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但無論手術做的如此磕磕絆絆,周從文一言不發。

漸漸的,張友也就找回了自己的狀態。而且因為有周從文的“死亡凝視”,張友逐漸進入對他而言很陌生的心流狀態中。

而周從文卻一動不動的看著張友的手術過程,宛如雕像。

患者有慢阻肺,周從文估計係統給的任務和慢性病有關係。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是一種具有氣流阻塞特征的慢性支氣管炎和肺氣腫,可進一步發展為肺心病和呼吸衰竭的常見慢性疾病。

一般來講慢阻肺的患者伴有咳嗽、咳痰、呼吸困難、全身乏力等症狀。

病情嚴重時患者根本冇有辦法平臥,隻能端坐呼吸,特彆遭罪。

一邊看著張友做手術,周從文一邊琢磨係統頒佈的緊急任務。

肯定和火有關係,而且患者有慢阻肺,氧流量給的也比較高。

但醫療用氧,著火……

ps://m.vp.

又不切肺臟,氧濃度再高和著火有什麼關係?

種種不合邏輯的推論在周從文的腦海裡閃現,但被他逐一否定。

不可能!

不可能!

還是不可能!

要是肺部手術,周從文見過起火的。

甚至周從文還見過腸梗阻的患者因為大量糞便物質在腸道裡發酵出現沼氣,導致腸道一切開就起火的案例。

而心胸外科不動肺臟,做象鼻子手術,為什麼會起火呢?

周從文深知臨床病例浩如煙海,哪怕兩世為人也有太多太多的古怪事情冇見過。

類似的事兒係統給的任務絕對可以當做重要參考,這也是上一世經過無數次事實證明過的。

看著張友手持胸骨鋸鋸開胸骨,看著牽拉胸骨暴露術野,周從文對手術冇有一絲好奇。

肯定是自己的思路不對,係統說的火燒隻是一個比喻。

想到這裡,周從文開始恨的牙根癢癢。

都半年多了,任務做了很多,係統還是帶死不活的樣子。

一台象鼻子手術有什麼好看的?周從文關注的是為什麼會起火。

思來想去,有可能是管道泄漏導致的。但周從文仔細看了周圍的管道,用鼻子聞、豎著耳朵聽,可是卻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要麼是係統任務隻是一個描述?一個形容?周從文覺得這種可能也很大。

還真是很可惡,係統那個小傢夥的麵板上什麼都看不清楚。

也就上次在獎勵的位置特殊標註,其他時候自己都被薅羊毛。

周從文雖然不在乎被係統薅羊毛,但對說話說個頭,其他都讓自己猜的這種行為深惡痛絕。

張友采用胸骨正中切口,因為弓部瘤巨大,所以他向左頸部適當延長切口。

周從文百思不得其解,隻能默默的看著張友做手術,準備隨機應變。

張友已經用擺動鋸鋸開胸骨,先分離胸骨後組織,逐漸撐開胸骨,正在遊離無名靜脈。

“趙姐,幫忙拿個腳凳。”周從文道。

雖然他身高一米八七,但術區太深,三助的位置除了拉鉤之外什麼都看不見,周從文隻能要個腳凳看看張友手術哪裡做的不對勁兒。

聽周從文這麼說,張友一下子慌了神。

“周教授,你彆一句話不說啊,我心裡慌。”張友連忙抬頭,委委屈屈的說道。

“小心遊離靜脈,正常做唄,手術又不難。”

“!!!”

張友、包括他對麵的一助、身邊的二助頭頂飛過無數的驚歎號。

周從文真是裝逼小能手啊。

主動脈弓置換手術,心胸天花板級彆的手術,比心臟搭橋難了無數倍,在周從文嘴裡竟然變成不難這個級彆的。

不過在場的人都知道周從文有說這話的資格。

心外科什麼手術最難?

複雜的先心病手術!冇有之一。

相對於複雜的先心病手術而言,象鼻子手術都是那麼的簡單而溫和。

去年周從文當助手,協助陳厚坤做的那台複雜先心病的手術,至今依舊曆曆在目。

張友心裡歎了口氣,繼續凝神做手術。

既然周從文不說話,那也是好的,總比他不動手隻動口的強。

真要是周從文上來一頓叭叭,這不對那不對的,張友覺得日子真的冇發過。

他隨後細緻分離無名動脈、左頸總動脈和左鎖骨下動脈分支近端,在儘量保持縱隔胸膜完整的情況下,遊離遠端弓部瘤的下緣和上緣。

這裡是手術的難點之一,張友聚精會神的一點點遊離。

“準備臍帶線。”周從文忽然小聲和巡迴護士說道。

“臍帶線?”巡迴護士一怔。

“用臍帶線拉神經,可以儘量避免損傷。”周從文盯著張友的手,嘴裡淡淡的說道。

巡迴護士馬上跑出去找產科用的特殊臍帶線,張友長出了一口氣,這證明周從文上台之後一言不發不是要找自己毛病,而是真冇什麼好說的。

臍帶線很快打到器械台上,周從文又叮囑注意防止損傷左迷走神經和喉返神經後就不再說話,而是沉默的看著張友的手術過程。

主動脈弓夾層動脈瘤的瘤體極大,張友遊離的有些費事。

“先體外循環吧。”周從文適時的說道,“降溫後再遊離,會簡單一點。”

“好,我也是這麼想的。”張友一點都不客氣,馬上開始做體外循環的前置步驟。

做股動脈插管和上、下腔靜脈分彆插管。

建立體外循環,經右上肺靜脈放置左心減壓管。

經主動脈根部或左、右冠狀動脈口直接灌注首劑心臟停搏液,而後改用經冠狀靜脈竇持續灌注冷血心臟停搏液。

周從文越看越是奇怪,係統頒佈任務並不奇怪,上一世自己還碰到遇見鄰家狗子下仔,係統給自己頒佈了一個愛心任務,獎勵很是豐厚。

可和“火”有關係……

是手感火熱麼?周從文打量張友,見他全神貫注的做著手術,一句廢話都冇有,似乎進入心流狀態。

有可能是這個意思。

因為自己站在一邊,各種心境下激發起張友的鬥誌,以至於他超水平發揮。

要是這麼解釋的話就比較合理了,周從文笑了笑。雖然這麼想,但周從文還是穩如老狗一般做好所有防備。

“準備一盆鹽水。”周從文和器械護士說道。

“沖洗?”張友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