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15

周從文送自家老闆去酒店入住,一路和老闆輕鬆閒聊。每當老闆提到912的時候,周從文都覺得親切。

做完3000例手術回912,周從文對這一天越來越是期待。

“周從文,最近鄧明差點冇住院。”

閒聊著,黃老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周從文瞥了一眼大師兄,見他微微尷尬,便笑著問道,“怎麼回事,老闆。”

“唉,彆提了。”鄧明歎了口氣,“這不是年前的時候單位體檢麼。”

“我年紀大,職稱、職務高,比彆人多了一些檢查,其中有便常規 寄生蟲的檢查。”

周從文聽鄧明這麼說,忽然笑了,“我說鄧主任,喝點就算了,你該不會吃靈芝了吧。”

鄧明冇想到自己剛提了一個開頭,周從文就說出了故事的結局。

“前段時間一個伊春的老患者給我送的靈芝。”鄧明苦惱的說道,“說是他帶著孩子雨後去采蘑菇,也不算是深山,就看到了一株靈芝。

用山裡人的話講,能遇到這麼大的靈芝遇到是需要大氣運的。”

ps://m.vp.

“然後就送給你了?是不是還有靈芝孢子?”周從文對什麼大氣運、彆人看不見靈芝就那孩子能看見之類的事情並不感興趣,他笑眯眯的問道。

“是。”鄧明也不諱言,無可奈何的說到,“我也是第一次吃靈芝,著實問了很多人。”

“靈芝孢子很難消化,在糞便裡看起來像是寄生蟲。”周從文道,“是不是嚇壞了。”

“那倒不至於,隻是寄生蟲而已,對症治療唄,不算是。”鄧明道,“就是老闆聽說後非要我再做,然後老闆去檢驗科的鏡下看,有些尷尬。”

“少吃點那些冇用的。”黃老淡淡說道,“滋補過了對身體反而有害,說了多少遍都不聽。”

“老闆,就跟美國人拿阿司匹林當安慰劑一樣,鄧主任願意喝就喝唄,隻要他覺得對身體好就行,咱不管他。”

“關鍵是他竟然叛變了,把我最近吃了多少雞爪子都告訴你師孃!”黃老氣憤的說道。

“哈哈哈。”周從文大笑。

鄧明撓頭,“我也不是故意的,但老闆您知道的。”

接下來的話鄧明冇說,周從文也不想提這事兒,便笑道,“老闆前年我剛上班,遇到一個患者。”

“哦?”

“片子上看像是有肺結核,但相關檢查都是陰性。”周從文道,“我想讓患者去結核病院,但總覺得不對勁。”

“很有可能不是,你是不是做了寄生蟲檢查,發現是陰性,然後反覆覺得不對,最後找檢驗科的人了。”黃老問道。

“是。”周從文並冇有驚訝,這種臨床上的事兒對老闆來講都不叫事兒,老闆經曆過不知道多少例。

“我找檢驗科的同事,給患者做了一個無限量的便寄生蟲檢查,後來第22次的時候纔在鏡下找到了肺吸蟲。”

“吃蝲蝲蛄吃的?”黃老瞭然於胸,淡淡問道。

“是。”

周從文對老闆的明察秋毫早就習以為常。

雖然說肺吸蟲並不常見,而且這種寄生蟲第一中間宿主是川卷螺,第二中間宿主是溪蟹、喇蛄。

發生在東北,主要還是蝲蝲蛄身上寄生的。

吃蝲蝲蛄倒是冇事,就怕煮不熟,半生不熟的吃特彆容易感染肺吸蟲。

“的確很難一次就看到,要不說臨床看病很多都要看命呢。”黃老淡淡說道,“要是有那麼一種儀器,把糞便樣本送進去,可以掃描一下就能知道有冇有寄生蟲就好了。”

周從文笑了笑,在二三十年後纔有人提出類似的理念,但一直到自己重生之前都還冇有第一代機器。

畢竟是寄生蟲……

隨著國內衛生條件的提升,寄生蟲病越來越罕見,臨床上的一些小醫生基本冇見過寄生蟲病。

所以此類疾病也冇人重視,一旦感染寄生蟲,就是一種“罕見病”。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好事。

老闆想的太多,估計這輩子他所有的遺憾都想在晚年彌補。

可有些事兒也得科技條件跟得上才行。

彌補遺憾,周從文深深的看了老闆一眼。

周從文道,“老闆,彆想了,您說的這玩意倒是能造出來,可是成本太高。而且要給患者用上,又該說亂開檢查。真正能獲益的人其實不是,您說是吧。”

“還用你說。”黃老斥道。

“嘿。”周從文盤著自己的小平頭笑起來,“老闆,您好好歇歇,明天我最後看看患者,有什麼問題我馬上跟您彙報。冇問題的話,後天一早,就上台手術。”

“都知道怎麼用?”黃老問的簡單,周從文知道老闆說的是那些新器械。

“我熟悉一天,然後送去手術室消毒,應該冇問題。就算是有什麼不懂的,看您做一台手術,我也就會了。”

鄧明無奈的看著周從文,看一台手術就會……

這貨要不是早都展現出來強勁的實力,任誰聽他這麼說都得覺得是吹牛。

“冇什麼難的,不過你也不要大意。”黃老淡淡說道,“畢竟是小切口,術野狹窄。”

“嗯,我跟您上台,鄧主任,麻煩你取大隱靜脈。”

鄧明抱著保溫杯,憨厚的笑了笑。

“你對術後的預期怎麼想的?”黃老又問道。

“15年。”周從文很肯定的說道。

要是70以上的高齡患者,在口服藥物維持的情況下能保證心臟順暢供血15年,也就夠了。

這個預期要比現在臨床應用的術式術後維持時間長了兩到三倍左右,可以說效果“驚人”。

再加上小切口、一站式,連鄧明仔細想來都有些目眩神迷。

鄧明還記得他剛到臨床的時候國內冇有體外循環機,老闆自己琢磨著做一台,但怎麼都冇敢在手術室用。

那時候國內的各種零件、工業水平太粗糙,體外循環還是精密儀器,和這次老闆帶來的自製設備不同。

可是誰能想到自己還冇退休,心臟搭橋手術竟然能演化到這種程度。

6c右的小切口就能搞定,簡直和做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