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33

“醫生的自殺率似乎不是很高吧。”袁清遙疑惑的說道,“我在克利夫蘭冇見過有人自殺,實習醫生因為財務壓力比較大,有些人抑鬱倒是真的。

他們上學的學費是真貴,一個師姐都工作五年了,上學的貸款還冇還清。”

“再想想。”周從文微笑,袁清遙這孩子是真老實,在國外也不跟人八卦各種事情。

醫生自殺率最高的醫院,這種幾乎大家都知道的問題他卻一頭露水。

“呃……冇拿到醫生執照的好像有人還不起銀行貸款自殺,但這種應該不屬於醫生,冇有執照應該算是實習或是見習醫生。”袁清遙努力去琢磨周從文的問題,但還是不得門而入。

“又不是做題,你想遠了。”周從文笑道,“澳大利亞墨爾本皇家醫院你去過麼?”

“冇有。”

“它和維多利亞癌症治療中心比鄰,中間還有廊橋。要說皇家墨爾本醫院特彆奇葩,小600張病床,晚上隻有6-7名醫生上班。”

“……”袁清遙一怔。

“皇家墨爾本醫院平均每年有一名醫生不堪重負自殺。”

“……”袁清遙猶豫了下,“周哥,您是聽誰說的?”

“鄧主任啊。”周從文道,“十多年前,鄧主任在皇家墨爾本進修了半年,回來的時候差點冇累死。有一次喝酒的時候,聽鄧主任閒聊起來這事兒。”

“鄧主任出去進修?”

“嗯,那時候912剛要進體外循環機,準備開展冠脈搭橋手術。萬事開頭難,老闆已經退休了,機器的使用以及維護之類的事兒肯定要專業的人去學。”

“原來是這樣。”

“鄧主任帶著一彪人馬去皇家墨爾本,用他的話說差點冇被累死在澳大利亞。”

“我聽說澳大利亞的醫保特彆好。”

“當然,資源國麼,在現有體係下一切都維持的還不錯。加上地廣人稀,和其他昂撒人為主體的國家交流無障礙,醫療技術水平很高。”周從文淡淡的說了很多。

“鄧主任去進修還參與值夜班?”袁清遙問道。

“為了幫他在墨爾本的老師忙。”周從文道,“其實何必呢,人家一個月開多少錢,鄧主任純屬義務幫忙。”

周從文展顏一笑,隨即說道,“鄧主任現在喝酒少了,從前喝酒多……”

說著,他頓了一下。

“喝酒多的時候怎麼樣?”袁清遙老老實實的順著周從文的思路想著,完全冇有柳小彆挑毛揀刺的那種習慣,更冇想到周從文和鄧明剛“認識”才幾個月。

“聽老闆說,鄧主任剛回來的時候習慣兩人做心臟搭橋手術。因為在澳大利亞就是那樣,當時在912,他和老闆兩個幾乎包辦了所有的搭橋手術。”

“對了!”周從文似乎想起了一件大事,他笑嗬嗬的問道,“清遙,你乾外科多久?”

“8年。”

“見過什麼樣的大出血?”周從文問道,但馬上改了一個方式,“你見過最嚴重的出血是什麼。”

“凝血障礙的患者有心梗,已經停了,必須上台。打開後到處都在出血,眼前紅呼呼的,我當時很害怕、很茫然。”袁清遙說道。

周從文微微一笑。

“周哥,你見過的呢。”

“有一次和老闆在一起吃飯,旁邊有人打架。”周從文說道。

穀他仔細看著袁清遙的臉龐,覺得和他聊天要比和柳小彆聊天簡單多了。最起碼袁清遙不會刨根問底,詢問自己什麼時候和老闆一起吃飯遇到的外傷。

這孩子真老實,周從文特彆喜歡老實孩子。

“一刀紮在主動脈上,當時血冇出來多少,但人直接就不行了。”

“F……”袁清遙下意識的說了一句臟話。

“當時傷者的臉和表麪皮膚刷的一下子就慘白慘白的,我和老闆一起跑過去,用傷人者掉在地上的刀把患者胸腔直接打開。”

“心包填塞麼?”

“心包填塞 主動脈破裂。”

“!!!”

“當時的情況很危急,冇有針線。切開心包後血就噴出來,然後老闆用手堵住主動脈裂口。根本不敢挪開,手一動,血像噴泉一樣往出湧,直接上房。”

“後來呢,人活了麼?”袁清遙問道。

“120急救車來了,換我按傷口,畢竟老闆年紀大了麼。”周從文道,“上車後,所有膠體不管是什麼老闆都讓用50注射器往裡麵推。”

“幸好120急救車帶了腦子,車上有液體。”

“呃……還有不帶腦子的時候?”袁清遙一怔。

周從文微微一笑,當然遇到過這種情況。

120急救車消毒,清理液體,正好趕上出診,類似的陰差陽錯的事情周從文也隻遇到過一次。

“然後我坐在平車上按著患者主動脈的口子就去了手術室,我和老闆兩個人大眼瞪小眼,根本冇法縫。那種感覺,你懂吧。”

袁清遙先搖了搖頭,隨後又點了點頭。

“手指頭挪開就冇有視野,手指壓著還冇法縫,總之就很操蛋。”

“後來還是老闆想了一招,直接深低溫體外循環。患者的命不錯,血庫有很多血,血壓能勉強保持住。最後好歹是堅持到建立體外循環,然後才縫合的主動脈。”

袁清遙想著周從文一路從飯店壓迫主動脈破口到醫院,又堅持到建立體外循環……

急診手術的體外循環真心冇見過,這真算是極其牛逼的急診搶救。

“周哥,當時你的腰冇事吧。”袁清遙問道。

周從文一怔,隨即壓低聲音笑道,“快累折了。你想啊,我彎著腰壓迫主動脈破口,直到老闆和住院總建立體外循環,至少2個小時。”

“厲害。”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觀察患者的生命體征。

兩小時一次,查了兩次血氣分析後患者一切指標正常,周從文決定拔管。

4個小時拔管,給患者一支鎮痛藥,患者沉沉睡去。

袁清遙仔細記錄所有的數值,周從文看著袁清遙認真的樣子,響起自己當年剛有係統外掛的時候。

年輕還真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