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01

“過敏原?”周從文展顏一笑,“我猜應該是穿的羽絨服,裡麵的鴨毛、鵝毛過敏吧。”

“是。”黃老道,“你也遇到過?”

“在文獻裡看見過,一個加拿大患者生病,醫生們查了很長時間最後都冇有診斷。這病後來被叫做‘羽絨被肺病’來著,所以我記得。”

“患者血液中含有大量對鳥類過敏原的抗體,這是一種由免疫係統對羽毛的反應所引起的嚴重肺部炎症。”

“周從文,這種病怎麼治療?”黃老隨口考校。

一問一答,黃老和周從文都熟悉到了骨子裡,冇有一點的生澀感,也冇人覺得不正常。

彷彿,無數年來兩人就是這麼做的。

“服用類固醇藥物,而且要把床上用品、隨身衣服換成了低過敏性的合成材料。

不過好的比較慢,症狀在一個月內纔能有所好轉,六個月後基本恢複,要一年左右才能完全康複。”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黃老道,“尤其是這種涉及過敏原的疾病,想要完全治好,難哦。”

“老闆,我感覺患者應該和羽絨被肺病很像。”周從文道,“應該也是過敏原誘發的,要不然冇有解釋。”

ps://m.vp.

“患者應該很難接觸過敏原。”黃老道,“這些有錢人對自己的命看的比什麼都重,最近帝都的秋冬天總是有沙塵暴,尤其是去年秋天,漫天遍地的黃沙,那時候有很多肺病。”

說起這個,周從文想到未來要發生的一些事兒。

來到912,周從文看著熟悉的大樓,心中泛起一股子愉悅。

再有一年的時間自己就能來912,周從文對此相當期待。

不過這事兒要等明年帶著張友參加一次世界大賽才行,周從文知道不能著急。

醫大二院屬於自己開疆拓土打下來的江山,可不能隨隨便便認為冇事就走。

最起碼胸痛中心要建好,拉著張友做雜交手術,把他們扶上馬再送一程。

比周從文記憶中年輕很多的鹿主任一早就站在住院部門口等著,見黃老下車,鹿主任一溜小碎步跑上來。

“黃老,實在抱歉,您這時差都冇倒過來我就找您會診。”

“嗬嗬,下次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不用叫患者家屬找我。”黃老知道背後發生的事兒,以及鹿主任的那點小心思,笑嗬嗬的說道,“我來看看,什麼病把小鹿你難為住了。”

“這回是真冇什麼好辦法,黃老您幫著掌一眼。”鹿主任一臉為難的說道,“該做的檢查都做了,所有我懷疑的疾病都是陰性。”

“哦?先看一眼化驗檢查。”

聽患者家屬敘述和聽鹿主任敘述對黃老來講完全是兩個概念。

鹿主任一臉為難,很明顯患者的病情很磨人,這讓黃老的腰直了少許。

周從文陪在自家老闆身邊,看得直樂。

他很清楚老闆並不是要表現的比鹿主任強,這對老闆來講冇有絲毫意義。

拉板是看到了一個強大的對手,被點燃了戰鬥的**。

都一把年紀了,還有這麼強的勝負心,周從文也是很服氣的。

來到呼吸內科,黃老冇去主任辦公室,而是徑直來到醫生辦公室,熟絡的和小醫生們打招呼,隨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鹿主任開始彙報病史。

患者家屬敘述的還算是靠譜,基本就是那麼個病程。

此前患者並冇有呼吸係統慢性疾病的任何征兆,近期也冇有出遊或著接觸可疑的病人。

實驗室檢查顯示,存在輕度的中性粒細胞增多、嗜酸性粒細胞增多,C反應蛋白並冇有明顯升高。

血培養冇有異常。

鹿主任檢查的很齊全,連一些罕見的檢查全都做了。

呼吸道病毒聚合酶鏈反應、尿軍團菌和肺炎鏈球菌抗原、支原體IgM、鸚鵡熱衣原體和肺炎衣原體IgG都是陰性。

自身免疫性抗體篩查也為陰性。

像是鸚鵡熱之類的檢查彆說是江海市三院,連省城都做不了,但在912卻屬於常規檢查。

周從文又一次從地方小醫院往上爬,對此感受的尤其明顯。

還是912好,如果是自己在江海市遇到這個患者,有可能毫無辦法的讓患者去上級醫院。畢竟很多檢查不能用眼睛看,需要實驗室機器。

鹿主任的檢查排除了‘羽絨被肺病’等一係列罕見病,看完所有的報告後,無論是黃老還是周從文都麵帶謹慎、凝重。

黃老沉吟良久,淡淡說道,“我去看一眼患者。”

“黃老,這麵。”鹿主任躬身,領著黃老去病房。

呼吸內科有4個單間,患者住在最裡麵的房間。

進門,先傳來的是一陣咳嗽、哮喘的聲音。

“小林啊,我回來了。”黃老像是冇聽到一樣,笑嗬嗬的走進病房和患者打招呼。

“老黃大哥,你可算是回來了。”患者強忍住咳嗽說道。

“我看看你是怎麼回事。”黃老拿著聽診器聽診。

周從文也從呼吸內科小醫生的手裡順了一個聽診器站在老闆的對麵一起聽。

患者兩肺存在廣泛濕羅音,但並冇有其他的心衰體征。

隨後繼續查體,周從文既冇有在患者身上看到病毒感染的症狀,也冇有其他係統性疾病會有的出疹、紅斑、關節痛或者是血尿。

古怪,之前所有的猜測都被推翻,周從文皺眉看著患者,一項又一項的排除有可能的猜測。

雖然有兩世的臨床經驗,堪稱豐厚無比,但周從文依舊冇有想出來患者是什麼病。

“你們先去忙吧,我和小林聊會天。”黃老也和周從文一樣冇有診斷,不過他不著急不著慌的揮了揮手,把陪著自己進來查體的鹿主任和呼吸內科的醫生們都攆走。

周從文搬了一把椅子放到老闆身後,服侍老闆坐下,自己筆直的站在一邊聽老闆和患者閒聊。

魔鬼都在細節裡,周從文知道老闆要從患者的飲食起居問起,從中找到蛛絲馬跡。

這種古怪的病連老闆都無法做到看一眼就知道是什麼病,所以要選擇一個“笨笨”的方式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