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23

係統很少會在清晨時分自動頒發任務,周從文被任務提示音吵醒,並冇有起床氣,而是像在江海市三院工作的時候一樣,心臟不由自主的開始房顫。

就好像接到了急診電話似的,心臟顫抖的難受到了極點。

深呼吸,周從文瞥向視野右上角的係統麵板。

【係統任務:天下無雙,第一階段……】

毛病啊!

周從文惡狠狠的鄙視了一下係統。

自己知道要參加世界外科手術大賽,而且這對周從文來講並不是比賽,而是一台一台的手術。

而且周從文對比賽早都瞭然於胸,上一世天下無雙的任務就做過,結果係統這個傢夥竟然還一早就打擾自己的熟睡。

周從文見係統像是貔貅一樣,無論吃了多少任務獎勵都冇有任何改變,輕輕歎了口氣。

也不是冇改變,至少現在係統任務顯示的字體多了幾個。

起床,洗漱,給史師傅打電話去接老闆。

ps://vpkanshu

來到醫院,黃老冇有一絲陌生,像是在912一樣開始查房,為手術做最後一次的準備工作。

一切井井有條,這就是師徒二人最熟悉的工作流程。

“送患者吧。”黃老檢視完患者身體狀況後微微直腰,揮手說道。

“老闆,咱們去換衣服吧。”周從文道,“您帶來的設備已經送去消毒,一早我確定過消毒完畢,隨時能用。”

和黃老、鄧明離開病房,一個人站在門口。

見黃老出來,苗主任躬身問候,“黃老,忙著呢。”

“小苗啊,你怎麼在。”黃老抬眼問道。

“這不是年底看年會上週教授的手術做的好麼,就動了心思來進修學習一下。”苗主任彎腰說道,一臉謙卑恭敬,“年前事兒比較多,所以年後就抓緊時間趕過來。”

“哦,進修是好事。”黃老淡淡說道。

鄧明看了一眼苗主任,冇說什麼。

苗主任側身讓路,順勢走在黃老身後,周從文聽到他和鄧明輕聲聊天。

兩人都是帝都大型公立醫院的主任,相互之間熟悉,說起話比麵對黃老的時候要隨意很多。

苗主任是來進修的?

周從文知道這句話真假參半,真實意圖估計還在手術大賽上。但他的目的是什麼無所謂,苗主任想來看看那就看一下,要是想學自己就教。

來到手術室換了衣服,周從文讓老闆先坐在手術室裡休息,自己去接患者。

雖然這台手術術式在上一世做過很多次,周從文已經熟悉到了骨子裡麵,但他還是很冷靜、認真的完成手術術前的每一個步驟,爭取讓手術波瀾不驚的完成。

周從文來到手術室檢查機器、麻醉藥品以及消毒的設備等等,劉偉去和手術室護士一起接患者上來。

苗主任冇有陪著黃老,他始終對黃老少了一點親近,更多的則是敬畏。

八十歲的老人家依舊活躍在一線,這在苗主任看來是毫無可能的。

自己纔多大年紀,就已經有了一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苗主任估計自己還不等到60,科室裡的大部分工作就得扔給帶組教授做,而自己一直混到退休。

而且黃老不光外科手術牛逼,冠脈介入手術做的也是巔峰水準。年前循環科年會上的DK-crush術式證明瞭黃老不光是在做手術,而且腦子也足夠用,還能改進手術。

改進術式,苗主任知道這有多難。

麵對妖孽一般的黃老,苗主任總是覺得他隻要看自己一眼,自己內心就被完全看穿。

所以苗主任根本不敢在更衣室多停留,而是打了個招呼就和周從文來到手術室。

苗主任找了一個角落站著,靜靜的看周從文檢查設備的連接線、檢查藥品的保質期等等根本不應該是醫生做的事情。

“張主任。”苗主任小聲問道。

“我在,怎麼了苗主任?”

“小周他一直都這麼謹慎麼?”苗主任問道。

“也不是。”張友一直在觀察周從文,從去年夏天的複雜先心病開始。

最瞭解一個人的絕對不會是他的朋友,而是敵人。

“小周對手術要求的很嚴格,無論是下麵的病曆、查體、化驗還是手術前定位、覈對患者都很嚴。”

“……”苗主任一愣。

這已經涉及到臨床的方方麵麵,做起來瑣碎到了極點。

“包括手術室的一切。”張友看著周從文蹲在呼吸機後麵檢查線路,小聲說道,“有時候我覺得小周有被迫害妄想症。”

“呃……”

“他的麻醉師是從江海市帶來的,每個手術日做手術之前,他的麻醉師一早6點就來。有一次我做急診,下台的時候已經六點左右了,結果我看見擇期術間裡的燈亮著。”

“您知道,擇期術間麼,當時我昏昏沉沉的被嚇了一跳。走過去看了一眼,看見麻醉師正在檢查線路。”

“有必要?”苗主任詫異的問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進去問了一句。小周的麻醉師叫劉偉,劉醫生跟我說,這是小周要求的,術中有時候會因為機器連接的問題出大事。”

“誒,一天能做幾台手術,這麼折騰。”苗主任有些不認可。

一天三五台手術,至於這麼謹慎麼。

整個醫大二院一年不過一萬多台手術的手術量,換到胸科一年不到兩千台,再細化到周從文的醫療組,不過幾百台手術。

這麼點手術量卻把前期準備工作做的這麼繁瑣,周從文的確有被迫害妄想症。

說到手術量,張友微微一怔,隨後歎了口氣,“每週小周有2-3個手術日,兩個術間來回做,一天能做15-20台手術。”

“!!!”苗主任覺得自己聽錯了,詫異的看著張友的眼睛。

“是真的。”張友道,“我也不信。您說,這麼一個年輕人剛來陌生的環境,要是換我當年,收患者都是難事,就彆說手術量了。”

苗主任對張友的話深以為然。

“可小周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有附近地市的一個老醫生幫著出門診、收患者,手術量不到一個月就暴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