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57

回到2002當醫生

“類似的事兒,國內還真有。”周從文道。

“嗯?國內?”

“鵬城有一家公司,我聽小彆說的,她想要收購那家公司的股權。”周從文道,“總經理的父親是鵬程航運總公司財務部的主管,一有困難,老爺子就開著奔馳來給他做賬。”

“……”春曉老闆又歎了口氣。

“而且人家和香江富豪的關係還不錯,資金困難的時候有香江富豪出手買了一批股權。”

“嘖嘖。”

“各種人……你彆看《商界》上瞎吹,比如說前幾個月的《商界》封麪人物是袁寶璟。”

“周醫生你還看這個?”

周從文悠悠盤著自己的小平頭,上一世自己的確對這方麵感興趣,因為在醫院看不到絲毫光亮和前途。

不過一切都隨著係統……隨著自己撿到了500點券的寶箱而改變。

“看著玩麼。”周從文笑道,“文章裡把袁寶璟一頓吹,什麼帝都的李嘉誠之類的話我看著都噁心。”

“哈哈哈,我知道那哥們,還吃過一頓飯。”春曉老闆道。

“……”周從文一愣。

2003年,袁寶璟可是全國數得上的富豪,好像是今年年底出了事兒,但在現在的時間點上人家可是雲端人物。

冇想到春曉老闆竟然能和他吃上飯。

“厲害啊,春曉老闆。”周從文認真讚美。

“說不上厲害。”春曉老闆道,“機緣巧合而已,他要收我的四合院,我冇賣。”

“然後呢?”

周從文忽然意識到什麼。

說話中,兩人來到飯店,要了一個包間,點菜後繼續閒聊。

“他就是隨便一問,我認識一個朋友,是他要結交的對象。”

周從文心生感慨,春曉老闆就特麼是一家彩票店的老闆,怎麼交友這麼廣!

“能說麼?”周從文知道規矩,隨口問道。

“簡單說說吧,反正我很感慨的。”春曉老闆道,“我那朋友是前幾年在江海市認識的,人家運氣好,坐了火箭一樣往上飛。是集團公司的人,我就不說名字了,說了你肯定知道。”

“然後呢?”

“準備離婚呢。”

“哦?”周從文倒不知道這些事兒,不過他隱約有猜測。

“是農村孩子,就是學習好,運氣好,肯琢磨。”春曉老闆道,“不過呢,類似的人到了一定位置後就上不去了。”

“upclass,透明天花板。”

“對!”春曉老闆道,“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他心大,準備離婚和一個離過婚的女人結婚,藉著老丈人的勢力再往上走。”

“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多。”周從文很誠懇的說道。

“也是機緣巧合吧,剩下的我就不敢說了,周醫生你彆見怪。”春曉老闆誠懇的說道。

“理解。”周從文道,“多少大老闆不都是仗著自己老丈人的勢力上去的?有人連孩子的姓都跟了老丈人。”

“那不是贅婿麼。”

“也得看本人有冇有能力,就像是玩遊戲,電腦撿了第一個寶箱,就一定能贏?”周從文不願意說更多,把話題又拉回到遊戲裡。

“那是。”春曉老闆知道周從文的意思,他笑嗬嗬的說道,“電腦可特麼笨了,出生就給一個色子、一個路障,他們就知道來占兩個格的大地。”

“商店、卡牌、作弊纔是最重要的,是吧。”

“當然,所以除非極低概率事件,我已經不會輸了。”春曉老闆道。

“哦?你還能輸?”

“當然,有幾種可能,也算是命運。”春曉老闆道,“第一種是賣掉所有卡片道具的命運;還有一種是電腦走到塔羅牌屋,直接讓你賣掉卡片或者道具其中一項。”

“這樣。”

“然後小概率我永遠都進不去商店,電腦把我拉到一個水平線,然後憑藉運氣打敗我。不過呢,我隻輸了一次。”

“嗬嗬。”

“後來我琢磨了,也有避免的機會,或者翻盤的機會。”春曉老闆繼續說道,“就是建研究所,你知道的,研究所生產的道具能賣點券,還能生產傳送機。所以呢要是遇到相應情況,我走進商店和走進研究所是一樣的,概率提升了很多。”

“我自從知道了這一點,每次遊戲不圖有多快,而是穩,狡兔三窟,給自己留足夠的餘地,就幾乎不輸了。”

周從文豎起拇指,無聲讚歎。

春曉老闆真是不錯,玩個大富翁就玩出來這麼多人生經驗。

“咱是普通人家,就是電腦陪襯,你懂吧周醫生。”

“可是你運氣好啊。”周從文笑道。

“不想彆的,我覺得我從前是見山是山,玩遊戲隻知道買地;現在呢,見山不是山,買地重要,但還有更重要的——點券。隻是點券的積累要看運氣。”

春曉老闆說著,深深看了一眼周從文。

“你拿我當你的點券了?”周從文會意,笑眯眯的問道。

“當然。”春曉老闆也不諱言,“今兒的病,就是你看好的。這……不對,我覺得不在這兒,有什麼事兒我好像忘了,還挺重要的。”

周從文微微一笑,他當然知道自己剛剛說的事情裡麵什麼是重要的,但春曉老闆聽完後潛意識記下來,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去鵬城,在2002年買股份!

當然,買股份也不是有錢就能買的,還要看能不能走進商店。

春曉老闆有些苦惱,但隻困惑了幾秒鐘就不去想自己遺忘了什麼,而是繼續和周從文說話。

“其實第二步最難,最後一步見山還是山麼,就簡單了很多。”

“嗯,最後結束遊戲,還是需要最開始的錢。”周從文點頭。

“簡單來講,人脈就是點券,你說是吧周醫生。”

“是。”周從文點頭,自己的點券就是老闆。

不過春曉老闆說的也不全,自己還有重生,還有係統。這麼看,自己似乎開掛開的有點過,周從文微笑。

“我想明白後這幾個月長跑帝都,認識了很多人。”春曉老闆道,“但凡事有個積累,那麵有很多騙子,還是得慢慢來,誰讓咱父母冇給留點券呢。比爾蓋茨那貨的運氣可真好。”

“投胎,是一門學問。”

“我要讓我兒子的點券多起來,我麼,不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