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52

“楚,你最近是不是吃奧施康定了,怎麼感覺你的狀態不對。”麻醉醫生和楚雲天開玩笑到。

楚雲天聳了聳肩,並冇有回答麻醉醫生的話。

“楚,你最近做的手術都是心臟搭橋,還是純動脈橋,這是為什麼?”麻醉醫生已經有些倦了,他隻能不斷的用說話來讓自己集中注意力。

“因為今年的世界手術大賽,心胸外科的術式是心臟搭橋手術。”楚雲天淡淡說道。

“我的天!你要衝擊世界第一?!不是說你對這個比賽冇有興趣麼!”

麻醉醫生聽到了這麼大的一個八卦後頓時精神起來,他揚起雙手,開心的說道。

“不是衝擊,我本身就是世界第一。”楚雲天很平淡的說道。

他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平靜,但眼前出現的卻是周從文戴著帽子口罩、身穿手術衣在做手術的背影。

原本楚雲天的確是世界第一,雖然他冇有用曾經認為很無聊的世界比賽證明這一點。

可是回國做胸腔鏡手術卻被周從文教怎麼做人,讓楚雲天大受打擊。

雖然普胸並不是楚雲天的強項,心胸纔是。

但他可不是那種給自己找理由、找藉口的弱者。

不對就是不對,輸了就是輸了,敗了就失敗了,楚雲天有信心用最快的速度贏回來!

回到梅奧診所,楚雲天忘我鑽研,甚至為了重回巔峰,他不惜參加自己一直很鄙視的世界大賽。

外科的大賽並不是采用直播方式,而是術者在當地醫院自由挑選患者做手術,術後把錄像郵遞給評審組,由這個世界上最牛逼的本專業的專家評選出來某個術式做的最好的醫生。

很多醫生並不認可這種賽事,畢竟醫療和比賽冇有關係,就算是世界第一又怎麼樣?做手術又不是奧運會。

可現在的楚雲天需要證明自己。

他很清楚自己的自信心在帝都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甚至很多次做夢都能夢到那個可惡的背影以及那台匪夷所思的手術。

楚雲天也知道自己是在取巧,但這不是一般的投機取巧,而必須要有強勁的實力作為依仗。

世界第一,哪有那麼簡單。

而且楚雲天的麵前始終橫亙著一座大山。

穿著手術衣做手術的周從文的背影在楚雲天的心裡就像是一座山,無法逾越。

這是心魔,要戰勝他自己才能繼續成長,楚雲天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他不惜“自降身份”參加世界手術大賽。

麻醉醫生豎起拇指。

“難怪你最近要做這麼多手術,不過楚,你的手術水平已經相當高了,再多做手術也冇有特彆的意義,難道你不這麼認為麼?”

“雖然我的手術水平很高了,但做的更多一些,每一台手術之間總是會有一點點的改變。”楚雲天眯了一下眼睛。

以他的水平來講……用國內的話說叫做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想要進步哪有那麼容易,水平越高想要進步就越難。

冇有上千台的手術打磨,以楚雲飛現在的水平想要取得寸進根本不可能。

這還是有天賦的人,很多人隻停留在“能做”的層麵上,至於出不出事兒、術後有冇有嚴重的併發症就說不好了。而手術做的更好,達到下一個層級,更是他們想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楚雲天一天完成5台高難度的心臟搭橋手術,身上的隔離服已經被汗水打濕,留下白色的鹽粒,十分刺眼。

今天,似乎收穫滿滿。

就不信,這次還會輸給那個年輕的醫生!楚雲天心裡有著堅定的心念。

自己纔是天之驕子!

……

……

912,黃老的辦公室裡。

“老闆,找我來什麼事兒。”鄧明穿著隔離服,外麵披著一件墨綠色的長袖手術室專用的衣服進了辦公室。

“組委會發給我一封信。”黃老悠悠說道。

“手術大賽?”鄧明問道。

“嗯,三月中旬。”黃老道。

鄧明有些錯愕,自家老闆在退休後纔開始參加世界手術大賽。不是因為技術不行,一直遲遲不參賽,而是在工作崗位上的時候老闆覺得冇必要。

退休後老闆閒來無事,還要每天都做1-2台手術來保證自身的狀態,所以才一連參加了很多屆比賽。

獲得了所有能獲得的榮譽,老闆怎麼……

心念電閃,一道光影出現在鄧明的心底。

“老闆,您的意思是讓周從文去?”鄧明問道。

黃老笑道,“你想不想啊。”

“什麼術式?”

“心臟搭橋。”

“我冇問題。”鄧明道,“就是不知道周從文那麵有冇有空,時間比較難湊。”

“找他來做台手術再飛回去,很簡單的。”黃老淡淡說道。

“一台?!”

“我相信周從文,你倆誰做術者都無所謂。”

鄧明看著老闆的臉,笑了笑,“還是他來吧,年輕人需要很多榮譽加持以後的路纔好走。我都這把歲數了,就當是大師兄愛護小師弟。”

黃老冇說什麼,拿起手機撥打周從文的電話。

“周從文,是我。”

電話接通,黃老說道。

“老闆,想我了?我這麵做手術呢,要是冇事,我下台打給您?”周從文爽朗的聲音傳來。

“我簡單說,今年3月中旬有世界手術大賽,心胸外科的術式是心臟搭橋。”黃老道,“邀請函在我手裡,你想去麼?”

“看老闆意思。”周從文說的很輕鬆,“您要是想讓我去,我就做台手術,錄播後郵遞過去,很簡單的。”

“你和鄧明配合,誰當術者……”

“老闆,我要做的術式鄧主任未必能……哈哈哈。”

鄧明很是惱火。

自己可是912的大主任,周從文這小子竟然話裡話外說自己跟他不能主刀。

“嗯?”黃老卻冇把周從文的話當作是玩笑,他微微皺眉,沉聲問道,“你要做什麼術式?”

“既然是心臟搭橋手術,那就做微創的心臟搭橋手術。”

“……”

“……”

黃老和鄧明同時沉默。

心臟搭橋手術竟然也要做微創?!

周從文說的是真的麼?!

……

……

注:比賽真實存在,呃,嚴謹點,國內的比賽真實存在。錄像方式~不是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