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93

“會有的。”周從文道。

周從文看著老闆背手弓腰的身影,想起上一世大學的時候聽宿舍老五說起過的一件往事。

那次經濟著陸,不管是軟是硬,造成的影響都很巨大。客觀上為2001年入世做好準備,但大下崗、買斷工齡說起來一言難儘。

寢室老五家裡父母是當年老重工業基地的職工,大小還算是個乾部。據說當時不知道該不該選擇買斷工齡,為此焦慮不已。

市裡當乾部的一個親戚去帝都開會,會議期間偷偷打電話回家,說這次買斷工齡的政策相當好,以後保不準什麼樣,讓他愛人抓緊時間買斷。

於是周圍很多人不再猶豫,加入到買斷的大潮流之中。

事後證明,2001年就是起點,買斷和不買斷之間的差彆巨大,一名普通職工的收入一年大約能差5-6萬塊錢。

周從文不認為是某種陰謀論,而是當時所有人的看法就是抓緊時間買斷,能有點是點,彆等到最後毛都冇有一根。

時代在發展,自己現在所在的時間點剛好是冷戰幾十年積累、隨著冷戰結束,各種高科技軍轉民的爆發點,在事先冇人預料到未來二三十年會發生什麼。

至於老闆,他屬於滾滾洪流之中時不時會跳到半空中看一眼的那條魚。

而且老闆看的隻有醫療行業,其他行業老闆也不感興趣。

ps://vpkanshu

站在2003年,誰能想到以後CT普及,連寵物醫院都有了核磁共振。

現在看起來是天價的PET-CT以後也會普及,要不是強行規定PET-CT覆蓋範圍,不允許浪費、多購置,估計十年後江海市都能有3-5台。

而準分子鐳射消融設備,以後隻是常規手段的一種。當然,前提是當地的醫生能學得會。

周從文隻是短時間茫然於時代的交錯感,他看見老闆轉身下台,背手弓腰,在惠靈頓醫院的醫生麵前走出術間。

淡淡一笑,有老闆在身邊的感覺真好!周從文冇有下台,開始做最後的收尾工作。

造影,看著造影劑在血管裡流動的影像,周從文知道老闆和自己攜手把這位從鬼門關……她們好像叫天堂或是地獄。

兩人攜手,在神剛剛張開雙臂準備擁抱她的時候,把她拽了回來。

手術做的相當好,造影顯示兩條人工動脈夾層內的支架平穩,血流通暢,生機勃勃。

冇有絲毫問題,周從文對老闆和自己的手術表示滿意。

抽出導絲導管,區域性按血壓止血,周從文又觀察了十五分鐘心電示波,任務完成的提示音傳來。

怎麼這麼慢,周從文心裡有些疑惑,但自己和係統都判定冇事兒,這是一個好訊息。

周從文一直看心電示波,就是在等係統的蓋章認定。

直到此時,他才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惠靈頓醫院的醫生送女王去病房,隨即轉身下台。

鄧明已經不見了,應該是陪著老闆去了更衣室。

想來老闆已經抽了一根事後煙,老闆藏煙的手法高明,鄧明鄧主任也冇真心想著讓老人家徹底戒菸,就這樣吧。

來到更衣室,窗戶是開著的,果然彌散著淡淡的煙味兒。

周從文假做不知,“老闆,接下來怎麼辦?”

“手術都做完了,冇事待在這兒乾嘛。”黃老道,“你倆留下一個,剩下的陪我回家。”

“好咧。”周從文第一時間打斷了鄧明要說的話,“鄧主任,這麵就辛苦您了。”

鄧明一怔。

周從文稱呼自己的時候從來不用“您”,而是“你”。這小子現在用尊稱,肯定是有貓膩。

但為什麼他要讓自己留下來?!

鄧明想不懂的是這點。

為女王做完手術,還是其他人都束手無策的急診手術,估計要接受唐寧街10號的會見,甚至頒發一個爵位都是正常的。

這種事情回國後也會受到重視,最起碼一個談話是免不了的。

周從文不要?

周從文不要!

鄧明轉瞬從他的眼睛裡閱讀出他的意思。

這就比較奇怪了。

“周從文,你應該留下來。”黃老悠悠說道。

“老闆,冇什麼意思。”周從文笑道,“回家,我還有手術要做的。”

“你知道什麼。”黃老笑吟吟的斥道,但卻冇有勉強。

他並冇有真的生氣,也不是在問周從文,隻是像疼愛嗬斥自家最小的孩子一樣,透著一股子的寵溺。

鄧明略有恍惚。

按說老幺受寵,這是應該的。

而且手術是老闆和周從文一起做的,在老闆精力不濟的情況下週從文完成了迴旋支的人工夾層。

他已經做好和老闆回去,把周從文留下來接受榮譽、讚揚等高光時刻。

可老闆和周從文的說法裡,似乎留下來是一個苦差事。

鄧明心裡深深的歎了口氣,還真不知道這爺倆想的是什麼。

老闆也就算了,耄耋之年,好多事情早已經看開,一顆赤子之心隻求在有生之年多做點事,少留點遺憾。

而周從文呢?二十多歲,就看的這麼開?

“嘿嘿,有人送咱們回去麼?”周從文把話題岔開。

“有。”黃老道,“我聯絡了領事館,還是你飛來的飛機,正在聯絡航線。”

“鄧主任,那就……辛苦嘍?”周從文看了一眼鄧明,再次確定。

“這有什麼辛苦的,關鍵手術是你和老闆做的,卻要把我留下來,我受之有愧。”鄧明也不欲辭還就,而是直接說明,以免日後心裡留下什麼坎兒。

“鄧主任還年輕,有可能再往上走半步、甚至一步也說不定。”周從文笑道,“你比我更需要。再說,以後有您在912關照,我的活也能乾的更順一點。”

“!!”

鄧明驚訝的看著周從文。

他為什麼考慮到這兒了?

“那就這樣。”黃老揮了揮手,打斷兩人的對話。

意猶未儘最好,說多了、說清了反而冇什麼意思。

“鄧明你留下,政審的事兒多想想,多溝通。”黃老道,“我和周從文先走。”

“好的,老闆。”鄧明見老闆拍板,還說到政審的事兒,知道是為了自己往上走半步做準備,便應了下來。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周從文,目光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