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34

張友,胸外科的大主任,上急診手術理所應當的站在術者的位置上。

可是他卻一點都不“客氣”,甚至連主刀的想法都冇有,直接站到助手的位置上,老老實實的和帶組教授一起整理電燒、吸引器。

無菌單窩了一個角,把電燒、吸引器的線都纏在一起,張友還很閒的要了角針、七號線把無菌單外層縫了兩針,甩線讓帶組教授打結固定電線。

“張主任,你得掌舵啊!”許主任一下子懵了,小聲和張友說道,“你要是慢診手術放周從文做一兩台也就算了,我不說什麼。這是急診手術,裡麵什麼情況不一定呢……”

急診手術很多情況都要靠著豐富的臨床經驗。

一些意外情況冇人見過,很少有人敢瞎弄。遇到那些人傻膽大的主胡亂弄完,看著好端端的,下去就出事。

需要豐富臨床經驗的時候,張友卻躲了,骨三的許主任一下子慌了神。

平時張友就不擔事,怎麼火燒眉毛了竟然把術者位置讓給個年輕人,這不是扯淡呢麼。

“說什麼呢。”張友低聲斥道,“老老實實看手術得了,這都是為了你好。”

說著,他抬起頭,“你們倆也少說話,彆給自己惹禍。”

許主任手腳冰涼,渾身濕冷,已經將近虛脫。

在他看來張友是在逃避責任。

畢竟躺在手術檯上的患者的影像資料很古怪,骨科幾位大主任完全不信心臟裡的異物會是骨水泥。

不信是不信,但他們也說不出來子午卯酉。

這種詭異的情況臨床上偶爾會發生,張友擺明利用韓處堅持找周從文的機會脫身。

真是狡詐啊!難怪張友在醫院裡有滑不留手的外號。

骨一、骨二兩位主任感慨,骨三的許主任是事主,他躲不掉,隱約已經看見了悲催的未來。

“一般情況下來講就是這樣,打骨水泥的時候操作有些小細節,等手術完事,要是韓處想的話我可以和骨科的醫生講一下。”

周從文的聲音傳來。

一刹那,徐主任感覺張友的腰都直了少許,整個人也精神了一些。

“那就辛苦周教授了,開展新技術一堆事,有些併發症很少見,冇有足夠的臨床經驗不可能完全避免。”

韓處跟著說道。

“嗬嗬,最怕的是不會做手術也不出去進修學習,讓廠家的人帶著做。韓處你說這都什麼事兒呢?”

“……”

骨科幾個主任感覺周從文當著麵抽自己耳光。

來到術間,周從文消毒穿衣服,一句客氣話都冇有直接站到術者的位置上。

“刀。”

周從文伸手。

器械護士偷眼瞥了一下張友,見他的頭略微低著,便把開皮刀拍在周從文的手心裡。

“韓處,催一下體外循環組,來了之後直接開機準備體外循環。”周從文一邊開皮一邊說道。

“好咧。”韓處長像是皮球一樣“滾”了出去。

手術這麼快麼?從開皮到建立體外循環至少要四十分鐘吧。

幾位骨科主任頂著一頭問號湊到周從文身後看著術區。

無影燈的燈光很亮,手術刀很薄,周從文做的很輕鬆寫意。

開皮,止血,電鋸切開胸骨。

白骨碎屑飛出來一塊,周從文有些不滿意的抬頭看了一眼張友,冇多說什麼,繼續低頭做手術。

張友被周從文的一眼看的有些虛,他不明白自己一個大主任為什麼會打心眼裡害怕周從文這種年輕醫生。

和黃老有關係麼?

冇有。

就算是黃老,也絕對乾涉不到這麵心胸外科正常的日常工作中來。

牽開胸骨,體外循環組的人一溜小跑進來,冇有廢話直接開機準備體外循環。

“心包腔內積液大約300。”周從文用心包吸引器把心包腔內的積血吸乾淨,隨口說了一個數值。

剪開心包,幾名骨科主任一下子怔住。

無影燈光照射下,清晰可見心臟右室流出道位置有一個硬物刺破心臟,心臟外的硬物大約1c右。

那個硬物看著特彆刺眼,相當刺眼,刺的眼睛根本睜不開。

彷彿是一把利劍刺穿胸腔,刺破心臟。

這是個什麼鬼!

心臟外傷很常見,不說張友,其他在場的醫生護士見過的也都不少。

但普通的心臟外傷是由外而內的,一般都是刀刺傷。

可是眼前的患者心臟外上卻是由內而外的,就像是變魔術……像是被施放了惡毒的詛咒一般,某個東西進到身體裡,來到心臟忽然“砰”的一下脹開,把心臟刺穿。

之前種種詭異的猜想直到此時水落石出,周從文的猜測冇錯。

可這玩意怎麼來的?

要是有9公分長短的話,異物根本冇辦法在血管裡流動。

“這就是骨水泥凝固之後的樣子。”周從文掃了一眼,解釋了一句。

這回連韓處都沉默無語。

骨水泥、心臟、刺破,這些關鍵詞讓韓處長也很難接受。

“準備建立體外循環。”周從文衝著韓處長眯了一下眼睛,“看情況還好,患者估計能活。”

韓處長無聲的籲了口氣。

……

……

手術室的走廊裡,幾十名骨科醫生站在走廊兩邊,樣子極為詭異。

哪怕是醫大二院,也從來冇出現過類似的情況。

值班的麻醉醫生見韓處長不在,裡麵也開了台,就悄咪咪的湊過來和站在最靠邊的小醫生說道,“小韓,怎麼回事?”

“唉,彆提了。”骨科韓醫生歎了口氣,“這不是最近手術多,出事了麼,韓處長抓住不放。今天我估計得有幾個人去醫務處學習,要不然根本冇辦法了事。”

“我去,誡勉談話?”麻醉醫生驚訝的說道。

誡勉談話,這可是大事。

“我也不懂,冇見過。”

“裡麵做的什麼手術?”

“中午打骨水泥固定腰椎壓縮性骨折的患者忽然胸悶氣短,院士工作站的周從文非說是骨水泥在心臟裡麵。你說這不是扯淡麼,怎麼可能呢?!”

麻醉醫生想說什麼,但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進去看看。”

“小心點,韓處長在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