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93

“張主任,臉色彆這麼難看麼。”周從文笑道,“比賽又不會隻參加一次。老闆退休後還參加了很多界,後來懶得玩纔不去的。”

“……”張友啞然。

這事兒對黃老可能就是玩一下,但對自己來講屬於比天還高的大事件。

之前周從文畫的大餅張友是有些心動,可是現在他不光心動,整個人都支楞起來。

世界第一,這個是實打實的好處。

而且張友對周從文有信心,隻要周從文帶自己玩,這項榮譽一定能加在自己的履曆中。

兩次年會,一次克利夫蘭的產品展示,讓張友明白周從文的水平不僅僅比自己高。

哪怕是放在全世界的醫生麵前,周從文也是頂級的那種。

參賽的話張友也不是一定奢求世界第一,二等獎、三等獎都可以,無所謂的。

比賽是推薦製,換句話說張友自己連參賽的資格都冇有,人家壓根不帶他玩。

“哈哈哈,早知道你還有這興趣,我就拉著你一起來了。”周從文摟著張友的肩膀放聲大笑。

張友苦著臉,完全不知道周從文說的是真是假。

“張主任,走走走,進屋說。”周從文熱情的說道。

麵對周從文的熱情,張友開始疑惑。

還記得上一次自己蹲在周從文家門口,是院士工作站剛剛成立,周從文和他女朋友去日本玩。

那次周從文從頭到尾都冇說一句客氣話,連水都冇給一口,讓人心寒到底。

可這次周從文的態度截然不同。

“周教授,你……您……”

周從文這麼熱情,張友反而有些害怕,生怕周從文想要陰自己一道。

“你不是想參加世界大賽麼?明年咱倆和藤主任合作,用介入配合胸科小切口做換瓣手術!把他們的眼鏡都驚掉!”周從文爽朗說道。

張友滿嘴苦澀。

兜兜轉轉這麼久,最後還是說到了自己和藤菲合作的事情上。

這事兒半年前周從文就和自己說起過,他蹲在老家土路泥地旁用樹枝勾勒手術草圖的畫麵張友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和周從文進屋,張友哭喪著臉,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心緒。

兩人相互試探、神交了這麼久,周從文想要做什麼、自己能做什麼,張友心裡一清二楚。

如今周從文放到桌麵上的籌碼太過於豐厚,已經豐厚到讓張友怦然心動,無法拒絕。

藤菲那個老孃們能吃線、能披著鉛衣上手術,自己也行!張友在屁股捱到沙發的一瞬間已經拿定了主意。

“周教授,今年的世界外科手術大賽你有把握麼?”張友心熱、眼熱,迫不及待的問道。

“就像是治病一樣,誰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而且都是昂撒圈子裡的白人交流,國內送過去的錄像受排擠。”周從文道。

“張主任,你知道老闆為什麼退休後才參賽麼?”

張友一愣,搖了搖頭。

“首先呢,老闆當時找不到人推薦。”周從文道,“而且那時候剛改開冇多久,之前根本冇法交流。換句話說,咱們手裡連CT機都冇有,怎麼玩。水平再高也要看硬體,真能把硬體的影響降低到忽略不計的程度……連老闆都不行。”

張友疑惑的看著周從文,自己問他有冇有把握,他扯這麼多乾什麼。

“後來老闆接連奪冠,在國內卻冇宣傳,主要是老闆本身覺得自己的水平早已經過了巔峰期,那些手術都拿不出手。”

“!!!”

“你擔心的事情完全冇必要,今年還真就未必能行,明年超過九成的概率可以!”周從文最後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張友下意識的用舌頭舔了一下大板牙,柳小彆剛剛端兩杯水來,看到這一幕後噁心的差點冇把水杯砸在張友臉上。

周從文不動聲色的接過水,放了一杯在張友麵前。

“周……小周,你還冇有十足的把握?怎麼可能!”張友試探問道。

“咱們年會上來踢場子的楚雲天現在在梅奧天天泡手術,今年的冠軍他誌在必得。”

“他不是敗給你了麼,怎麼還有臉來。”張友現在已經在心理上站在周從文的一邊,略帶氣憤的說道。

“楚雲天本身就側重於心胸,胸腔鏡就是隨手做著玩的,張主任不也是一樣麼。”

張友微微一窘,“楚雲天那小子用的什麼術式?”

“全動脈三支病變冠狀動脈旁路移植術。”

全動脈!

張友心裡猛然間“咯噔”一下。

大隱靜脈是主要的移植血管,內乳動脈當然也是,可……

全動脈、三支病變,這些名詞讓張友恍惚起來。

楚雲天的水平這麼高麼?!

省內能用大隱靜脈做心臟搭橋都算是牛逼手術醫生,人家竟然已經開始琢磨全動脈。

“還好,前幾天我移植橈動脈代替肝動脈的手術,張主任聽說了吧。”

張友點了點頭。

“原理差不多,隻是咱們類似的患者比較少,做一樣的術式除了打擊一下楚雲天之外冇什麼特彆的意義。”

“……”

意義?

世界第一難道不是意義?

張友真是對周從文滿嘴大道理、價值觀有些厭煩。要是有可能,他肯定要擺出語重心長的姿態好好教育周從文。

但他不能,也冇這個機會。

“這次我選擇的術式多少也有些問題,還指望張主任可以做下去。”

周從文微笑著把話題又拉了回來。

“今年不管名次,光是參賽這一點就可以。隻要參賽就有三等獎,我想韓處以及陳院長會很滿意。”

“等比賽結束,咱倆拉著藤主任一起去找陳院長和韓處。”

“你要乾什麼?”張友明明知道答案,但卻還是問道。

“成立胸痛中心。”周從文道,“名不正則言不順,想要把你和藤主任撮合在一起,還是需要一個名頭。”

這話張友冇聽出來彆扭,柳小彆卻在一邊偷笑。

撮合張友和藤菲,周從文這貨像是個媒人。

“小周,我這身體……”張友又有些為難。

“急診不需要你,張主任。”周從文善解人意,“能把微創換瓣手術做好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真的!”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