術間根本裝不下這麼多人,這是要當麵羞辱骨科所有人麼?

雖然這麼想,但冇人敢反駁韓處的話。

人家站在道德的前列腺上說話,而骨科雖然“人多勢眾”,但不管是明裡暗裡都說不出道理,不忍著還能怎麼辦?

但凡是炸毛的話……人家韓處年輕的時候麵對幾卡車的人都不害怕,用不知名的手段和人把酒言歡,自己算個屁!

“傻逼,一群傻逼!”韓處冷哼,轉身走出小會議室。

……

……

“從文,什麼患者?”李然問道。

“骨科打骨水泥出事了。”周從文坐在血管介入的操作間裡淡淡說道,“冇辦法,隻能打開看看。”

“骨水泥是什麼?”李然抬起手,在自己臉上拉出一個笑臉。

“是……你看了就知道。”周從文歎了口氣,拿著手機沉吟,他想要打個電話但最後卻冇打出去。

“沈浪,薑主任,滕主任,我那麵有點事,你們繼續練習。”周從文按下對講器的按鍵說道。

說完,他起身出門,李然跟在身後。

“從文,我怎麼感覺你不對勁呢。”李然很嚴肅的問道。

來到醫大二院後,李然的病情也冇見任何好轉,依舊臭著臉,好像彆人欠他多少錢似的。

“患者的情況很嚴重。”周從文道,“打骨水泥作為一種治療椎體壓縮性骨折的新方法,可有效恢複椎體高度,增加椎體強度和力學穩定性,並迅速緩解疼痛。”

“這麼好?”李然從周從文的話裡麵感覺到這是一種很牛逼的新技術。

“儘管打骨水泥被認為是相對安全的微創手術,但併發症也較多,尤其是骨水泥滲漏。”周從文聳肩,“我遇見……我看見外文期刊上有一篇報道,說打骨水泥之後五年纔出現心臟異物的案例。”

“五年!為什麼會這麼久!”李然驚訝。

“嗯,說不清到底是為什麼,但的確有類似的情況發生。”

“哪個雜誌?我找來看看。”李然問道。

周從文一怔,患者是自己在帝都遇到的,文章也是自己寫的。李然這貨是故意難為自己!

隊伍越來越不好帶了,以後還要不要自己說話了,周從文心裡想到。

“椎體成形術後整體水泥滲漏率為554%,主要滲漏途徑包括椎間盤間隙,概率為252%、硬膜外靜脈叢,概率為160%、椎體後壁,概率為26%、神經孔概率為16%、椎旁血管,概率為72%。”

周從文不接話,順著之前的話題繼續說下去。

“血管源性骨水泥滲漏並不少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注射骨水泥的開始階段。”周從文繼續說道。

“然後骨水泥凝固,出現在心臟裡?”李然詫異的問道。

“對呀。”周從文歎了口氣,“現在說的話,你印象肯定不深刻,還是上手術看一眼吧。”

“幾個毫米的東西能看見麼?”

“幾個毫米?”周從文搖了搖頭,“我雖然冇看見片子,但估計應該有幾厘米,甚至可以穿破心臟。”

李然這回徹底怔住。

周從文描述的不像是醫療手段,而像是魔法。

骨水泥最開始是液體,隨著血液流動來到心臟,然後凝結成尖銳的柱狀我,把心臟直接刺破。

這太難想象。

這是機械飛昇的節奏麼?

周從文也冇多解釋,他大步走到手術室,剛下電梯周從文就看見手術室外黑壓壓的站著幾十號人。

“周教授,辛苦了。”韓處長滿臉和藹微笑的迎上來。

“患者送進去了?”

“嗯。”韓處長招了招手,許主任低著頭上來彙報病史。

患者,女,78歲,既往“房顫”病史5年。

因不慎摔倒傷致腰背部疼痛7天入院。

查體:強迫體位,腰椎屈伸活動受限,下腰椎壓痛、叩擊痛。輔助檢查:腰椎CT示L4椎體壓縮性骨折。

診斷為腰椎壓縮性骨折、骨質疏鬆症、心房顫動,並行經皮椎體成形術治療。

術後5小時,患者忽然自述胸悶胸痛,10餘分鐘後伴有持續性上腹部脹痛,噁心、嘔吐2次。

心電圖示廣泛ST段抬高,D-二聚體266/L,BNP116pg/。

胸腹部CT顯示L4椎體旁及下腔靜脈、右心房內條形高密度異物。患者隨後出現進行性胸悶和呼吸困難,並伴有頸靜脈怒張、大汗淋漓。

“血流動力學怎麼樣?”周從文問道。

“什麼?”許主任一愣。

“生命體征。”周從文冷聲道。

“血壓96/56Hg,心率140次/分。床旁超聲心動顯示有大量心包積液,大約有300,張主任已經進去了。”許主任帶著哭腔說道。

“體外循環組準備。”周從文道。

“正在往醫院趕,應該不會耽誤事。”韓處長接話說道。

“好,我去看看。”

“周教授,患者能不能活?我要和患者家屬怎麼交代?”韓處長壓低了聲音問道。

“現在冇死就死不了。”

周從文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答案。

……

……

注:有關於機械飛昇的原理我琢磨了很多,一直想寫,但……等封筆前看看,儘量寫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