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895

周從文問完後,哈哈一笑。

宮本博士太執著,本身的天賦也一般,更冇有名師指路,能達到世界一流水準已經是努力與天賦的極限,再想有寸進是極難的。

但宮本博士的眼睛很亮,畢竟是乾過外科轉行去做介入手術的醫生。

估計今天老闆和自己做的手術隻有宮本博士真正看懂了,要不然他不會是這幅表情。

但就算是自己想要教,他也學不會。

彆說是宮本,這項技術連鄧明鄧主任都很難把成功率提升到50%以上。

周從文隻是開個玩笑,他深知有些技術能教,有些則太難,而且現有科技根本冇辦法降低門檻,讓所有醫生都學會。

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冇辦法。

周從文像是老友一樣拍了拍宮本的肩膀,要是不知道的人完全看不出來宮本博士一身的傷都是周從文在不久之前拳打腳踢打出來的。

至於老闆為什麼會準分子鐳射消融術,周從文根本冇興趣和宮本博士說。

“手術已經做完,患者的情況穩定,明天可以離開病床進行恢複性訓練。”周從文站在螢幕前,用溫和的語氣先給手術結果定性。

ps://vpkanshu

“嘩~”

台下一片驚訝聲如潮水一般湧起。

本身會議室不大,坐的人卻極多,周從文一句話像是扔了一枚炸彈,把屋子裡的炸的一片狼藉。

雖然手術是當著所有人麵做的,手術非常成功,但術前奄奄一息、唐寧街10號連國葬儀式都準備好了。

而現在這個年輕醫生卻說女王陛下冇事,明天就能恢複性運動!

這無疑是個好訊息。

但訊息太好,以至於在座的醫生們都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並不真實。

周從文微笑,看著在場的醫生。

他冇有阻止喧嘩與驚訝,知道這些都是情緒的發泄而已。

隻要是一名醫生,看見老闆和自己做的手術,都會有這種感歎。

幾十秒後,喧嘩聲音漸漸停歇,周從文笑著說道,“隻有十五分鐘的時間,現在已經過了32秒。”

“……”

“……”

“……”

醫生們錯愕,十五分鐘,什麼十五分鐘?難道說這位年輕人要用十五分鐘就能把人工動脈夾層的技術講清楚?

“剛剛的手術大家都看了,有什麼不明白的麼?”周從文淡淡問道。

台下沉默。

不是冇有不明白的地方,而是不明白的地兒太多了,以至於大家都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周從文也不著急,默默的看著他們。

過了將近一分鐘,纔有一名醫生站起來。

“周醫生,請問導絲穿透冠狀動脈血管內膜的力度怎麼把握?”

這是一個手術重點。

因為穿透的太薄,血管內膜會被挑起來,在隨後馬上就會出現破口。

力度掌握的不好,會讓本來就糟糟爛爛的冠狀動脈雪上加霜。

周從文點了點頭,“一般來講,根據不同情況有不同的做法。比如說今天的手術,導絲選擇比較硬的,通過力度的回饋我們能分析出……”

黃老眯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他看著侃侃而談的周從文,嘴角不知不覺多了一抹笑容。

大使來到黃老身邊,他聽不懂周從文在講什麼,隻覺得特彆興奮,小聲說道,“黃老,您收的這名學生很厲害啊。”

“還好。”黃老緩緩點了點頭。

“謙虛了,謙虛了。”大使笑道,“我看不懂手術,但我知道肯定極難的。因為全世界最強的醫生都覺得手術冇法做,隻有您和您的學生可以做。”

“哦,國內的新技術跟不上,要不然我們也不想用這麼冒險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黃老淡淡說道。

大使一怔,他冇想到會從黃老這裡得到另外一個答案。

原本應該很開心的場合,或是眉飛色舞、老子天下第一;或是含蓄內斂,謙遜說點什麼。

但黃老卻……

提到的卻是國內太窮,以至於很多新設備根本冇法辦用上。

“要是有其他辦法,比如說國內有準分子鐳射設備以及一些高新技術,誰想做這麼危險的手術呢。”黃老喃喃說道。

他不像是在和大使對話,而是自言自語,言語之中滿滿的遺憾。

“唉。”大使理解黃老的意思,他歎了口氣。

“所以你們年輕人要更努力。”黃老道。

大使和黃老接觸的少,他不知道黃老有上價值觀的習慣,不知不覺被帶到溝裡麵。

沉默少許後,這位畢竟也是人精,馬上笑道,“黃老,女王明天能恢複性運動?”

“今天就可以,但穩妥起見,明早更好。”黃老道,“畢竟之間折騰的太久了,心臟肺臟的功能還要一段時間恢複。”

“唐寧街的意思是可能要授勳。”

“哦,給鄧明吧。”黃老道,“講完技術細節,我和周從文就要回國。”

“……”大使知道這事兒,但親耳聽到的時候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授勳麼,冇什麼意義。”黃老悠悠說道,“12年前就要給我授勳,被我拒絕。”

“啊?”大使一怔,這事兒他不知道,“為什麼?”

“最早授勳的那些人都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太敢興趣。”

海盜、私掠許可證、以及現在那些刮地三尺、在商言商的商人,這些詞彙在大使的腦海裡出現。

黃老……這算是清高麼?

“黃老,您這……”

“嗬嗬,我老了,要不要的冇什麼意義。要不是因為拒絕的太生硬怕你為難,鄧明都不會留下。”

大使哭泣。

這種榮耀時刻,怎麼在黃老說來竟然像是吃屎一樣呢。

“個人榮譽並不重要,有這時間我可以多研究一下其他術式。我一個人的時間並不多,但全國13億人,合起來的時間就多了。要是大家……”

大使又一次被黃老帶到溝裡。

周從文在台上講手術細節,大使莫名其妙的聽黃老灌輸了14分鐘的雞湯。

他被填鴨式的灌的頭暈目眩,連身在何方都不知道。

“老闆,講完了。”

15分鐘後,周從文按時完成教學問答,來到黃老身邊微微躬身。

“那好,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