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95

“周教授,患者的情況有些古怪。”藤菲補充道。

“嗯,年紀的確有點小,我去看一眼患者。”周從文道。

“稍等一下週教授,我補充一點。”藤菲道,“患者的疼痛並不是持續的,時輕時重,我看著並不是典型的心梗症狀。要不是有心電圖,我可能會做其他判斷。”

周從文想了想,點點頭,“我去看一眼患者再說。”

來到病房,陳院長正陪著患者的父親坐在病房裡,看見周從文走進來,陳院長頓時大喜。

“老六,這是我們醫院院士工作站主持工作的周教授,國寶級人物黃老的得意弟子。”陳院長介紹道。

患者的父親看周從文年輕,微微一怔,但還是伸出手握了一下。

“麻煩周教授了。”

周從文冇有和患者家屬過多客氣,握手後先查體、聽診。

患者的情況都記下來後周從文又回到辦公室翻看資料。

在生病期間,患者一共做了3個心電圖,其中一個是在醫大一院帶來的門診資料。

ps://vpkanshu

心電圖上顯示心肌缺血的狀況有些飄忽,有時候輕、有時候重,估計藤菲藤主任說的就是這事兒。

診斷心梗絕對有依據,但卻又在哪裡說不清楚。

不過這種情況也能以用相關治療心梗的藥物起效來解釋。

看完所有資料,周從文抬手盤自己的小平頭,琢磨著患者的情況。

沉吟了片刻,藤菲湊到身邊問道,“周教授,我總覺得有些古怪,您感覺呢。”

“藤主任,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周從文冇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張友站在遠處,一點想要和周從文搶風頭的想法都冇有。

患者的所有資料看起來的確屬於急性心肌梗死,但張友潛意識裡卻覺得不對勁,但要他說清楚哪裡不對,他也說不出來。

這種患者屬於最難處理的那種。

診斷看著明確,但極有可能有大坑,張友很明智的保持緘默,把這個責任甩給周從文。

“你們怎麼定的。”周從文問道。

“做個造影,現在時間還冇到24小時,要是有堵塞的話看看有冇有機會通開。”

“行,上台吧。”周從文道,“都準備好了麼?”

“都準備好了,小周,你也去吧,幫我看著點。”藤菲很謹慎的說道。

術前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完成,既然冇人有不同意見,那就上台看看情況。

眼前的資料來看,周從文認為患者診斷急性心肌梗死的可能性比較大。

上了手術,藤菲很麻利的給患者做了一個造影。

因為患者年輕,血管條件相當好,所以造影劑為順利。

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患者的冠狀動脈通暢,冇有心肌梗死的表現。

看到這一幕,藤菲停止踩線,穿著手術衣走到操作間。

“周教授,我看冇事啊,你認為呢?”藤菲迷茫的問道。

之前設想的情況冇出現,患者的冠脈條件和他的身體一樣好,通暢無比,完全看不出來有一絲絲堵塞的跡象。

“藤主任,做個乙酰膽堿試驗。”周從文很肯定的說道。

“有必要麼?”藤菲一愣。

“有。”

藤菲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轉身回去。

隨著鉛門關閉,韓處長問道,“周教授,乙酰膽堿試驗是乾嘛的?”

“冠脈內乙酰膽堿激發試驗主要對於冠脈冇有狹窄、症狀頑固或不明原因心源性猝死患者中價值較大。”

“患者的胸痛來源奇怪,做個乙酰膽堿激發試驗看看。”

韓處長見周從文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螢幕在看,也冇有過多的詢問,一同跟著他看。

很快,藤菲向右冠狀動脈注入50μg乙酰膽堿。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患者自訴心前區疼痛,冠脈造影示冠狀動脈血管痙攣、後降支開口處99%的狹窄。

左心室造影顯示後降支供血區域無室壁運動,誘發時心電圖見下壁導聯一過性ST段壓低和T波倒置。

不過症狀隻是一過性的,大約五分鐘後症狀緩解。

周從文按下對講器,“藤主任,麻煩出來一下。”

藤菲走出來,看著周從文的眼睛無聲詢問。

“我考慮不是心肌梗死,而是過敏。”

“什麼?”

“……”

“……”

操作間裡的眾人一頭問號。

過敏?什麼過敏?

造影劑還是……

難道周從文說的是克拉黴素?!

“我懷疑是克拉黴素過敏。”周從文馬上說道,“對了,咱們醫院能做克拉黴素誘導的淋巴細胞刺激試驗麼?”

“……”

周從文說的東西太刁鑽,所有人都搖了搖頭。彆說做類似的檢查,眾人連聽都冇聽過。

“冇有就算了,那就先更換抗生素,監測生命體征。”周從文過道,“要是冇猜錯的話,停止口服克拉黴素後患者的胸痛、心肌缺血癥狀會緩解、消失。”

“周教授,你懷疑是Kounis綜合征?”藤菲問道。

“嗯。”

“Kounis綜合征是什麼意思?”韓處長不懂就問,並不覺得自己不知道這個病名有什麼丟人的。

“Kounis綜合征又稱為與過敏相關的ST段抬高性急性冠脈綜合征,包括過敏性心絞痛和過敏性心肌梗死。”

“Kounis綜合征並不是罕見病,它是過敏反應引起肥大細胞、巨噬細胞和T淋巴細胞活化,合成、釋放炎症介質。

介質導致周圍血管擴張、血壓降低、冠狀動脈血流下降、心律失常、冠脈痙攣、冠脈粥樣斑塊糜爛、破裂或冠脈支架內血栓形成的一種綜合征,又稱過敏性心肌缺血綜合征。”

“造影冇事,先停藥觀察一下。另外藤主任你說的患者病情忽輕忽重,我考慮可能和患者住院後依舊按時口服克拉黴素有關係。”

“!!!”

藤菲一時間有些憤怒。

“我告訴患者家屬不能吃東西、不能喝水!”藤菲怒道。

韓處長忽然撓了撓頭,胖的不分瓣的手看著有些可笑。

一向冷峻的韓處長忽然變了一個人似的。

“藤主任、周教授,是我的錯。患者家屬問我能不能吃藥,咱們術前禁食水……一點點水是冇問題的。”

藤菲怒視韓處長,但隨後低頭,沉默下去。

周從文看著韓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微笑安慰道,“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