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36

“真的已經建立完體外循環了?我看體外循環組剛進去冇多久啊。”

“院士工作站的周從文這麼厲害麼?張主任也是,怎麼能心甘情願的給人打下手呢。”

“你該不會是被韓處長給罵懵了吧,然後就胡說八道。”

眾說紛紜,帶組教授一臉迷茫的走著,他比麻醉醫生看著還要恍惚,還要像是一具行屍走肉。

剛剛進去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出來就變成這副樣子了?其他骨科醫生都愕然。

“不可能吧,老李,你是不是看錯了。”

“對呀,那麼長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心臟裡,還把右室流出道給刺破了。心臟解剖結構我雖然不熟悉,但多少也知道。要是右室流出道有問題,右心室是不是也被紮破了?還那麼長,根本不可能。”

“老李,要不你去歇歇吧,看你淨說胡話。”

帶組教授冇爭論,他來到自己之前站的位置,靠牆站好,隨後緩緩蹲下。雙手抱著頭,支楞起來的頭髮被再次壓下去。

看著帶組教授的模樣,其他人心裡多了一層心思。

不可能是患者病情的問題,應該是韓處長髮了邪火,一定是院裡麵準備整頓骨科。

ps://vpkanshu

話說自從高值耗材走入臨床,能做的手術的確是多了很多,而且骨科醫生的收入也水漲船高。高的他們自己掙的都手軟,高的讓其他科室眼紅。

從前被人埋汰成木匠活,但現在來看骨科是全院收入數一數二的大科室。

彆的科室研究生能留下,骨科麼~~~嗬嗬,博士都留不下來,這還是自家的博士。

外院的博士更是想都彆想。

收入高肯定遭人嫉恨,這也難免。

可韓處長這麼做很難服眾。

陰謀論醫生的話越來越像是真的,所有人的目光看了帶組教授一會,都落在手術室的門上。

他們一邊看著,一邊豎起耳朵聽手術室裡傳出來的聲音。

韓處長的脾氣像是六月的天,一會溫和、一會暴躁,要是罵人的話分貝應該極高,可以聽到纔是。

但手術室裡靜悄悄的,除了偶爾機器報警的聲音外,冇有任何聲音傳出來。

幾十名骨科醫生都默默的等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們的心也都提起來,越提越高,越高越抖,越抖……已經室性心動過度,馬上就要到室顫的程度。

這都什麼事兒呢,大半夜的不回家在這裡提心吊膽的等著。

陰謀論醫生進去的時間比較長,足足十分鐘,手術室的門纔打開。

屋子裡隱約傳出來的呼吸機、監護儀、體外循環的滴答聲瞬間清晰。

站在外麵提心吊膽的醫生們一顆顆心不知道為什麼狂跳起來。

陰謀醫生走出來,他更是不堪,眼睛似乎都失去神采,由李然扶著,一步一踉蹌,不知道在裡麵遭受了什麼非人的待遇。

“裡麵怎麼樣?”

“你這是怎麼了?低血糖?冇事吧,趕緊喝口糖啊。”

“到底發生什麼了?”

手術室的門關閉,站在外麵的骨科醫生們圍上來,一邊幫著攙扶一邊詢問。

陰謀醫生冇說話,他雖然戴著無菌口罩,但露在外麵的臉色極差,都不是蒼白如紙,而是灰嗆嗆的,說不出來的難看。

這是被韓處長毆打了麼?

“手術做的差不多了。”李然解釋道,“異物已經取出來了。”

“這麼長?”骨科醫生比劃了一下,大約8

“不。”

“噓。”很多人長出了口氣。

“大約9c比你比劃的還要長一點。”

“!!!”

走廊裡站著的骨科醫生們的頭頂都蹦出驚歎號,一層一層的,永無止境。

之前壯著膽子比劃,6-7c經是想象力的極限,就這都是壯著膽子的想象,更多是基於韓處的陰謀論想法。

可李然竟然說有9c

這怎麼可能!

“從文說是打骨水泥的時候針尖落在靜脈叢的比較粗的分支裡,骨水泥有一部分進入血管,順著靜脈通道到了心臟。”

“!!!”

又是一大堆驚歎號冒出來。

“心臟異物騎跨右房和右室,穿過右室流出道,右室流出道和右房各有破口,從文已經經過右房切口直接完整取出異物。”

李然說的極為不可思議,但也很流暢,看著不像是說假話。

但陰謀醫生的表情、動作以及情緒似乎成為背景,無聲的證明李然說的話是正確的。

他親眼目睹,甚至承受不住那麼大的打擊,整個人都垮了一般。

“骨水泥在心臟裡什麼樣?”有人愕然問道。

“冇多粗,像牙簽似的,不過看著挺嚇人。大家彆怕,從文說患者冇事,應該能活。”李然道,“不過也彆著急去看,韓處長說一會組織人一批一批進去看。畢竟是心臟手術,不是菜市場。”

“!!!”

驚歎號漫天飛舞。

“冇事,從文的意思是取出來就行,患者不會有什麼問題。術後去icu抗炎、抗感染、強心、靜脈營養支援治療一段時間就能康複。”李然又強調了一下患者安全。

手術室走廊裡一片安靜。

9c牙簽狀的骨水泥刺破心臟,這玩意怎麼聽怎麼不靠譜,但想來應該是真的。

為什麼?

為什麼!

每個人都變成十萬個為什麼,腦海裡無數的疑問。

“歇歇,我再進去看一眼。”李然把陰謀醫生交給骨科的人,轉身回手術室。

剛打開門,正好韓處往出走。

“韓處長。”李然恭敬說道,隨即站在一邊給韓處長讓路。

“骨科。”韓處長走出來,冷漠的說道,“一批三個人,從帶組教授開始,一科一個,進來看兩分鐘換下一批。”

他說完後並冇轉身進去,而是用冷漠、冷厲的目光盯著骨科醫生們看。

醫生們馬上排隊,以職務高低排列,每個科室派出一個人跟著韓處長進術間。

兩分鐘眨眼即逝。

一批一批人進去看一眼,又出來。

進去的時候好好的,出來之後就一臉懵逼。

不管進去多少人,他們的情緒都是一模一樣的,彆無二致。

9c牙簽一般的尖銳骨水泥就在病理盆中,比魔術還要魔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