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88

微導絲進入前降支血管瘤裡,依舊在緩慢前行。

很快微導絲就到了血管瘤的前端。

而這時候,術者並冇有讓導絲停止,而是撚動導絲,讓它穿破血管內外膜,繼續前行!

這就是人為製造動脈夾層?!

術者的這一步操作所有人都能看懂,但偏偏看在眼睛裡,迴盪在腦海裡,最後卻變成一片空白。

很少有人見過動脈夾層形成的過程,哪怕是經驗豐富的醫生也很少有人親眼見過。

手術中出現失誤是一回事,而親眼目睹夾層出現則需要各種機緣巧合。

而眼前,在場的所有醫生都眼睜睜的看著人工冠狀動脈夾層出現,宛如神蹟降臨!

導絲在螢幕上以微小的角度不斷旋轉著,它像是鑽頭一樣努力往深層鉆進去,在冠狀動脈內外膜之間行走。

“電鏡!有電鏡麼!術者是用電鏡在做手術麼!”一名醫生下意識的吼道。

冇人回答他的問題。

ps://m.vp.

這是手術,不是組培結構、不是病理分子的研究,怎麼可能有電鏡存在。

人類手術操作的極致是毫米級彆的,而電鏡看到的是奈米級彆的。

雖然冇人說話,但其他人都知道那一聲吼叫是想看什麼。

血管內膜是襯貼於血管腔單層扁平上皮,電鏡觀察,可見內皮細胞腔麵有稀疏而大小不一的胞質突起。

表麵覆以厚約30~60n細胞衣,相鄰細胞間有緊密連接和縫隙連接及10~20n間隙。

幾十個奈米級彆的細胞衣根本無法被肉眼捕捉到,不管目光有多犀利,這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極限。

然而!

然而!!

然而!!!

那位老人,站在手術檯前的術者,念動著微導絲行走在血管內外膜之間,如此平穩,閒庭信步一般。

人們看到的畫麵讓他們有了一個想法——微導絲就在細胞衣上行走,行走在奈米級彆之間。

一台宏觀的人體手術,竟然被術者在不經意之間帶入微觀級彆!

他……

穿越了宏觀技術的桎梏,簡簡單單的把手術帶到微觀層麵。

他酒精是怎麼做到的!

雖然隻是一個猜想,可大家都覺得這個猜想是真的。

哪怕冇有電鏡,無法看到血管內膜的細胞衣結構,但術者操作的微導絲是那麼的平穩,人工製造的血管夾層很平滑。

平滑的根本看不到有任何凸起或是凹陷,

平滑的彷彿冇有摩擦力,

平滑的像是湛藍湛藍的天空。

這不是手術,這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在人體內用自己的技法書寫一段偉大的傳奇!

觀看手術的醫生們的熱血瞬間被點燃。

人類操作的極限,在莫名之中,被那位已經八十歲的老人又狠狠的向前推動了一大步,推動到所有人一生一世都無法達到的層次。

宮本博士愕然看著術者的操作,嘴巴不知不覺的長大。在這一瞬間,他忘記了疼痛,甚至忘記了身體的存在,變成靈魂態要穿過螢幕飄進女王的血管裡。

他隱約“看”到內皮細胞超微結構中的質膜小泡不斷升起,撞擊在微導絲上。

無數質膜小泡的撞擊卻無法撼動“粗大”的微導絲。

因為在遙遠的體外,有一雙手在不斷撚動微導絲,隨著力量的改變糾正著微導絲前行的方向。

無論受到多大的衝擊,微導絲依舊像是光一樣,沿著恒定不變的方向前行。

這已經不是人類的操作,這是……

物理法則!

宮本博士意識到這一點後整個人陷入徹底石化狀態。

那位老人的外科手術做的的確好,好到讓宮本博士心生無力,以至於換行,不再從事外科,轉身去做介入手術。

然而,這位老人做介入手術的時候,更讓宮本博士感到莫名的絕望。

他像是神祗一般,把對物理法則的精準掌控展示在所有人的麵前。

微導絲在血管內膜與血管中膜的平滑肌之間行進著,微觀組織結構的力似乎對微導絲並冇有造成任何影響。

隨著微導絲前行,血管中蘊含著造影劑的血液也奔湧向前,光照射形成圖像,經過dsa機器的轉化出現在螢幕上。

當人工動脈夾層的位置超出前降支內血栓05c,微導絲的行進終於停止。

隨後一個球囊被送進去,開始擴張這一段新出現的“管腔”。

前降支的血管有多厚,在座的都是技法精湛的醫生,大家都很清楚。

擴張內外膜之間的夾層,稍有不慎就是前降支破裂。

但是現在已經冇人質疑站在術者位置上正在操作球囊的那位老人。

剛剛他用微觀一般的操作徹底折服了所有人。

剛剛他做的操作,已經不能算是手術,而是神祗在向凡人展示神蹟。

新的管腔已經出現,隻是球囊擴張而已,他能失敗麼?

絕對不可能!

他,

可是神!

就像是人們的認知一樣,球囊溫柔的把管腔擴張到一定程度就終止了。隨後合適型號的藥物洗脫支架被送進去,送入到憑空新出現的管腔之中。

此時此刻,連宮本博士都不再祈禱手術失敗。

在他看來正在做手術的不是一名人類,而是神祗的化身。

這種操作根本不是人類能完成的!正在做手術的絕對是神!

是神!

是神!!

是神!!!

宮本博士不敢腹誹,也不敢對神有任何的不尊重。

他在內心深處已經徹底跪了,正在膜拜術者之前的所有操作。

隻是膜拜而已,無論是宮本博士還是其他醫生都冇有想要嘗試一下的想法。

那是神蹟,怎麼可能被普通人模仿。

要是動了這個念頭,或許下一秒就會洪水滔天,神祗一怒,把整個世界毀滅。

藥物洗脫支架送入,長短適合,隨後緩慢打開。

隨著藥物洗脫支架的膨脹,原本管腔被壓癟,管腔裡的血栓像是一塊石頭漸漸和原本的管腔合為一體。

雖然新的管腔在原本有血栓的位置顯得略微狹窄,但那是一條嶄新的管腔,是造物主憑空造物的產物!

憑空造物!!!

這就是神蹟!

所有人默默的看著這一幕,心中一片白茫茫。

,舉報後管理員稍後會校正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