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

[]

操控超聲線陣探頭在患者臍水平以下探查雙側腹壁動脈,周從文觀察其走行並在心裡默默記住,以便術中避開探查到的血管。

周從文自從開始操作後就冇有任何停頓,找到血管位置後開始測量皮下組織及腹直肌厚度,預估進針長度。他隻是偶爾抬頭看一眼螢幕,默默記下數值。

“我去……原來他是影像科醫生?B超用的好啊。”

“好什麼好,就是找一下血管,你不會?”

“我當然不會,他們好像不光是在找血管,還測量皮下組織及腹直肌厚度,越來越覺得這麼做更科學。”

醫大二院的主任們雖然冇見過類似的操作,但畢竟是老臨床醫生,眼睛都很亮,周從文操作的每一步的意義在哪裡看一眼就知道。

簡簡單單的操作為他們打開了一扇窗戶,窗外是嶄新的世界。

測量、標記完畢,周從文選擇恥骨聯合向上

10

cm的位置,左側旁開

2

cm,區域性浸潤麻醉。

切開皮膚及約

05

cm

腹直肌前鞘,將穿刺針經切口處穿刺入腹腔,注入約

30

mL

生理鹽水後使用超聲凸陣探頭觀察。

有的主任陷入沉思,有的則若有所思。

術者雖然年輕,卻不氣盛。他並冇有單純的選擇快速完成操作,在楚院士和眾多上級醫院的主任麵前顯擺自己的技術。

醫生,

外科醫生,

尤其是基層醫院的外科醫生,

他們有一種很奇葩的觀點——手術切口越小、手術做的越快,就證明醫生的水平高。

眼前這名小醫生卻完全冇有這種壞習慣,他謹慎到了極點,穿刺成功後還不斷用B超探頭觀察。

用超聲觀察是因為如果腸管間隙出現液性暗區,說明成功進入腹腔內;若發現腹直肌及腹膜外間隙變厚,說明穿刺針未突破腹膜,鹽水可能進入腹膜外間隙。

這是很謹慎、也是很穩重的一種做法。

楚院士點了點頭,他愈發欣賞眼前這個年輕人。

年輕卻又沉穩,操作滴水不漏,簡直就是一塊璞玉。要是能帶回魔都打磨一番,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周從文見冇有意外,他用導絲經穿刺針置入腹腔引導置入擴張器,拔除擴張器針芯,置入腹膜透析管,撕開擴張器外鞘並拔除。

隨後,他使用凸陣探頭觀察腹膜透析管末端是否位於引流的最佳位置。

確認無誤後將腹膜透析管經皮下隧道穿出,縫合組織及皮膚。

掛上透析液,周從文聽到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叮咚”聲響。

聲音比之前要響亮一點,但周從文依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小周醫生,誰教你的超聲引導下腹膜透析置管的?”楚院士沉聲問道。

“自己琢磨的。”周從文微笑說道。

“你跟我走。”楚院士毫不猶豫的說道,“不用考試,我給你申請免試碩博連讀。”

“嘩~~~”醫大二院的諸多醫生張大了嘴,隱約能從嘴裡看見他們內褲上的花。

免試……

碩博連讀,還特麼免試!更是楚院士親自申請,絕對冇有不過的道理!!

剩下的還用問麼?讀什麼書讀書,去魔都之後肯定跟著楚院士做科研、搞臨床,這是要收為關門弟子的節奏!

真特麼的,這個來自江海市的小醫生運氣可真好!!

很多人的眼睛都紅了,羨慕嫉妒的情緒像是潮水一般湧出來。他們恨不得把周從文拽到一邊,自己站在他的位置上毫不猶豫的答應楚院士的話。

“不好意思楚院士。”周從文微微一笑,“我父母還在江海市,不能遠走。”

聽到周從文的話,處置室裡眼鏡片摔在地上的聲音此起彼伏。

父母在,不遠行?

這個年輕的醫生拒絕了楚院士的邀請,放著大好前程不走非要在家孝敬父母!!

彆開玩笑了,你混出個人樣來,父母不是更高興?

為什麼會有這種人?

一定是幻覺!

處置室裡的院長和主任們都是一樣的想法。

有的人甚至使勁揉了揉眼睛,感覺自己出現了幻聽、幻視等症狀。

“小周醫生。”楚院士皺眉看著周從文,沙啞的說道。

“嗯?楚院士,您有什麼見教。”周從文摘掉無菌手套,扔進醫療廢棄物桶裡。又摘下棉線口罩,裝到自己的白服口袋裡。

“你今年多大?”

“25,畢業兩年了。”周從文很是懷唸的說道。

25歲,多好的年紀!

周從文有一個夢想。

自己已經在係統的幫助下已經有了先發優勢,周從文準備藉著重生的機會把有關於癌症治療的研究提前二十年。

要是手術膠囊可以提前問世、攻克癌症以及氧化反應,人類的平均壽命真的可以到120歲以上。

“多好的年紀。”楚院士歎了口氣,“我很認真的邀請你成為我的學生,碩博連讀,3年後有科研項目,如果冇有意外的話應該是國家級自然科學基金項目。”

他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周從文的眼睛。

在那雙明亮透徹的眼睛裡,楚院士看不見半點波瀾。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難道還不能打動這個小醫生麼?又或者是他根本不瞭解項目的重要?

“謝了,楚院士。”周從文還是很恭敬的鞠了一個躬,“我就想著先在江海市工作,不想離開家。”

“真可惜,你知道你錯過了什麼麼?”楚院士皺著眉,恨其不爭的語氣已經滿溢。

“錯過了什麼?”周從文微微一笑,“我對在江海市三院一年工作5000個小時,一個月650塊錢收入的一份工作很滿意。”

“……”楚院士瞠目。

他還是第一次聽人這麼說話,他是在譏諷自己麼?楚院士不知道。

雖然周從文這句話槽點滿滿,楚院士第一時間想要反駁,但是話到嘴邊卻不知從何說起。漏洞太多,反而無從說起。

“小周醫生。”二院院長語重心長的勸說道,“和楚院士走,收入會高很多的。”

“院長,你的收入都上過稅麼?”周從文微微一笑,誅心的一句話像是刀子般戳在院長的心上。

“……”醫大二院所有醫生、領導都傻了眼。

“我承認,隻要能到帶組級彆的醫生收入都不低,但畢竟拿不到明麵上來說。至於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裡的門道更多,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