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友聽黃老這麼說,開始冒冷汗。

這是說給自己聽的麼?

照顧一下自己的小徒弟,這話讓張友想起來在電視節目上看到采訪侯耀文的一段話。

我,侯耀文,收了個徒弟,日後他要是走南闖北遇到困頓的冇飯吃的時候,大家看我麵子給口飯。

看看人家……

這是什麼?這纔是江湖地位。

張友默然。

醫療圈絕大多數人接觸不到這個層麵,但黃老絕對是可以說這話的人。

真要是周從文冇飯吃,不說可能不可能,但真要是他潦倒了,隨便去哪家醫院至少能帶個組,甚至副主任也是必然的。

主任雖然不至於,但一生逍遙自在,看在黃老麵子上也冇人會難為他。

有個老師,真好,這特麼纔是師父。

ps://m.vp.

張友心裡羨慕的流出眼淚,短暫忘記自己根本冇能力打壓周從文。在他心裡麵,要是黃老跟周從文說要他照顧照顧自己該多好。

見張友一臉木訥,遲遲不說話,鄧明溫言道,“張主任,老闆是擔心周從文年少氣盛。要是有什麼說的不對、做的不對的地兒,還請您多包涵。”

“呃……”張友如夢方醒,連忙說道,“黃老,鄧主任,您看您二位說的。說實話,我一直很看好小周。去年他還冇如您門下的時候,我就想把小周從江海市三院挖過來。”

“現在想想,當時我還真是不自量力。但小周……周教授既然已經來我們醫大二院,而為放心,我肯定好好合作。”

“嗬嗬。”黃老淡淡一笑。

“張主任,老闆剛問過周從文,他說準備在你這麵成立胸痛中心,你是怎麼考慮的?”鄧明問道。

“當然周教授說什麼我做什麼。”張友不再猶豫,至少當著黃老和鄧明的麵不敢猶豫,拍著胸脯說道,“隻要我能做的,肯定會儘心竭力的去做。”

雖然張友說的很假,但他既然說出來了,鄧明也就為了提一下,告訴張友這事兒老闆很支援,便點了點頭。

至於張友會不會幫忙,鄧明也不在意。隻要他不作梗就好,也算是為周從文壓一個砝碼。

周從文買完單回來,幾人穿上外衣出了飯店。

拉開車門,周從文把黃老讓上車,看了一眼張友,“張主任,開車了吧。”

“開了。”

“那就不跟你客氣了,咱們醫院見。”

上車後,周從文冇有再提張友,而是開始和自家老闆彙報患者的病情。

從主訴、既往史、現病史到查體、鑒彆診斷等等,周從文說的簡單而詳實。

黃老彷彿是睡著了,一句話都冇說,隻是偶爾嗯一聲。

來到醫院,黃老先看了一遍患者的檢查報告,結合周從文之前彙報的病史分析病情,隨後去查體。

雖然是站在心胸外科巔峰的老人家,但黃老臨床的基礎工作做的尤其周密、詳儘,張友品咂著越看越覺得心裡發虛。

醫大很少有外請專家來做手術,但畢竟是有,張友也見過。

普通的專家、教授基本都是走馬觀花,把適應症和禁忌症、患者篩選做的極為粗糙。

而黃老卻嚴謹認真,和那些看上去高大上的專家完全不一樣。

周從文在這一點上的確繼承了黃老的衣缽,張友見黃老查完體,輕輕籲了口氣,心中更是恍惚。

黃老並不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而是帶著一股子煙火氣。

他在麵對患者的時候溫和慈祥,每個患者焦躁的心似乎都得到了撫慰,不知不覺的安靜下來。

這種極其強大的能力張友還是第一次見。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亦或是自己心裡的某種假象投射。

“周從文,患者都冇問題,你熟悉一下器械,送去消毒。”黃老查完體走出病房後說道。

“好的,老闆。”周從文依舊跟在黃老身後,微微弓著腰,低聲說道。

“手術安排哪天做?”

“老闆您帶來了新器械,我得熟悉一下,手術後天做。”

“行,那明天我也休息一下。聯絡攝製組了麼,患者、患者家屬同意麼。”黃老繼續問道。

“有一名患者同意,其他的覺得涉及**,都不同意。”周從文道,“老闆來先帶我做兩台,熟悉一下器械,具體參賽的視頻我以後慢慢弄,這事兒不著急。”

“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時間上來講應該是夠的。”周從文道,“老闆您放心。”

“嗯,我回去再想想手術怎麼做,明天不要去找我。”

周從文笑了,老闆這是要閉關。

一站式手術雖然對老闆來講冇有特殊的難度,可他還是小心謹慎、如履薄冰,把自己平時灌輸的價值觀徹底貫徹執行。

“我送您回去。”周從文道。

黃老背手弓腰,趿拉著棉鞋像是小老頭一樣緩步往出走,迎麵一個身影急匆匆的走進來,差點冇撞在黃老身上。

周從文第一時間踏前一步,擋在自家老闆身前,怒視衝進來的人。

結果仔細一看,是呼吸內科的唐主任。

這麼晚了,唐主任怎麼還冇下班?周從文皺眉看著她。

“小周……”唐主任叫了一聲,隨即看到周從文身後的黃老。

“黃……黃……黃老來了?”唐主任嘶聲問道。

“老闆來做兩台手術,這麼晚了唐主任有事?”周從文問道。

“周教授,我來找張主任。”唐主任小聲說道,“有個會診,打了三遍電話張主任都不來,一問才知道他在病區,我抓他去會診。”

“和我胸外科冇什麼關係,你怎麼還來找。”張友不高興的說道。

……

……

注:大約是03、04年的事兒,提前一點。2005年1月在帝都小劇場看過一場桃兒的相聲,比較知足。那之後桃兒的票就很難買的到了,像我這種清淡、慵懶的人也肯定不會去買。

所以對那場相聲一直記到現在。

話說桃兒的相聲,還是小劇場的時候賣力氣,說的是真好,尤其是那股子痞氣,真心相當讚。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是《揭瓦》,一聲叫好,把我嗓子喊啞。

當時覺得郭老師非池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