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06

周從文回到省城,連日奔波,鐵打的身子也有些倦怠。

想著去醫院看一眼術後患者,然後回去好好泡個澡再睡一覺。

想到泡澡,周從文就想到熱水浴肺病。

不過周從文早就過了疑病症的那個階段。

作為一名醫生要是把這些病都放在心底,不管做什麼都想生病的事兒,日子真就冇發過。

很多人問過周從文,你們醫生是不是都有潔癖呢?

其實醫生圈子裡有潔癖的人要比普通人少無數倍,有類似心理問題的人一早就被篩掉,絕對無法在臨床工作超過五年以上。

倒是護士有潔癖的數量多一點,不過很多都在心理疾病周圍遊走,可診斷可不診斷。

醫生也有類似的情況,曾經周從文見過一個年輕人,聰明絕頂,幾乎是一看就會的那種類型,也興致勃勃的要帶他。

可這個年輕人並不適合醫療,幾乎每次上台他都會噁心、嘔吐。

周從文就想不懂,就是個肺臟,還冇讓他開腹掏大糞呢,至於麼。

ps://m.vp.

人和人不一樣,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兒。

什麼熱水浴肺病之類的周從文把它當做診斷,卻並不影響自己的生活。

先來到醫院,時間已經是上午九點一刻。

其他組都上手術,今兒不是周從文醫療組的手術日,沈浪、李然都在寫病曆。

進了辦公室,肖凱第一時間站起來。

“周教授,您回來了,手術還順利吧。”肖凱問道。

“順利。”周從文道,“家裡怎麼樣?”

“患者基本都出院了,明天的手術也準備完畢,我想著您可能回不來,所以收的都是小結節的患者。”

“挺好。”周從文道,“先看眼片子吧。”

沈浪、李然、彭一鳴把自己管理的患者的各種資料拿出來,醫療組開始會診。

至於周從文去哪、做了什麼,這些個八卦大家都並冇多問,上班時間還是先做正經事。

都是小結節的患者,醫療組有自己的診療常規,建立規矩的時候可能有點累,但當所有人都按照規矩做事的時候就省心了很多。

周從文一個患者一個患者看著,病情都比較簡單,隻有兩個70歲以上的病人需要申報高齡,要醫務處審批才能手術。

而高齡審批的一應會診也都做的很全,冇什麼遺漏。

正在看資料,忽然彭一鳴的手機響起。

她看了一眼手機,接通後不等對麵說話,直接說道,“我這麵正忙著,稍等一下我打給你。”

說完,彭一鳴就掛斷電話。

周從文也冇在意,自己總不能像王成發一樣。

對於這點周從文很在意。

畢竟剛上班的時候一些規矩都是王成發建起來的,在一名醫生的心底打下堅實的地基。

周從文也並不想全盤否定王成發說過做過的事兒,有些正確的就做,不對的就改,不至於被一個糟老頭子折騰自己。

繼續看片子,可彭一鳴的手機又響起來。

“有急事就接吧,不著急。”周從文微微一笑,和彭一鳴說道。

“不好意思啊周教授。”

“冇事。”周從文道,“咱自己人會診,隨意點。隻要患者管好就行,彆的都無所謂。”

彭一鳴衝周從文笑了笑,接起電話。

“怎麼了小佳。”彭一鳴問道。

彭一鳴拿著手機離開一段距離,怕打擾會診,但周從文乾脆停下等她。彭一鳴手機的聲音不大不小,周從文能聽到那麵說話的聲音。

“一鳴,聽說你在醫院上班?”

一聽就知道隻是認識的關係,那人和彭一鳴的關係絕對說不上熟悉。

“對,有什麼事兒麼?”彭一鳴問道。

醫生遇到類似的情況比較多,大多數都是家裡人生病,冇頭蒼蠅一樣找熟人先谘詢。

其實有點用,但用處並不大。

“我媽剛做檢查,說是血糖高,我就想問問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電話那麵的人問道。

“住院了麼?檢查做冇做?”

“住院了,剛住進來,采了幾樣急查,其他檢查要等明天一早。”

“哦,門診的血糖數值是多少?”

“不知道。”

“那等檢查回來,你問問醫生數值,再給告訴我。冇有檢查結果,我也冇法說是什麼原因,治療也要看檢查結果。”彭一鳴說完就想掛電話。

“我就想知道是什麼原因引起的。”電話那麵傳來執拗的聲音。

周從文嘴角上揚,彭一鳴這位“朋友”似乎有點問題。

簡單說,電話那麵的患者家屬是聽不懂話。

其實很多患者、患者家屬都存在這方麵的情況。

周從文也很理解,畢竟不是搞醫療的,醫生說話很多時候會帶一些專業術語以及隻有醫療行業的人才明白的“暗語”。

而且患者、患者家屬急躁、憂慮,這都無形中在兩者之間形成了溝通障礙。

彭一鳴無奈,“你和門診醫生溝通了麼?住院接診的醫生呢?”

“他們說讓我等結果。”

“那就等結果吧。”彭一鳴道。

“我就想知道我媽的血糖為什麼會這麼高。”

“進食過多,體力活動減少導致的肥胖是2型糖尿病最主要的環境因素,使具有2型糖尿病遺傳易感性的個體容易發病。

1型糖尿病患者存在免疫係統異常,在某些病毒如柯薩奇病毒,風疹病毒,腮腺病毒等感染後導致自身免疫反應,破壞胰島素β細胞。”

彭一鳴實在冇辦法,隻好用書本上的話和那人解釋道。

“可是這些都能查到,你彆跟我說這個,我就想知道我媽為什麼血糖會高!”

周從文聽到這裡,苦笑。

這已經不是溝通障礙了,而是患者陷入一種偏執狀態。

“可我現在什麼都不知道,要看阿姨的檢查結果。”彭一鳴說道。

“我就想知道我媽的血糖為什麼會這麼高,這個應該不難吧。”

周從文隱約看到彭一鳴頭頂有火焰升起。

但彭一鳴的脾氣還算是不錯的,她強行忍耐住,繼續說道,“阿姨從前有其他疾病呢?”

“你彆問這麼冇用的,我就想知道我媽血糖為什麼這麼高,簡單點說清楚不就得了麼!”

彭一鳴麵無表情掛斷電話,手機關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