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麻藥品檢查了麼?”

“都檢查過了,都冇問題,正在一項一項做實驗室檢查。”

“女王的身體檢查暫時也冇發現與全麻藥物有反應的可能。不過當時過敏比較嚴重,惠靈頓醫院的意見是比對所有藥物,爭取在穩定女王病情的同時找到問題,抓緊時間手術。”

莫名其妙的過敏反應是臨床上很讓人頭疼的事兒。

尤其是涉及77歲老人,每一次過敏反應、每一次炎症風暴以及臟器的異常反應都會對身體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所有人都很謹慎、特彆謹慎的處理這件事,據說唐寧街10號已經派出專門的小組負責督促。

要不然惠靈頓醫院也不會向全世界頂級醫院求助。

惠靈頓醫院在心血管病這個範圍內本身就是全歐洲最好的醫院,問詢其他醫院……這種事兒他們不認為會有什麼結果。

“女王的身體狀況怎麼樣?”

“根據資料顯示,暫時還能維持。”

“暫時?”一人搖頭,藥物如果能維持的話惠靈頓醫院還會向全世界頂級醫院求助?

ps://m.vp.

雖然也有這種可能,但退一萬步來講,77歲老人經曆一次嚴重的過敏反應,冠脈痙攣以及血栓形成會進一步加重。

至於心肺功能……

數據都在投屏上。

即便是維持也隻是權宜之計,如果不能用冠脈搭橋手術解決問題,剩下的隻有pic術式。

但女王的前降支堵塞極為嚴重。

她在22年前第一次犯冠心病之後就一直有係統治療。

但因為當時對冠心病的認知有限,很多治療方案雖然在當時是頂級的,可現在看起來還是有些潦草。

而且在15年前女王經曆了一次冠脈搭橋手術,當時並冇有麻醉藥物過敏的事情。

正因為是這樣,唐寧街纔會如臨大敵,認為這不是一場事故而是一次精心謀劃的事件。

經過漫長的歲月,女王的血管終於被完全堵死,看造影資料上長長的閉塞,所有人都知道再次進行搭橋手術是唯一的選擇。

無論是取栓還是溶栓,都是不可能的。

至於支架植入術更是不可能!前降支以及迴旋支的空間連導絲都過不去,更彆說支架。

可搭橋手術必須全麻,一個又一個難題接踵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楚,你有什麼建議麼?”

楚雲天穿著隔離服坐在會議室裡,他是被強行從手術室抓來的。

最近楚雲天做三支病變的全動脈搭橋手術已經做的瘋魔,連吃飯都很少,體重爆減15斤。

但在魔鬼一般的手術過程中楚雲天的技法得到迅猛提升!

原本楚雲天可以說自己的手術水平處於梅奧診所第一檔,但隨著不分晝夜的做手術,他的水平蹭蹭往上漲,哪怕是在梅奧診所也找不到可以比肩的醫生。

人麼,總是要有壓力纔會有動力,周從文帶給楚雲天的壓力大到難以想象。

“冇什麼好辦法。”楚雲天搖頭,“手術我能做,這冇什麼難度。可全麻、意外的過敏不是外科醫生應該處理的問題。”

穀詢問楚雲天的教授聳了聳肩。

“我倒是聽說日本正在研究準分子鐳射消融,針對冠脈搭橋術後再次堵塞的病人可以相對完美的解決問題。”

“日本人麼?真是很不想和他們打交道。每一次鞠躬的後麵,我都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他們隻是把鞠躬當作一種通知,其實無論犯什麼錯誤他們都不在意,甚至我懷疑他們一麵卑微的鞠躬,一麵準備拉全世界一起死亡。”

“他們的瘋狂與虛偽和治療冇有關係,我倒是認為準分子鐳射技術可以用。”

“局麻,避免再次出現過敏反應,如果可以通開的話女王至少還能維持10年。”

“她已經足夠老了。”

楚雲天對這些並不感興趣,他默默的坐在座位上,手指輕輕動著,彷彿在做手術。

這段時間突擊做了幾百台冠脈三支病變的全動脈搭橋手術,患者術後恢複良好。

所有數據都積極向好,楚雲天有信心在比賽中奪魁。

真想現在就看看周從文的表情,楚雲天心裡想到。

至於女王的病,楚雲天真心認為和自己冇有關係。

藥物過敏,原因很多,這件事情歸藥理學專家以及麻醉專家負責,自己隻是一名外科醫生。

無論女王為什麼發生過敏反應,隻要能全麻,楚雲天有把握把手術做下來。

但他也知道能做同樣事情的醫生全世界至少有20位!

惠靈頓醫院本身就是英國、乃至全歐洲針對心臟病治療最好的醫院,他們人才濟濟。

如果要是能解決過敏問題,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做手術。

“我先走了。”楚雲天覺得開這種病例研討會就是在浪費時間,他站起來堅定的說道。

看著楚雲天離去的背影,其他醫生還是非常寬容。

天才和強者無論在哪,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權,尤其是楚雲天這種三十出頭就已經站到心外科手術巔峰的年輕天才。

每個人都清楚當自己的心臟無法繼續工作的時候楚雲天肯定還在臨床第一線,而且很大可能是世界第一的術者。

誰又不想給自己做手術的人水平高一點呢?哪怕隻有一線。

“問問順天堂,他們的準分子鐳射技術做了多少例手術。”

“一個月前我問過,宮本那個傢夥說做了122例,最近他們還在繼續做。”

“效果好麼?”

“據說還不錯,手術幾乎冇有失敗的先例。”

“我雖然對準分子鐳射技術有所懷疑,但還是想親眼看看。”

“這項技術已經比較成熟了,準分子鐳射屬於冷鐳射,無熱效應,是方向性強、波長純度高、輸出功率大的脈衝鐳射,光子能量波長範圍為157-353奈米,壽命為幾十毫微秒,屬於紫外光。

用來清理血管中的血栓,效果要比溶栓治療好無數倍!”

“問問順天堂吧,我有一種感覺——女王的身體等不到那些藥理學專家或是唐寧街10的特派組找到問題。如果順天堂覺得可能,我認為準分子鐳射技術是可以嘗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