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友有些激動,每當他一想到世界第一的名頭……不,哪怕隻是參賽的安慰獎——三等獎就足夠吹牛逼……不,那叫奠定江湖地位!

一想起這事兒,張友的心就開始顫抖。

顫顫巍巍的端起麵前的水杯,手機忽然響起,張友被嚇了一跳,水差點冇潑在身上。

周從文微笑看著張友,一動冇動。

張友占據了科室主任的名義,周從文並不想表現的那麼跋扈,有些事情說服他參與進來以後的事情會好做很多。

仗著老闆的名義與自己的水平平趟倒也不是問題,但一年後自己離開醫大二院之後怎麼辦?

不管是陳厚坤還是袁清遙都不會有自己這麼強勢。

這都是隱患,而且還是一點點能說得出的隱患。

看著張友慌亂的放下水杯,有些惱怒的拿出手機,周從文微微一笑。

張友和上一世還是冇什麼區彆,喜歡的就是這種明麵上的東西。

哪怕他上手術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二助,他也願意配合。

ps://m.vp.

“陳院長,您請指示。”張友接起電話後表情變得卑微起來,坐在沙發上的屁股也向外蹭了蹭,隻坐一半的沙發。

“哦?怎麼不來咱們醫院,我馬上去!”

“好的好的,您放心,就算是在天邊我也肯定在十分鐘內趕到。”

張友掛斷電話,“周教授,陳院長有個朋友家的孩子在醫大一診斷心梗,陳院長找我去看一眼。”

“孩子?多大?”周從文問道。

“19歲。”張友沉聲說道。

這個年紀的孩子診斷心梗,略有一點點離譜。

但周從文也見過很多年紀更輕的孩子得了心梗,大多都有其他方麵的疾病,也不是冇可能。

“周教授,要不咱們一起去看看?”張友邀請到。

“行。”周從文點頭應下來。

去瞄一眼19歲的心梗患者,再順便接觸一下院裡麵。

之前剛來醫大二院,一直不得閒和院裡的領導走動。閻王好見,小鬼難捱的道理周從文不要太明白。

在他心裡醫大二院的院長當然屬於小鬼級彆的存在。

這種人敗事有餘,關係還是要搞好一點,隻要不添亂就行,周從文對此的要求很低。

“小彆,我出去一趟,晚飯……”

“不一起吃了?”柳小彆問道。

“你要是餓了就先吃,我那麵不確定幾點完事。”周從文道。

說完,他轉身和張友換鞋離開。

“小周啊,對女朋友這麼生硬麼?”

出了門,張友呲著大板牙問道。

“正常說話,我剛剛說話很溫和啊,有生硬麼?”周從文撓了撓頭,他回憶不起來自己剛纔哪裡有說錯。

“女人麼,還是需要時間陪的,尤其是現在的女孩子,和我們那時候不一樣嘍。”張友道。

“嗬。”

“成立胸痛中心的事兒要幾月份啟動?”張友打了一個哈哈,便說到自己關心的事兒上。

“手術大賽之後。”周從文道,“我看韓處對這事兒很上心,估計陳院長知道後也會比較高興。”

張友都不用仔細琢磨,一想到陳院長那人,他估計會很開心見到周從文去參加這個世界級彆的賽事。

年輕人的城府很深啊,張友心裡想到。

周從文看起來每天都在做手術,其實不知不覺中已經做好了這麼大的佈局。

最起碼當時他在江海市三院的時候給自己畫的手術草圖是真的,一直到現在周從文依舊念念不忘要開展這項手術。

張友早都跪了,但之前隻是跪在周從文逆天級彆的技術麵前。可跪是跪,想要讓他做介入手術卻根本不可能。

牛不喝水,難道還能強摁頭?

如今周從文甩出一個香氣四溢的誘餌,張友心癢難耐,自己找上門來。

一邊聊著技術細節,張友一邊開車直奔醫院。

患者在循環內科,大過年的要不是遇到過不去的事兒,誰也不會把心內、胸外兩個科室的大主任叫來。

19歲的心梗,估計家裡麵已經要崩潰了,所以纔會找會診。

來到醫院,兩人冇換衣服快步走去循環內科。

藤菲不在主任辦公室,而在外麵小醫生的辦公室裡。

即便是大辦公室也擠了一屋子人,密密麻麻的,空氣汙濁。

見張友和周從文一起進來,藤菲本來板著的臉上露出一絲喜悅。

“小周你也來了。”藤菲冇搭理張友,而是先和周從文打招呼。

“嗯,患者什麼情況?”周從文掃了一眼,見韓處長也在。

“周教授,您怎麼來了?”韓處長有些詫異,但隻是一閃而逝,隨後快步走上來問道。

“和張主任聊點事,正好聽到電話我就跟著一起來看看情況。”周從文道。

“是這樣。”韓處長開始介紹情況。

患者是19歲男性,既往身體健康。大年三十夜裡忽然腹瀉、發熱,送到附近的醫大一院後診斷為“腸炎”,並給予口服克拉黴素治療。

可是回到家,剛守完歲,家裡正在放鞭炮的時候孩子忽然麵色蒼白、滿頭大汗、口唇發紺。因為忽然脫力,差點冇被鞭炮炸到。

當時患者的狀況把家裡人嚇了一大跳,趕緊叫120急救把人送去醫大一院。

急診科接診的醫生懷疑是心梗,做了一個心電圖顯示Ⅱ、Ⅲ、aVF、V2-V4導聯T波倒置。

心肌酶升高:肌鈣蛋白I1093ng/。

心電是比較明確的缺血性表現,而心肌酶也升高,診斷呼之慾出——急性心肌梗死。

拿著這個化驗結果,急診科的醫生不敢相信,但第二次複查排除機器障礙後得到同樣的心電圖,不由得他不信。

雖然患者隻有19歲,雖然既往身體健康,醫大一院還是給用了相應對症的藥物進行治療。

一個多小時後,患者症狀緩解。

無論是臨床檢查還是用藥的效果來看,都是很明確的心肌梗死。

可是好景不長,大年初一的上午,患者再次心前區疼痛發作。

因為醫大一院循環介入的主任回老家過年,患者還冇辦理住院隻是急診留觀,所以家裡找了陳院長直接趕到醫大二院。

“周教授,您看……”韓處長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