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08

周從文周教授從一名不受待見的小醫生像是火箭一樣躥升,這是王雪騰親眼目睹的。

但是她就算是做夢也絕對冇想到周從文的速度會這麼快。

原本王雪騰在一天前就該交接整個倉庫,帶著統計表回省城和周從文彙報工作。

現在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滿足周從文一切要求。

而周從文那個禁慾係的男人……似乎對口罩比對自己更感興趣,這讓王雪騰特彆不開心。

王雪騰深深吸了一口氣,遏製住身上的不舒服。

她不隻是因為想起那個禁慾係的男人就會出現心理上的不適,而是身體真的不舒服,周從文這個“可惡”的男人加重了這種反應。

最近王雪騰折騰的有些乏力,經常性的呼吸困難,還有低燒。

但不管發生什麼事兒,都不能阻止王雪騰,因為她很清楚周從文的能量。

而且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王雪騰愈發感覺這個禁慾係的男人能量遠超自己想象。

本來王雪騰昨天應該飛回省城,在機場迎接周從文,但蔡司公司的人聯絡她,為了討好周從文,跨國公司倉促之間運了一倉庫的口罩過來。

什麼時候3口罩都要用倉庫作為度量衡的呢,王雪騰也不知道。

但蔡司公司為什麼要上趕著給周從文送口罩,她卻很清楚。

剛剛結束的手術中,周從文和黃老用驚世駭俗的技法把女王從上帝的懷抱裡撈回來,即便是蔡司公司這種光學巨頭也要和周從文拉好關係。

據說準分子鐳射消融設備黃老和周從文玩的那叫一個明白,從前冇用過,但卻在手術裡實際應用,效果良好。

蔡司公司短時間內幾乎把歐洲沿岸的大型倉儲搬空,都冇用貨船,而是包機把3罩送到帝都。

王雪騰深深知道這種行為背後的目的。

而那個禁慾係的男人在王雪騰的眼中愈發神秘。

看著對囤積了將近兩千萬美元口罩的倉庫,王雪騰也很迷茫,她不清楚周從文要這麼多口罩乾什麼,也不清楚周從文是怎麼做到的。

就像是變魔術一樣,幾個巨大的倉儲被堆滿。

“咳咳咳~”王雪騰心潮澎湃,咳嗽了幾聲。

應該是感冒,王雪騰歎了口氣。雖然生病,但還是要堅持著把清單送到周從文的手上,自己的任務纔算完成。

搭理好一切,買機票回省城。

一路上王雪騰的病情越來越重,咳嗽的也越來越厲害,體溫至少38攝氏度,她的基礎體溫本身就低,38攝氏度已經算是高燒。

而今天的情況更糟,王雪騰一直在不斷的打寒顫。不過她顧不上這些,還是把那位小爺的任務搞定再說。

堅持回到省城,王雪騰第一時間聯絡周從文,彙報口罩的進度。

“周教授,口罩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們奧利達公司……蔡司公司……雅培公司……”

一連串的數字從王雪騰的嘴裡說出來,伴隨著陣陣咳嗽。

“你怎麼了王經理。”周從文的聲音有些冷峻,嚴肅。

“我……咳咳咳,感冒了。”王雪騰道,“現在還在發燒,肺子裡像是著火了似的。”

電話對麵的周從文沉默,王雪騰似乎覺察到哪裡不對勁。

穀不就是一次流感麼?周從文是怎麼了?他身為一名醫生,還嫌棄患者麼。

王雪騰下意識中有些忐忑,生怕引起那個禁慾係男人的不滿。

她冇注意到自己對周從文的看法在不知不覺間有了改變,細微之處估計要很多年後回味的時候才能想清楚。

“王經理,你身邊的人也有感冒的麼?”周從文的聲音有些發緊,把王雪騰問的一愣。

這是什麼意思?

隻是普通的流感,冬末春初,流感不是很正常麼?還是周從文找藉口要訓自己?王雪騰疑惑。

“我問你話呢。”周從文的聲音冷厲 1。

王雪騰隻愣了幾秒鐘,周從文的聲音變得嚴厲起來。

“……”王雪騰差點冇哭了,這也太過分了吧。

“王經理,說話!”

“周教授,隻有我一個人感冒,好久了,在省城的時候就有些不舒服。”王雪騰連忙解釋道,“可能是來回忙的,幾個倉庫的口罩我是親眼盯著送進去的,一件一件的查實、覈對,好幾天冇睡好覺。”

王雪騰越說越是委屈,說到最後已經淚眼濛濛。

“好久了?在省城就這樣?你還有彆的不舒服麼?”周從文的話語似乎有了一些緩和。

“冇……哦,我肚子上長了一個包,硬幣大小,這幾天可能是免疫力略低一點,所以……”

“那冇事了。”周從文瞬間輕鬆,言語之中春風拂麵,“你來醫院我給你看看。”

“……”王雪騰被周從文一腳天上、一腳地下的說話方式弄糊塗。

“可能是感染,但也不能大意。我在醫院,你直接來院士工作站就行。”周從文說完,掛斷電話。

王雪騰心裡委屈,就差對著電話一頓臭罵,罵那個一臉生人勿進、禁慾係的臭男人。

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周從文雖然性情生冷,但畢竟不會鹹豬手,甚至多看一兩眼都不會。

這一點倒是讓王雪騰很放心,總要比其他同事遇到色眯眯的老男人糾纏強很多。

而且周從文實力在那擺著,王雪騰知道自己冇什麼好抱怨的。彆人就算是想討好都冇這個機會,周從文很少和廠家的人聯絡,哪怕對方地位再怎麼高。

可現在王雪騰隻想睡覺,大不了明天去醫院輸液。但周從文偏要多事,王雪騰心裡抱怨了一句。

……

……

周從文坐在辦公室裡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時間臨近,周從文難免有些忐忑不安。尤其是聽到王雪騰說感冒、肺子裡像是著火一樣,他就聯想起若乾年後的那次改變無數人命運的大傳染病。

而2003年,隻是一次預演。

雖然開始的時間並冇有這麼早,但周從文生怕因為自己的重生扭轉了某些時間線。

直到聽王雪騰說肚子上長了一個包,周從文這才放心。估計是癤癰之類的皮膚病,雖然這是小事兒,但周從文還是要親眼看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