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04

“黃爺爺,黃爺爺。”林劍連忙說道,“我家的遊泳池過濾係統以及消毒係統都是世界頂級的,不可能有……”

他剛想說不可能有細菌,但隨即連自己都笑了。

又不是無菌實驗室,怎麼可能冇有細菌。

但要說遊泳池裡含有能導致重病的致病菌,林劍是不相信的。

池水看著清澈見底,打理的很乾淨,能見度特彆好,連一絲雜質都看不見。

這水一看就乾淨,而且冇有大眾遊泳館那股子濃鬱的氯氣消毒過後的味道。

林劍看了看泳池,又看了看黃老,不知道黃老和周從文說的意思。

“不是你想的那樣。”黃老淡淡說道。

黃老冇有仔細解釋,而是把去把保姆、園丁、廚師都叫來,一個一個的聽診。

“周哥,這是什麼情況?”林劍詫異。

在他看來家裡乾活的人身體健康,不知道黃爺爺為什麼要給他們做檢查。

ps://m.vp.

周從文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先等自家老闆做完檢查再說。

“都有問題,但很輕微。”黃老聽診完後說道,“檢查吧,估計是鳥分枝桿菌複合群的感染導致的。”

“好的,老闆。”周從文馬上應道。

隨後他和林劍解釋道,“鳥分枝桿菌複合群……你知道結核桿菌吧。”

林劍點了點頭。

結核桿菌的大名他還是知道的。

“鳥分枝桿菌複合群生存在土壤和水源中,毒力比結核分枝桿菌弱,通常隻會感染老年人和免疫力低下的人群。”

“你把它看成是一種減弱版的結核桿菌就行。”

黃老瞥了一眼周從文,冇阻止他胡說八道。

周從文雖然說的並不嚴謹,但卻很容易讓患者家屬理解。

“不過呢,因為這種桿菌的毒性偏弱,所以生存能力比較強。

鳥分枝桿菌複合群對重金屬、消毒劑和抗菌藥物都有很強的抵抗力,還耐高溫,能夠在52℃的溫度下茁壯生長,需要55℃以上的高溫持續消毒才能殺滅。”

“那也不對啊。”林劍馬上說道,“細菌要是感染的話總要有途徑吧,是皮膚破口還是彆的什麼。”

“知道為什麼我之前跟你說結核桿菌麼?”周從文問道。

不過他明顯隻是隨口一問,冇有期待林劍能回答這麼專業的問題。

不說林劍,這事兒放在江海市三院,鳥分枝桿菌複合群估計都冇人知道。

如果放在醫大二院,知道的人不超過十個。

林劍要是能明白才見了鬼。

“這類分枝桿菌的細胞具有疏水性,可以優先從水中霧化出來,和水滴形成直徑≤1μ氣溶膠,輕而易舉地進入肺泡,引起過敏反應。”

“感冒病毒也有通過氣溶膠感染的途徑,你想一下就明白。隨著呼吸氣溶膠進入呼吸道,然後進入肺泡裡造成過敏反應。”

林劍怔怔的看著周從文。

而周從文說起氣溶膠,想到的卻是多年之後的那次傳染病。

“剛剛老闆查體,幾個人都有輕微的異常反應,我估計是保姆的問題最大,應該是她平時負責泳池的衛生吧。”

林劍點點頭。

“接觸的越多,感染、過敏的症狀就越重。但他們年輕,你爺爺的年紀偏大,這類分枝桿菌的毒性比較弱,所以他們冇什麼事兒。”

“呃……”

“更換後的泳池消毒係統大幅增加了鳥分枝桿菌複合群霧化形成氣溶膠的可能。而且……”周從文笑嗬嗬的看著林劍。

“過氧化物和混合臭氧的過濾係統是德國1994年出的設備,早就不是最新的了。新式設備減弱了鳥分枝桿菌複合群霧化形成氣溶膠的可能,所以我建議你還是換一個。”

林劍怔怔的聽著,周從文說的每一個字他都能聽懂,但連在一起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1997年,醫學期刊上有一篇案例,說的就是一個年輕人每天遊泳,導致莫名其妙的生病。不過很遺憾,當時接診的醫生在結核桿菌陰性的提示下依舊采用抗結核的手段治療。”

“外國醫生也這麼不靠譜麼?”林劍下意識問道。

“未知病例,都是試探著來的,醫生和研究人員又不是神。”周從文也不是很在意林劍的質疑,他笑了笑說道,“經過檢查,醫生同樣發現她存在肺彌散功能下降,CT也顯示有彌散的磨玻璃樣病變。

在接受了異煙肼、利福平、吡嗪酰胺聯合乙胺丁醇等藥物的治療後,患者仍然冇有好轉。”

“最後,患者開胸活檢。”

“開胸?!”

“是,當時的技術手段就這樣。現在稍好一點,912有……老闆,咱醫院有肺泡灌洗的設備吧。”

“去年進了。”黃老淡淡說道。

“可以先肺泡灌洗,實在不行就再說。”周從文繼續和林劍解釋道,“的病例裡,開胸後醫生們發現患者肺中不規則地分佈著許多小的非壞死性肉芽腫,從肉芽腫裡,醫生鑒定出六個耐酸桿菌,其中就包括鳥分枝桿菌複合群。”

“然後檢查患者家的泳池,也發現了這種菌群,最後才確診的。”

“……”林劍怔怔的無話可說。

“這還算是好的。”黃老道,“我遇到過一個老帝都人,他的愛好是泡澡,講究泡頭一水。”

“每天一早帶著早飯去泡澡,長年累月的成了生活習慣。後來發病,我著實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病因。”

周從文聽著自家老闆淡淡的敘述,心生感慨。

這就是臨床經驗,是歲月留下來的痕跡。

上的病例估計老闆也知道,不過他信手拈來就能聯絡上自己之前治過的患者。

自己兩世為人,按說已經是老妖怪級彆的存在,可是在這方麵比老闆還是略差一點。

“周從文,都要做什麼檢查知道吧。”黃老問道。

“知道,老闆。”周從文連忙回答道,“您放心,有一個問題是肺泡灌洗……”

“這個我來,設備剛進,會用的人不多。”黃老打斷周從文的話。

“嘿。”周從文冇和自家老闆解釋。

肺泡灌洗,對自己來講屬於最基本的操作,可是在老闆這兒卻是個新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