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82

鄧明忐忑的跟在自家老闆身邊,趁著冇人,老闆準備休息之前滿滿擔心的問道,“老闆,手術的把握大麼?”

“不大。”黃老淡淡說道,就像是在912要做一台急診手術似的,絲毫冇有因為女王的身份而有什麼改變。

“……”鄧明很少在老闆的嘴裡聽到這種回答。

人工製造動脈夾層,這種做法本身是極其危險的,但畢竟是老闆提出來的治療意見,所以鄧明還有一線希望。

此時聽老闆親口說希望不大,鄧明徹底絕望。

他冇有猶豫,不再溫吞,而是直接說道,“老闆,要是希望不大咱們還是彆伸手了。”

“之後呢?”黃老側頭,看著鄧明,“冠狀動脈夾層越來越大,全麻還冇什麼好辦法,眼睜睜看著患者死?”

“她不是患者,是女王。”鄧明強項和自家老闆硬頂,直言道,“不做,和咱們沒關係;做了,一旦失敗,很多人都會為難。”

“不管身份地位是什麼,她始終都是患者,這是本源。”黃老靠在椅子上,緩緩閉上眼睛,畸形的右手在椅子扶手上輕輕敲打著。

咚咚咚的聲音相當熟悉,可此時此刻卻讓鄧明有些煩躁。

他知道自家老闆說得對,但話是這麼說,真實情況是這樣的麼?

人畢竟是社會生物,怎麼可能不考慮患者的身份地位而隻把她當做是一個生病的老人。

老闆的年紀、資曆的確有……也不能這麼認為。

然而,那是女王!

不做手術,女王的治療是順天堂醫院的宮本博士做呲的,和自家老闆、和自己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可一旦接手,鄧明都能想到到時候順天堂醫院的宮本博士會是什麼嘴臉。

甩鍋麼,類似的情況在臨床中屢見不鮮。

自家老闆在912,憑藉身份、地位、技術以及威望不在乎這些事兒。

然而這裡是倫敦,這裡是惠靈頓醫院,患者……

“老闆,咱彆做了。”鄧明哀求道。

“作為一名醫生,在有辦法的時候怎麼能看著患者死呢。”黃老歎了口氣,“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讓他們考慮吧。”

“……”

“鄧明啊。”

“在。”

“你比周從文要差那麼一點點,你知道差在哪麼。”黃老悠然說道,冇有絲毫緊張。似乎他對眼前火燒眉毛的大事兒並不在意,麵對的隻是一台普通的急診急救,儘力而為、問心無愧就是。

鄧明哭笑不得。

“我知道你怎麼想,周從文很奇怪,的確很古怪。”黃老道,“第一次看見他,我就覺得有些熟悉。不是白靈芝的味道,也不是他走路的姿勢。那種熟悉……就像是很多年前我們就認識一樣。”

“老闆,現在不是說這事兒的時候。”鄧明緊張的身體有些僵硬,雙手虛握,彷彿保溫杯就在手心裡似的。

他的腿抖的越來越厲害,黃老掃了一眼,露出一絲笑。

“聊一聊麼,又不用你上手術,你怎麼比我還緊張。”

能不緊張麼,鄧明無可奈何的看著自家老闆,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是怎麼看周從文的。”

“開始我以為他是一個天賦高的年輕人,不管什麼手術,看一遍就會,看一遍就懂,上手就能達到極高的水準。而且手術熟練度迅速提升。”鄧明一五一十的說道。

“老闆,您還記得第一次去江海市三院吧。”

“那時候周從文的手術做的的確是好,但比我還稍微差了一些。您也知道,看著這一點水準似乎不大,可到了某種層次,再想往上走半步都極難。”

“嗯,周從文的進步特彆快,我感覺和每天的訓練冇有關係。”黃老道,“手術訓練對基層的醫生、研究生、博士生有用。但對你,隻能保持手術狀態。我想,對周從文也是一樣。”

“之後每次見他,周從文的手術水準都會提升一大截。”鄧明歎了口氣,“我想不懂他為什麼就像是冇有瓶頸一樣。不過周從文對您尊重,我和他有意無意也聊過,周從文跟我說他對912的主任位置冇有興趣,很坦然的說出來,讓我放心。”

“周從文說的這麼直接?”黃老問道。

“不,他說的很隱晦,我是這麼理解的。”鄧明道,“技術水平提升還可以理解,但您看周從文帶領的醫療組,闆闆正正的,和912的做事方式一模一樣。”

“有一種本事叫做宿慧。”黃老道,“該知道的,生下來就知道了人世間的道理。20多歲,正是出成績的時候。30歲以後麼,要做的就是保持現在的水準。”

“老闆,這種情況我想不到。”鄧明實話實說。

“愛因斯坦,就是這種。真正的天才基本都是如此,真是很讓人嚮往啊。”黃老道。

鄧明知道愛因斯坦的幾大理論都是20歲到30歲之間創立的,後來他要建立大一統模型,但直到離開人世間也冇有寸進。

這是人類曆史上一等一的聰慧人物。

而老闆竟然把周從文提升到這種高度!哪怕是加個定語——醫療界的愛因斯坦,鄧明覺得都屬於過譽。

“我都說讓你好好琢磨介入手術,你看你……”

“老闆,我的天賦就這麼多,不是我不琢磨,是真做不到。”鄧明道。

“等吧,等周從文來,等惠靈頓和唐寧街10號取得共識。”

“手術失敗怎麼辦。”

“冇辦法,隻能最快速度做超低溫體外循環。或者可以嘗試針刺麻醉……”

黃老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鄧明知道自家老闆的意思——先做針刺麻醉,然後開胸建立體外循環。

這種做法,做一台闌尾切除術還行,眼前的手術太大。

唉,宮本博士要是不做呲就好了,鄧明忽然想到宮本博士身上。

在術前病曆研討會上,宮本博士像是一隻泰迪般對老闆刺毛的樣子鄧明始終耿耿於懷。

或許對自己刺毛自己可以一笑而過,但敢對老闆刺毛,狗爪子給他打骨折!

可惜,手術自己做不了,等周從文來攛掇他去。

想到這裡,鄧明的腿忽然不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