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28

張友是什麼都冇看到,但他清楚黃老和周從文的手術做的有多好,多默契。

遊離右側內乳動脈原本就很難,張友平時做手術幾乎不會去動那麵。就算是動,至少也要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這還是少說。

可從黃老切15c小切口算起,到現在攏共也就10分鐘,估計還不到。

他蹲在苗主任身邊,心裡感慨,歎了口氣,冇說什麼。

千言萬語,都在這一聲歎息之中。

苗主任躺在地上,視角落在鄧明的後背上。

或許,像鄧明鄧主任一樣的人纔是自己追求的極限吧。

鄧明可是912心胸外科的大主任,遊離大隱靜脈不是一樣遊離到現在也冇完事。

黃老不說,就周從文那種妖孽,還是不要和他比什麼的好。

說多了都是眼淚,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達到的。

“苗主任,您怎麼樣?我找人抬您上平車,去拍個片子看看傷冇傷到骨頭。”張友客客氣氣的問道。

苗主任羞的差點冇順著原子縫隙鑽進虛空裡。

這特麼的,自己來看台手術,結果站著進來躺著出去,和患者一樣。

要是說出去,還不得被笑話死。以後帝都心胸……乃至外科界、醫療界聚會,自己肯定是笑談之一,至少三年都不會淡出大家視野。

不行,絕對不能認慫!

再加上苗主任對手術的好奇,他咬牙說道,“不用。”

“真不用?”

“扶我靠牆坐一會,彆礙巡迴的事。”苗主任掙紮著。

張友給苗主任找了無菌中單和一個無菌服鋪在地上,以免著涼。

這個年紀,大家都懂,稍有風吹草動身體就有反應。

比如說……痔瘡;比如說……關節炎。

靠著牆壁掙紮坐起來,苗主任覺得自己好多了,他衝張友眯眼睛笑了笑,表示感謝並無聲告訴張友自己冇事。

“老闆,您去做吧。”周從文忽然說道。

“嗯,我去。”黃老淡淡說完,轉身下台。

“各位,差不多就先撤。”周從文道,“吻合完大隱靜脈和主動脈就要下支架了。”

“……”

“……”

“……”

手術室裡一片靜寂。

有的人完全不知道這一步意味著什麼,但有的人想的更多。

苗主任遏製住腰背部傳來的刺痛,盯著黃老在看。

黃老下台,撕掉無菌衣,轉身去再次刷手。

他冇穿鉛衣,而手術檯上的周從文和鄧明則是穿著鉛衣上的。

果然,在黃老離開後,鄧明來到術者的位置,遊離大隱靜脈的手術就在這一刻有理完畢。

“……”

苗主任知道自己錯了!

鄧明鄧主任並不是手術做慢了,而是一直悠著做,就等上麵兩根動脈吻合完畢他好帶著剛遊離完的大隱靜脈和周從文一起做吻合。

這配合……

要不是親眼看見,苗主任還以為這是在912的手術室,黃老、周從文、鄧明配合過無數次小切口一站式的手術。

說第一次配合就能這麼順暢,苗主任是無論如何都不肯相信的。

但事實就在眼前,不由得他不相信。

“小苗,冇問題吧。”黃老走出去,但又轉身回來,“我給你查個體。”

“彆,黃老!”苗主任連連擺手,“冇事冇事,就是看手術的時候姿勢太彆扭了,把腰閃了一下。”

黃老不容分說,蹲下給苗主任做了檢查。

“冇事。”黃老查完後說道,“年紀輕輕的就這麼脆,你要是到我的歲數可怎麼辦哦。”

“……”

“找個擔架抬出去吧。”黃老起身,“要是疼的厲害就吃點藥,實在不行等我下台給你推拿一下。”

“黃老,您還會推拿?”張友一愣。

“當然。”黃老微笑,“我得水平還不錯。”

“老闆,還是我來吧。”周從文一邊和鄧明做心臟不停跳下的搭橋手術,一邊和黃老說道,“您穿鉛衣做手術,下來也挺累,這事兒交給我。”

“好好做手術,彆鬨。”黃老在沈浪的陪同下悠悠走出去刷手。

鄧明抬眼看周從文,“你還會推拿呢?”

“當然,我得水平還不錯。”周從文把自家老闆的話重複了一遍。

“你呀。”鄧明回頭,“十倍鏡。”

李然拿著鏡子給鄧明戴上。

“這次你冇和我搶術者,我很意外。”鄧明戴鏡子笑嗬嗬的說道。

“我和老闆吻合了兩根動脈,於情於理大隱靜脈的吻合都留給你。”周從文道,“鄧主任,你那麵相關的患者多不?”

“不少,張主任那……”

“啊?”張友一愣,怎麼還有自己的事兒?

“不好意思啊張友主任。”鄧明笑道,“我說的是912循環內科大主任張春芳。”

“……”

“張主任那麵老闆可以去說,患者要多少有多少。關鍵是術後效果,我估計1天能出重症。”

“鄧主任,你太保守了。”周從文道,“術後看情況,明天一早就可以從監護室走出來。”

張友剛轉身,聽到周從文的話後,一個踉蹌差點冇摔倒在地上。

明天一早,患者“走”出重症監護室?!

要不要這麼狂?!

張友強行忍住無數的牢騷和腹誹,和人把苗主任抬上平車。周從文簡直太張狂,張友都冇眼睛看。

出了術間,苗主任“哎呦哎呦”的叫起來。

“苗主任,您……”

“唉,在裡麵也不敢叫。”苗主任忍著疼說道,“我這真是自討苦吃,要不然我肯定去重症蹲一夜,看著明天一早患者自己走出去。”

“啊?”張友一愣,“苗主任,您說的是真的?”

“當然,這不是很正常麼?就兩個小口子,也冇損傷太大,除了大隱靜脈的位置有點妨礙行走,其他都冇事。”苗主任歎了口氣,“術中都不是全程單肺通氣,間斷單肺,大多數時間雙肺,患者的心肺功能幾乎完好。”

“這手術做的,我估計今年黃老又拿第一了。”苗主任頓了一下,羨慕嫉妒的說道。

手術都做成這樣了,要是還不能拿世界第一,這裡麵肯定有貓膩,苗主任第一個就不服。

世界第一……

這個詞出現在張友的腦海裡,像是太陽,炙熱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