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74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774有思想的大牲口“掙錢本來就是光明正大的事兒,說破了還不是投入不夠。”肖凱道,“不過這話冇法明說,說出來都是眼淚。我感覺,最後咱們醫生要被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

“肖院長,要分錢了?”李然在一邊聽到肖凱和周從文閒聊說到錢,他抬手拉動自己的嘴角,露出一個笑臉。

“等著娶媳婦呢?這麼著急。”肖凱笑眯眯的問道。

“冇錢,也冇時間處對象。”李然道。

“掙了錢,要低調。”肖凱敲了敲桌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我剛說的大家都聽到了吧。”

“聽到了。”眾人回答道。

“見不得醫生掙錢,這是符合大眾認知的常識。你就說這家飯店,一年不得掙百八十萬?但人家隻要交稅,冇人說三道四。”肖凱叮囑著。

這話背後的意思很是沉重,剛剛還有說有笑的幾名醫生都沉默下去。

肖凱笑了笑,不再多說什麼。

“肖院長,你繼續啊,我等著聽呢。”周從文道。

“啊?周教授,這……”

ps://vpkanshu

“說說麼,都是自己人,當閒聊也好。”周從文道,“大家不願意跟我吃飯,我也不願意跟我老闆吃飯。你知道跟老闆吃飯我們聊什麼?”

“聊什麼?”肖凱跟冇聽到前半句一樣,笑眯眯的問。

“聊病情,比如說剛纔的服務員右手中指骨節粗大,有十二種可能的疾病會導致這種體征。和老闆吃飯太累,他的基礎雄厚,張嘴就能說出十二種可能的疾病,但老闆偏就不說,還要考我。”

“……”肖凱無語。

這就是院士和他關門弟子之間的日常?

“平時我們都不願意說掙錢,今兒趕巧了,我聽聽你的高見。”

“我就是發個牢騷。”肖凱道,“低調掙錢,這話是我老師說的。不過他的理由我不是很認可——他說咱掙得是患者的活命錢。”

“邏輯有問題。”周從文道。

“是啊,這話乍一聽是對的,但仔細琢磨一下,荒謬到了骨子裡麵。”肖凱歎了口氣,“但作為醫生,還是要把這句話當作是行為準則,因為社會上冇人在意是對是錯,屁股決定腦袋,這話說的真對。”

“肖院長,我覺得那句話冇錯啊。”沈浪疑惑。

“錯在先後順序和因果關係上。”周從文道,“提供醫療技術和薪資掙工資,掙其他的收入,看起來應該是因果關係,其實我不這麼認為。”

肖凱沉默,他不再說話,而是把“舞台”交給周從文。

可週從文卻笑了笑,隻隨口說了兩句,便看著肖凱,“肖院長,你繼續。”

“呃……”

“說說。”周從文道,“大半夜的,聊什麼不是聊,總不至於當著彭醫生的麵開車吧。”

有個女醫生在,的確不方便。

“這麼說吧,其實醫生和患者之間的關係是合力對付疾病的關係。但現代社會麼,尤其是改開以後,經濟條件的確漸漸好了,可問題來了。”

“社會上出現了有錢人和冇錢的人,你說怎麼辦?”

“本來一個人生病,除了胎裡帶的先天因素之外就是後天的環境、習慣造成的。比如說各種先天性心臟病,吃喝玩樂、熬夜喝酒導致的高血壓、冠心病、糖尿病等等。

就拿飯店舉例子,咱們吃不慣這家的飯菜可以換一家,就像是患者可以選擇醫院一樣。

但都吃不慣,回家自己做飯吃唄。可患者不行,很多人回家之後把小毛病拖成了大毛病,相信大家都見過。”

“邏輯是很簡單的,都知道熬夜傷身、都知道抽菸……”

說著,正好周從文摸出白靈芝,肖凱怔了一下。

周教授,您真的不用這麼配合我,肖凱心裡腹誹道。

“嗬嗬,都知道抽菸傷肺,喝酒傷肝、傷胃,可還不是照樣抽、照樣喝。人生在世麼,生病找醫生。”周從文嘿嘿一笑。

肖凱大汗。

周從文周教授看樣子也對這種事兒做過很多思辯,不過他一個買彩票能中一個億的人思辯這些乾什麼。

“肖院長說的複雜了,其實就是屁股決定腦袋。”周從文散了一圈煙,但冇人要,還是沈浪把紅國賓散給肖凱。

抽了一口煙,周從文笑嗬嗬的說道,“需要醫生的時候,醫生就是無私奉獻的;需要教師的時候,教師就是蠟炬成灰淚始乾的。可又不給錢,又想讓大牲口們快點乾活,哪有這樣的道理。”

“就說你們研究胸腔鏡,誰是真的為了治病救人?”

沈浪和李然同時舉手。

“彆扯淡。”周從文不屑的說道,“以後娶媳婦呢?”

“我不娶媳婦。”沈浪堅決說道,他已經把王雪騰忘到了腦袋後麵。

“嗯,不娶媳婦。”周從文笑了笑,“那以後你爸媽生病呢?”

“他們都是集團職工,有醫保,百分之八十五報銷。”

“沈浪,你忘記一件事,高值耗材是百分之八十五的百分之六十報銷。也就是說,假如你父母得了心梗需要介入手術治療,隻能報銷一半。

這還是能報銷的情況,遇到不能報銷的呢?你手裡冇錢,準備怎麼辦。”

“……”沈浪從來冇想過這些,他被周從文問的一愣。

“藥物洗脫支架一枚多少錢?以後還有更好的。的確,有便宜支架,但便宜支架能用幾年?你要是有能力,願意給你爸媽用哪種?”

“當然是好的。”沈浪訕訕的說道。

“這還隻是心梗,用藥也是一樣。到處都是用錢的地兒,你每天專心致誌練習手術,難道就是為了到你爸媽生病的那天手頭拮據,根本冇法上好的醫療手段麼?”

沈浪無語。

肖凱感歎,周從文是真敢說。

“每天粗茶淡飯,專心工作,這是文宣的需要,彆被洗腦。”周從文道,“他們怎麼不跟飯店、酒店的那些大老闆說奉獻呢,按說他們奉獻的話比咱有用多了。”

“從文,你女朋友好像挺有錢。”

“哈哈哈。”周從文笑著把筷子砸向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