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55

周從文相信有現有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也見過很多自己都無法解釋的情況。

比如說在江海市三院急診科那位已經“死”後搶救,把自己訓斥了幾句,要安安靜靜離開的老人家。

但今天的情況又不一樣。

正在坐起來的患者周從文在停電之前看見了,他處於癌症晚期的惡液質狀態,整個人已經衰竭到了極點,理論上冇有任何“活”過來的可能。

但是!

剛一停電,整個icu裡亂成一片。與此同時惡液質狀態的患者正在一點點坐起來。

而且周從文還能在黑暗、閃爍的熒光中聽到咯吱咯吱的聲音,彷彿是患者的脊柱關節在摩擦,又像是他正在變身,身體、骨骼、肌肉正在膨脹,發出令人牙酸耳澀的聲音。

其他人聽到住院總的尖叫聲也看過去,都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到了。

重症監護室裡的醫護人員膽子都大,死人見過無數。

可冇誰見過一個已經一隻腳邁進鬼門關的人竟然活過來,還能緩緩坐起。

他身上的輸液管反射身後監護儀發出的熒光,像是蜘蛛絲一樣,又像是異形的無數觸角。

ps://vpkanshu

尖叫聲不斷,伴隨尖叫聲的還有慌張下失手打翻的托盤掉地的聲音。

周從文擋在尖叫的小護士身前,沉聲道,“彆慌,應急電源!”

雖然周從文也很害怕,畢竟遇到了莫名事件,可他越是在這種時刻就越是沉穩。

下完“醫囑”,卻冇有人動。

周從文知道大家都慌了,他死死盯著坐起來的那名患者,盯著他的每一個動作,提高音量,把慌張的尖叫聲壓下去,“應急電源!”

“哦哦哦。”

一個小護士醒過來,藉著閃爍的熒光去尋找應急燈。

周從文大步走過去。

看見一個沉穩如山的背影行走在熒光與黑暗之中,逆行而上,醫護人員都安穩了少許。

“滴滴滴~”

各種聲音忽然大作,彷彿是那名不想走的人用了超能力似的。

隨即周從文眼前無數光芒閃爍,剛剛習慣了熒光與黑暗的視網膜頓時出現故障,進入暫時當機狀態。

周從文眯起眼睛,他知道,這是來電了。

幾秒、十幾秒的斷電隨後就恢複供電,這是一間醫院的常態,每年要發生一次到兩次,並不罕見。

可患者是怎麼回事。

視網膜還冇適應“刺眼”的燈光,周從文便仔細觀察。

與此同時,右手抬起,擋在心臟的部位,做好狗急跳牆、困獸猶鬥的戰鬥準備。

但仔細看了一眼,周從文啞然。

監護室的床是新進的電動設備,隨著斷電,床位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患者上半身下的床自動“搖起”,托著患者“坐”起來。

光線好的時候看的一清二楚,可是在剛剛驟然黑暗與熒光之間看上去卻鬼氣森森。穀

原來是自己嚇唬自己……

“冇事。”周從文遏製住心臟近似於室顫的跳動,穩穩的說道,隨即走到床邊,調節床位,讓上半部緩緩恢複原來的位置。

這特麼的……周從文歎了口氣,整理好患者身上蓋的被單。

臨走的時候也要有尊嚴,而且周從文並不認為患者已經走了,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啊,醫院很少斷電的,您多包涵。”

住院總也看清楚發生了什麼,眼角還掛著眼淚,剛剛那一瞬間真的被嚇到魂飛魄散。

她聽周從文在和患者交流,百味陳雜的走到周從文身邊,“周教授,這……”

“冇事,患者家屬怎麼說的?”周從文問道。

“不做心肺復甦了。”icu的住院總澀聲說道,“他們同意我的建議,停掉輸液,等心臟停止就拉出去。”

“行。”周從文點頭,“那就這麼辦吧。”

看著已經下頜式呼吸的患者,icu的住院總擦了擦眼角被嚇出來的眼淚,無奈的說道,“周教授,剛纔真把我嚇壞了。”

周從文微微一笑,也冇安慰她。

因為周從文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這時候最好的辦法是嘲笑,用笑聲來化解之前留在重症監護室裡所有人心中的恐懼與慌張。

但周從文畢竟和她們不熟悉,不願意開玩笑開過份,瞥了一眼患者的監護儀,心電已經基本拉直線。

“準備屍體料理,和患者家屬好好說,看看其他人的機器運行情況。”周從文交代道,“彆慌,要不先喝口水?”

“呃……不用了周教授。”icu住院總苦笑,“被嚇的手都涼了,現在我隻想躺在床上當患者。”

“哈哈哈,彆鬨,趕緊乾活去吧。”周從文轉身回到病床前。

做完冠脈搭橋的患者手裡拿著墨綠色的無菌單,好奇的看著周從文。

周從文覺得他還真是大心臟。

在剛剛的那一瞬間,周從文冇有想到要是厲鬼出現,自己要怎麼辦。他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位老人家千萬彆受到驚嚇,剛剛做完的搭橋手術,要是嚇出室顫房顫什麼的,可就特麼的操蛋了。

“周教授,你們醫院也會停電?”患者問道,“十年前倒是見過,不過現在我家都不停電了,醫院怎麼還會出現這種事兒呢。”

“老人家,電路故障也是偶爾會發生的。”周從文微笑,儘量讓自己的表情溫和一些,避免猙獰嚇到患者,“你冇害怕吧。”

“有啥好怕的。”患者笑道,“你想多了。”

“那就好。”周從文笑了笑,看見近處的一個護士花容失色,臉白的跟一張紙似的,托盤掉在地上,一地狼藉。

他和患者說了聲就走過去,幫著護士收拾東西。

“剛纔害怕了?”

“嗯……嗯……”小護士還斷斷續續的發出毫無意義的聲音。

“我看過一句話——如果你覺得孤單,就把所有的燈都關掉,打開電視機放一部鬼片。過一會,你就回覺得身邊有人、廚房有人,衛生間有人,甚至連沙發後麵都有人。”

“……”小護士打了個寒顫。

“笑話太冷?”周從文笑眯眯的蹲在地上收拾東西,“彆怕,這不是來電了麼。”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