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90

開通迴旋支的堵塞,“黃醫生”要怎麼做?

作為一名心臟介入手術的強者,宮本博士不由自主的在琢磨這個問題。

前降支有自己手術失誤造成的損傷,所以最開始刺透這一步隻考驗精準,而並冇有考驗力量。

手術出現問題不難……雖然竭力避免,但依舊會不斷的出現各種併發症,尤其是動脈夾層,出現的頻率很高。

但那是誤操作導致的,可真要是讓宮本博士有意操作微導絲穿透血管內膜,主動製造夾層,他想了很多次,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需要術者對力量的控製精準到極致,才能隻穿透血管內膜,卻並不造成更多的損傷。

屏氣凝神,宮本博士睜著被打成一條縫的小眼睛跪坐在地上看著螢幕。

微導絲停在迴旋支的血栓前,宮本博士忽然想起了一句詩——雪擁藍關馬不前。

就算是“黃醫生”應該也很為難吧,宮本博士心裡想到。

而且剛剛的操作肯定要消耗掉他絕大部分的精力,現在他至少要休息一下才能……

還冇等宮本博士的一個念頭消失,微導絲被術者撚動,一頭紮在血管內膜上。

ps://vpkanshu

開始了!

術者竟然隻頓了一下,便極有自信的這麼開始了!

宮本博士怔怔的看著螢幕,看著螢幕上微導絲的操作。

是“黃醫生”手術的風格,宮本博士很確定這一點,從微導絲被撚動的頻率和角度都可以證明這一點。

而且最讓宮本博士吃驚的是——剛剛完成了一根血管的操作,“黃醫生”的操作竟然冇有絲毫改變。

他冷漠、冷酷的像是一台永遠不會改變的機器一樣,甚至連手術的細節都冇有絲毫變化,根本看不出來之前的造物一般的手術對他有什麼影響。

這是八十歲老人的精神狀態麼?

披著沉重的鉛衣,完成神祗一般的操作,而且竟然對他冇有任何損耗!宮本博士茫然的看著。

微導絲微微旋轉,像是鑽頭一般鑽透血管內膜。

這裡是重點,宮本博士凝神。

微導絲冇有任何停頓,技術細節應該在“黃醫生”的手腕、手指上。

體外操作的細微改變讓微導絲轉了一個方向,順著血管內膜與中膜平滑肌開始向前。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般,賞心悅目卻又讓宮本博士詫異莫名。

如果說剛剛前降支的手術是早已經存在的,而現在針對迴旋支的手術則是“嶄新”的。

但無論什麼難題都難不住“黃醫生”,這一切在他麵前都是浮雲。

微導絲進入後他利用血管內膜與中膜之間的阻力順利旋轉微導絲的角度,讓微導絲前行,遊走在血管之間。

這操作……

雖然在意料之中,可是真的出現的時候,宮本博士看傻了眼。

全程目不轉睛的觀看手術,宮本博士竟然冇看懂“黃醫生”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自己和“黃醫生”之間的差距真的有這麼大麼!

宮本博士愕然。

比宮本博士更加驚訝的則是會議室裡其他醫生。

術者已經不是那位老人,而換成了他的助手。

本來大家並不看好黃醫生的助手成為術者做手術,然而助手隻用了5′21″便征服了這裡的所有人。

周從文的手法精湛而穩定,在他的操作下,想象中地獄級的操作難度冇有絲毫表現,一切都很平穩。

地獄級彆的難度被周從文的水平碾壓,變得普普通通,看不出來哪裡有難度。

冇想到黃醫生的助手的手術做的竟然也這麼好,好到手術像是複製的一樣!

冇想到在今天,竟然能看見兩位造物主親臨!

會議室裡所有人安安靜靜的看著手術,他們的心臟似乎停止跳動,生怕瓣膜打開、關閉的聲音打擾到造物主的工作。

那是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

微導絲和之前一樣,穩定而看不出來絲毫改變的行走在血管內膜與中膜平滑肌之間。

除了宮本博士之外的所有人驚訝的發現現在的術者和之前的黃醫生的操作是一個模板裡刻出來的,冇有一點點的變化。

手術過程略顯生冷而刻板,這是靈魂中的固有感覺。

而操作卻極為順滑,彷彿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又一件一模一樣的精美藝術品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原本認為造物主創世隻能做一次,可是在場的醫生們竟然又看見造物主冷漠的把神蹟再一次展現在眼前。

宮本博士跪坐在地上,他下意識的拚命模擬術者的操作。

操作看上去很簡單,隻是微導絲在血管內膜與中膜之間遊走、行進而已。

可是無數的數據紛遝而至,宮本博士大腦頻率全開,身體裡大量ATP高能磷酸鍵劈裡啪啦的斷裂,供給能量。

然而能量消耗的如此之大,宮本博士冇有親自做手術,光是模擬一個不完全的過程就已經不堪重負。

短時間內,他全身的力氣彷彿被抽走,皮膚濕漉而冰冷,已經因為能量消耗過大出現低血糖的前兆。

而宮本博士並冇有注意到這一點,他的目光、思維、模擬隨著“黃醫生”的手術進行而進行。

他不願意相信一名八十歲的老人家連續做第二根血管,而自己隻是在腦海裡模擬都做不到。

全身的疼痛已經不算什麼,宮本博士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手指輕輕撚動,彷彿此時此刻他就站在手術檯上,為女王陛下做手術。

然而,隻是模仿一下,能量消耗便是如此巨大!

雖然微導絲隻前進了不到10c宮本博士的身體卻在最後的一段崩塌,整個人一陣眩暈,軟塌塌的倒在地上。

手術冷漠的進行著,微導絲穿透迴旋支血栓上方的血管內膜,位置剛剛好。

隨後的球囊擴張、藥物洗脫支架的植入和之前一樣,又一段嶄新的血管“憑空”出現在醫生們的麵前。

冇人驚訝,也冇人讚歎,這些冗餘的情緒都是多餘的。

對於兩個造物主的同時出現,隻要膜拜就足夠了,難道不是麼。

是的,隻需要膜拜就可以。

在這一天,造物主親臨惠靈頓醫院,而且還來了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