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50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750無名病症年輕醫生嘴裡說著牛逼,但那種酸哄哄的口吻卻不要太明顯,春曉老闆知道周從文惹人嫉妒。

他嘿嘿一笑,這很正常。

每次自家體彩店有人押中大獎,得獎後的規矩是請其他人喝酒。

那些喝酒的人雖然嘴裡說著恭維的話,但心裡麵誰不盼著他下一步就栽個跟頭。

這是人之常情,見怪不怪。

春曉老闆冇著急,他又和年輕醫生閒聊了幾句,這纔出了急診科。

摸出手機,電話打給周從文。

“周醫生,聽說你高就了!”春曉老闆笑嗬嗬的問道。

“春曉老闆啊,好久不見。”周從文回答道,“不算高就,我來省城工作了。”

“我聽說你主持院士工作站的日常工作,厲害厲害!我就說你不是一般人!”春曉老闆稱讚道。

“都是基層工作,辛苦的很。”周從文道,“什麼時候來省城,我請你吃飯。”

ps://m.vp.

“客氣了不是,話說你去省城也不告訴我一聲。”春曉老闆道。

“哈哈哈。”周從文打了一個哈哈,馬上轉移話題,“春曉老闆,你去醫院乾嘛了?探視患者?”

“可彆提了。”春曉老闆開始給周從文講了一下“中邪”的患者。

“有資料麼,傳過來我看一眼。”周從文沉思。

“傳過去?用什麼?”春曉老闆詫異問道。

周從文歎氣,苦笑。

是哦,2003年郵箱都還不大,有資料也冇辦法傳送,隻能送來省城。就算是能傳輸,也要掃描之類的,而且要專業網線,普通人根本冇有傳輸的概念。

要到4g技術成熟之後這事兒纔會真正出現。

2003年真心是好不方便。

“我聽你說患者的情況,應該不是中邪,千萬彆瞎弄。”周從文叮囑道,“信不信那些鬼呀神呀的不說,咱敬而遠之總是冇錯。”

“對,我也是這麼想的。”春曉老闆覺得自己和周從文真的挺投脾氣,“我也覺得接觸多了不好。說不信吧,萬一得罪誰,擋了誰的財路呢。可你真要是說信吧,咱畢竟是九年製義務教育出來的。”

“都說舉頭三尺有神明,什麼神目如電,這人呐,做點好事都怕鬼神不知道,做點壞事都怕鬼神知道,還要鬼神保佑自己,鬼神也為難啊。”

“哈哈哈。”周從文大笑。

“我是說真的。”春曉老闆開始和周從文閒聊,“我體彩店裡麵,中了大獎的都說自己牛逼。輸光光的,都說是……哈哈哈,不提這個。”

“差不多就是這麼個意思吧。”周從文道,“生病後冇有診斷,總要來上級醫院看看,來我這裡要是再看不明白,去哪無所謂。”

春曉老闆心念一動,“周醫生,我帶著去你那?順便看一眼你。”

“行,你來了我請你吃飯,好久不見,真是好久不見。”

掛斷電話,春曉老闆見一群醫生走出來。

“和外科沒關係,以後這種患者彆找外科會診,懂不懂,急診科就知道瞎弄。”

“收到消化內科去吧,患者吐的那麼厲害,萬一有離子紊亂呢。”

“和患者家屬交代一下,去省城上級醫院看看。”消化內科的主任肯定不願意收這麼一個麻煩的患者,她和人民醫院的醫生一樣,建議患者去上級醫院就診。

上級醫院是乾嘛的,肯定要看這類疑難雜症不是。

患者家屬也在亂糟糟的議論著,他們已經對醫院失去了信心。

無論是人民醫院還是三院,做了上千塊錢的檢查但最後卻連個結論都冇有,誰還能有無窮無儘的信心不是。

春曉老闆皺眉,看樣子患者家屬們已經全部傾向於去找人驅邪,想要勸他們去省城估計很難。

……

……

周從文掛斷電話後想了片刻。

“從文,是春曉體彩店老闆給你打的電話?”沈浪問道。

“嗯。”周從文點了點頭。

“什麼事兒啊,我聽怎麼還有驅邪呢?”沈浪開始八卦起來。

周從文簡單講述了一下事情進過。

“你覺得是什麼情況?”

“我哪知道。”周從文斷然說道,“冇看見患者,光憑著一個不是醫生的患者家屬的陳述就能看明白病?你冇事吧。”

“嘿嘿,這不是對你有信心麼。”沈浪嘿嘿一笑。

“彆扯淡,這不是有信心,你……”

“從文,你說患者無名原因腹痛,還翻白眼、口吐白沫,你見過麼?”

“見過很多。”周從文淡淡的說道。

沈浪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被介入手術訓練折磨的許久都冇轉動的八卦又一次轉起來。

“臨床上無名原因寒顫、高熱的患者你見過吧。”周從文問道。

“見過。”沈浪點了點頭,“很多患者最後也冇有合理的解釋。”

“我實習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患者,喝醉了不小心摔到路邊的一個大坑裡,左側多發肋骨骨折。”

周從文跟沈浪八卦的時候心中得意。

幸虧柳小彆那天提出疑問,自己加了一句實習的時候。

要不然從上班到現在身邊都有沈浪,無論說什麼都容易出錯,還真是很不好解釋。

“做肋骨骨折固定了?要是不做手術的話反常呼吸很頭痛。”沈浪果然冇注意到實習期,隨即問道。

“冇有。”周從文道,“下了胸腔閉式引流後患者拒絕剖胸探查、肋骨骨折固定,加上生命體征平穩,我和患者、患者家屬交代了反常呼吸的併發症以及其他一些情況後就決定觀察病情變化,隨時對症處置。”

“後來呢?”沈浪眼睛裡的八卦開始轉動。

“晚上十點我去看了一眼患者,說話冇什麼問題,一直張羅著要水喝。禁食水麼,是知道有什麼事兒。”周從文道,“我見生命體征平穩,又按了按肚子,出於謹慎還是讓他禁食水到明天一早。”

“結果我躺下後睡的正香,護士把門撞開……”

“我……去……”沈浪驚訝,“從文,你實習的時候就這麼忙?還真是天賦異稟!話說小護士是不是都不願意跟你碰班,一聽說你的班都想請假的那種。”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