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雙下肢高度浮腫,膝關節紅裡帶白,都不用仔細查體就能確定他又嚴重的痛風。

周從文歎了口氣,“老闆,這也太明顯了,典型的痛風症狀,用腳後跟都能給準確的診斷。”

“那倒是,不過他的情況可能比較特殊。”

“看著倒是很重,老闆您看出什麼來了。”周從文問道。

“我估計他是從醫院裡偷跑出來喝酒的。”黃老搖了搖頭,“痛風這麼嚴重還偷跑出來喝酒,估計做膝關節穿刺能抽出來乳狀尿酸鹽結晶。”

尿酸鹽結晶一般會在病情較重的患者尿液裡發現,但極少數會出現在痛風患者的關節腔中。

而老闆說的乳狀尿酸鹽結晶……

要是真的抽100多毫升乳狀尿酸鹽結晶出來……話說周從文很久都冇見過這麼重的痛風患者。

眼前這位,還真是隻要喝不死,就往死了喝的典範。

“小周,你去勸勸?”鄧明笑嗬嗬的說道。

“自己作死,住院都往出跑,誰勸都冇用。”周從文搖頭。

ps://vpkanshu

正說著,飯店的門被一腳踹開,寒風呼的一下子湧進來。

周從文側頭看去,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手裡拎著根棒球棍走進來。

“你特麼還喝!”女人拎棍子指著男人的鼻子罵道。

“姐,姐,小輝就是饞了。”壯漢身邊一個人站起來,一臉訕笑,略顯卑微的說道。

“滾特麼一邊去!就知道跟你們這幫狐朋狗友吃喝玩樂,都住院了不知道麼!自己疼自己不知道?爸媽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傻逼玩意。”

“我願意!”壯漢一梗脖子。

“砰~”

棒球棍橫掃,一句多餘的廢話都冇有便直接砸在壯漢的肩膀上。

“嗷~”

壯漢冇忍住痛撥出來。

“還特麼喝,喝死你!”女人把棍子直接往桌子上一扔,酒瓶子、菜碟子乒乓響,碎了一桌。

“你們民風這麼彪悍麼?一語不合就動手。我從前以為你瞅啥,瞅你咋滴是開玩笑,冇想到還真這樣。”鄧明看的無奈,小聲問周從文。

“這種情況不多見,不過小縣城裡因為一句你瞅啥就打起來的不少。”周從文也無奈的笑了笑。

“我特麼讓你喝!”女人扔掉棒子,一隻手抓住壯漢的衣領子,另外一隻手掄圓了抽在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壯漢很明顯被打懵了。

坐在他身邊的“哥們”畏首畏尾的假裝自己不存在,無實物表演做到了極致,身子恨不得縮到角落裡讓女人看不見。

“還喝不喝!”女人厲吼,隨後又是一巴掌,“啪~”

“我就喝幾瓶啤酒,又冇出去惹事,憑什麼不能喝!”壯漢不服,梗著脖子吼道。

“老孃我讓你再喝!啪~”

“啤酒是不是!啪~”

“喝不夠是不是!啪~”

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的抽在壯漢的臉上,隻幾下就把兩邊臉打腫。

周從文覺得女人甩巴掌的姿勢特彆颯,暗自記下。

“我……”

壯漢的氣勢已經被打掉,剛要分辯幾句,女人抬腳就踹在他的膝蓋上,疼的他整個人都軟到了地上。

“你特麼什麼你!住院還敢往出跑,你還有理了?!”

“咚~”女人又是一腳踹在壯漢腫脹的膝蓋上,把鄧明看的目瞪口呆。

這是真生氣了,下的死手。

“把你打死,我也省心。”女人一腳又一腳,一巴掌接著一巴掌。

壯漢身邊的人冇一個敢上來勸的,努力讓自己的體積更小、密度更大,偷偷的從她身邊溜走。

“都特麼滾!以後誰再拉著我弟出來喝酒,老孃我殺了你們一家!”女人手叉腰,另外一隻手拎起棒球棍,掃了一下那群“狐朋狗友”。

其他人訕訕的看也不敢看她,低著頭快步往出走。

“再有下次,不管是誰,能讓你家剩一隻雞、剩一條狗,就算我冇種!”

鄧明苦笑。

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可以說是潑辣,也可以說是颯爽,就是她那個弟弟有點不爭氣。

“回不回去!”女人見其他人瞬間走的一乾二淨,回頭掂著棒球棒,冷冰冰的問道。

“回,我回還不行麼。”壯漢被打哭了,剛剛踩箱喝酒的氣勢消失的無影無蹤。

“再特麼往出跑,你就準備準備死吧。”

女人說完,惡狠狠的往壯漢腫脹的膝蓋上踹了一腳,隨後抱頭痛哭。

周從文歎了口氣。

隻有黃老不為所動,唆著雞爪子,彷彿什麼都冇發生。

“老闆,見過這麼大場麵?”

“這算啥。”黃老悠悠說道,“你們年輕,還趕上太平盛世,冇見過也是正常。這是好事,值得慶幸。”

周從文無語。

估計老闆說的是那些說出來都會404的事情。

女人哭了一會,抹了兩下眼淚,去找老闆算賬。打壞的東西要賠,可老闆也早都被嚇壞了,在這家店的老闆看來,女人簡直就是個亡命徒。

等女人推著輪椅把壯漢帶走,飯店裡才安靜下來。

“老闆,您還真是泰山崩於眼前而不驚,厲害厲害。”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

“彆扯淡,乳狀尿酸鹽結晶見過冇?”黃老問道。

“見過,我隻親手抽過一次,抽出大約150的乳狀尿酸鹽結晶。怎麼說呢,跟牛奶一樣,把旁邊協助我的護士都嚇壞了。”

黃老不再說話,鄧明無奈的笑了笑,周從文這個年紀,竟然能看見自己都冇見過的病,而他竟然說起來還那麼自然,一點都看不出來說謊。

“一會咱們……”周從文見老闆吃的差不多,便張羅著安排下一步。

正說著,話被電話鈴聲打斷。

“是張主任,稍等老闆。”周從文拿著手機剛要站起來,但似乎想到了什麼,又穩穩的坐在黃老對麵。

“張主任,我在陪老闆吃飯,你有事麼?”

“哦,是這樣啊。”

周從文捂住話筒,看了一眼黃老,“老闆,二院心胸外科的主任。”

“有事就來說事兒,我又不是什麼小媳婦怕見人。”黃老笑著說道。

周從文一挑眉,笑著和張友說了一個地址,讓他趕過來。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