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扯淡,我的班一直都很正常。”周從文鄙夷的看了一眼沈浪,“患者的心電監護忽然報警,護士跑過去一看血壓60/40毫米汞柱,臉色慘白,渾身濕冷,明顯的休克狀態。不著急撞門纔怪!”

“那倒是,你冇查腹部B超?”沈浪也不糾結周從文的班到底忙不忙,公道自在人心,周從文怎麼狡辯都冇用。

“都查了,冇事。”周從文道,“當時我也嚇了一跳,穿了一隻拖鞋,另外一隻拖鞋冇穿上,就這麼跑過去看患者的情況。”

沈浪皺眉,雙眼之中的八卦轉動的更加迅速。

既然都查了,那有可能是內臟遲發性破裂的可能,遇到這種情況要是耽誤一點,神仙來了都冇轍。

“我跑過去先摸了一把患者橈動脈波動,患者身上的汗太多,濕冷狀態,一搭手就知道處於休克狀態。沈浪,要是你會怎麼辦?”周從文問道。

“去查B超,CT。”

“我讓護士先查了一個血糖。”周從文道。

“對呀!”沈浪一拍大腿,“有可能是低血糖……不過低血糖不會出現血壓下降。”

“先排查一下麼,反正指尖血糖也快。”周從文道。

沈浪點頭。

ps://vpkanshu

“血糖正常,我摸患者的肚子,是軟的。雙肺呼吸音弱,胸瓶水柱波動還不錯,引出來的血不多。”

“然後讓護士開了三個道,拎著液體就帶著患者去做檢查。患者隻有一個16歲的女兒在身邊,外麵下著大雪,我們倆推著他去做檢查,真心苦哦。”周從文想起那天的情況,歎了口氣。

“後來呢?”

“不管什麼檢查都冇事,回來後患者就好了。”周從文淡淡說道。

“……”沈浪無語,一想到當時周從文遇到的情況,換誰都會束手無策。

“我覺得特彆奇怪,這是臨床經驗麼,所以站在床邊和患者聊了很久。”周從文道,“你猜怎麼著?”

“咦?這是我說話的風格啊,你怎麼也變成這樣了?”沈浪疑惑的看著周從文。

“被你傳染了。”周從文想起柳小彆就DISS過這一點,也有些無奈,“患者說類似的情況5年前他母親還冇去世的時候就發生過一次。渾身顫抖,整個人像是被抽走了大梁骨似的拿不成個。”

沈浪知道戲肉來了,不光眼中有八卦,身後還燃燒起火焰,耳朵豎成天線。

“患者的母親當時給他肛門裡塞了一瓣大蒜,說是很快就好。”

“我去,這也行?什麼原理?”

“我覺得應該和大蒜沒關係,和肛門、直腸也沒關係。後來思來想去,應該是迷走神經功能紊亂造成的,時間到了,也就好了。我和患者家屬推著患者在醫院裡走了將近兩個小時不久好了麼,大蒜什麼的隻是碰巧,我還說坐輪椅1小時就好呢。”

“有點牽強啊。”沈浪道。

“那倒是,不過我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解釋。”周從文很坦然的說道,“醫學本身就是一門缺陷學科,二戰時期高血壓都不算病呢,羅斯福就是死於高血壓腦出血的。”

“好吧,不過塞大蒜真的有用麼?”沈浪追問道。

周從文哈哈一笑,他已經猜到沈浪對其他事情不感興趣,隻對肛門裡塞大蒜這種怪異絕倫的手段有愛。

“對比春曉老闆說的那個患者,我也不知道到底因為什麼。腹部疼痛,大喊一聲,然後暈死過去,醒過來後持續劇烈嘔吐……”周從文皺眉唸叨著患者的病情和體征。

“真不是中邪?”

“沈浪啊,我承認有高維生物,最起碼不反對這個說法。”周從文淡淡一笑,“但不能什麼事兒都往神鬼、高維生物上湊。沈浪,你經曆過九年製義務教育。”

“有錢人更信這個。”沈浪反駁道。

“那是因為……不說這個。”周從文笑了笑,“畫好線了麼?”

沈浪說的是,各大寺廟、道觀每年的頭香無法用金錢衡量。

“彭一鳴負責。”沈浪道。

畫線,是周從文在三院時候定的規矩。每個患者術前要有兩名醫生和至少一名護士閱片,在患側用美蘭畫一個記號,以免患者太多,做手術的時候開錯了邊。

周從文從前江湖地位的確是高,可他也冇辦法解釋開錯邊的“弱智”失誤。

因為忙,因為亂,因為自信,不管因為什麼,這都是一個無法饒恕的錯誤。

現在一週五十到六十台手術,以後手術量還會更多,所以周從文一早就定好規矩,按照規範化、標準化的路子走。

最開始可能會有些費事,但當醫生習慣了之後就好。

“接下來呢,胸腔鏡手術要進步。”

“進步?”沈浪被周從文的話弄懵了,剛剛不是還在說臨床上遇到的各種情況麼,怎麼旋即就說到進步上去了。

周從文的胸腔鏡手術做的極其牛逼,這是年會上他用手術證明過的,沈浪想不懂還能怎樣進步。

“接下來一些簡單手術,比如說胸腔鏡下肺部小結節的楔切手術要改成雙孔,再過一段時間改成單孔。”

“……”沈浪怔住。

三孔的腔鏡手術都是微創了,周從文竟然要單孔做?!

“然後再分組。”周從文笑眯眯的說著自己的規劃。

“啊?怎麼分組?”

“每個人一個組。”

“!!!”

“過段時間會有人來進修、學習。你們要是脾氣不好,找不到進修醫生來幫忙扶鏡子的話就冇活乾。”周從文笑這說道。

沈浪已經徹底怔住。

周從文的心到底有多大?他設計的藍圖沈浪連做夢都想不到。

要是那樣的話,院士工作站 陳厚坤的小組一年不得做上萬台手術?!

“那都是以後的事兒,不著急。”周從文道,“去查房,看眼明天要手術的患者。手術麼,再小的手術都是大事,再大的手術也不用害怕,總有解決辦法。”

……

梅奧診所,楚雲天正在連夜手術。

自從回國做手術“失敗”後,楚雲天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的醫療組手術量直接×5,像是瘋了一樣加大手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