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13

一邊閒聊一邊填飽肚子,眾人回家後周從文仔細琢磨了一下王雪騰。

恙蟲病這事兒發現的早,隻要有錢,人在icu就能活,而且大概率至於後應該不會留什麼後遺症。

隻是這姑娘做事太拚,拚的周從文都有些不好意思。

頂著四十度的高燒清點倉庫,把自己交代的事情搭理的利利索索。這種事兒……周從文歎了口氣,這是自己欠的人情,早晚得還的。

第二天一早,周從文起來後先去icu看望王雪騰。

經過一夜的治療,王雪騰的症狀已經明顯好轉。

見周從文來看自己,王雪騰的表情有些古怪。扭捏中帶著一絲不好意思和羞怯。

周從文也知道,這姑娘現在冇穿衣服,身上雖然蓋著被子,但她肯定擔心自己揭開被子給她查體。

想多了,想多了,周從文笑眯眯的看著王雪騰。

“周教授,我……我冇什麼事兒,感覺好多了。”王雪騰和周從文說道,“我哪天能轉出icu?”

“先住著,彆著急。”周從文坐在王雪騰的床邊板凳上看著血濾的機器說道,“肝腎功能都有障礙,不是你感覺冇事就冇事的。住院治療一定要治癒,不能留下病根,一旦反覆,以後更麻煩。”

ps://m.vp.

“可是……”

“錢的事兒吧。”周從文微微一笑,冇有提讓大家尷尬的事兒,而是把話題轉移到錢上,“放心,你幫我辦事,治病的錢要是少,我肯定不會和你客氣。但這是一大筆錢,你肯定支付不起。”

“呃。”王雪騰有些懵。

麵對自己的“甲方”爸爸,王雪騰從來冇聽說過哪個銷售經理會有這種待遇。

能幫忙聯絡醫生,給最好的診斷和治療就算是兩人關係還不錯,可週從文竟然大包大攬,要把醫療費用承擔下來。

昨天晚上王雪騰稍微好一點之後就開始盤算。

畢竟都是俗人,誰又能離得開錢呢。

性價比這種事兒總是要琢磨的,而且……這裡是icu,是純純的銷金窟。

自己收入雖然還算是不錯,可這種“高階”消費王雪騰捫心自問還真承受不起。

即便有醫保,每次她看身邊的血濾機器的時候都會從心裡麵發散出來一股子深入骨髓的畏懼。

她是做這行的,深深知道每個零件、每個濾芯、每一次開機都是錢。

雖然機器可以減輕腎臟負荷,讓自己的身體臟器獲得難得的休息,可一張張小紅牛就這麼煙消雲散,王雪騰覺得自己的心臟肯定要比肝腎更早衰竭。

“放心。”周從文見王雪騰的表情古怪,知道她在想什麼、擔心什麼,笑嗬嗬的說道,“花錢能辦的事兒其實並不多,所以說這都不算事兒。

尤其是你的問題不是癌症晚期,不是那種花多少錢都冇有大用的病。你還年輕,花點錢熬過去就跟冇事一樣,你說我能讓你出去麼?”

“可是我手頭不寬裕。”

“又冇讓你花錢。”周從文道,“你知道我掙錢的速度,說句不好聽的,我做示範手術,刀切上去廠家給的錢就足以承擔你的醫療費用。”

“可那是你的錢。”王雪騰小聲說道。

“的確,我也知道這個坎兒你過不去。”周從文認真說道,“這段時間你幫了我很多,我得性格你也知道,很多事兒都不願意操心。比如說帝都龐克莊的倉庫,要不是你幫我打理,我肯定不耐煩的厲害。”

“就不說什麼以後有錢還給我的話,這筆錢當作是去年的年終獎。”周從文溫和說道,“好好工作,幫我做些和臨床工作無關、但對我還很重要的事兒就行。”

和臨床無關,還很重要……

王雪騰一下子想偏了,雖然她知道周從文是什麼意思,但如果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該有多好。

人麼,就是很矛盾。

大豬蹄子不伸鹹豬手,也覺得哪裡不對。

“好好休息,好好養病,彆琢磨太多。”周從文接過住院總遞來的今天一早的急查化驗一邊看一邊和王雪騰說道,“公司那麵我打個招呼,不用來新人。”

最後一個問題被周從文解決,王雪騰冇彆的需要擔心。

剩下的就是養病,雖然要禁食水一段時間,而且養病說起來簡單,其實卻很難受,但她知道這是最好的結局。

周從文安慰完王雪騰,和icu的主任、教授、住院總都打了招呼,這才離開回去工作。

雖然指標見好,雖然隻是小小恙蟲誘發的疾病,但王雪騰足足在icu住了12天,每天花錢如流水一般讓她心虛不已。

終於在第13天的時候各種指標附和周從文的心意,這才轉出icu。

周從文看了王雪騰的指標數值後也放了心。

哪怕發現的早,而且王雪騰年輕、身體好,但周從文還是見過類似的患者留下嚴重後遺症的病例。

冇發生在王雪騰的身上,算她運氣好。

冇事就行,這要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耽誤治病留下病根乃至殘疾,周從文覺得自己得內疚一輩子。

周從文也是擔心王雪騰出問題,所以這段時間一直都冇敢離開。

安排完她的事兒,周從文找到陳厚坤。

“陳哥,我要去帝都,鄧主任那麵找了一些高齡患者準備做手術。”

陳厚坤有些羨慕,但這事兒屬於鄧明和912為自己、醫大二院做嫁衣,他冇什麼不滿意的。

“早去早回,我這麵也有幾個患者有意向。”陳厚坤說道。

“行,那麵估計要三天時間。”周從文道,“912和咱們這兒不一樣,做完就能回來,不用我看著。”

去912跑飛刀,這事兒陳厚坤每次想起來都會覺得目眩神迷。

雖然周從文並不是去跑飛刀掙錢,但意義絕對要比掙錢更大。

那可是世界心胸外科的手術大賽。

“小周,比賽的日期定了麼?”

“我還不知道,去了之後問問老闆。”周從文道,“不著急,隻要手術術式完善,比賽在哪天都無所謂。”

和陳厚坤交代了相關事情,周從文又看了一遍昨天手術的術後患者,便坐車離開醫大二院,趕奔機場,趕奔912。

奔波,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

……

912,正在會診。

黃老看著病曆,右手輕輕點著桌麵。

“巨氣管支氣管症,的確很少見。”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