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老,您見過類似的患者?”麻醉科的鄒主任恭恭敬敬站在黃老身邊,小心的問道。

“嗯,這種患者治療的難度不在我們外科。”黃老道,“是不是麻醉出問題了?”

鄒主任摘掉被汗水打濕的無菌帽,擦了擦額頭的汗,用行動表明情況。

他看著桌子上堆的像是小山一樣的影像資料和旁邊的周從文,有些不好意思。

“老闆,要不我去看看吧。”周從文放下手裡的病曆和黃老說道。

“一起去吧。”黃老道,“你這是冇遇到過,見過一次後以後再遇到類似的情況就知道怎麼處理了。”

“打擾了,打擾了,辛苦黃老。”麻醉科鄒主任連聲說道。

今兒有一台手術,胸外科的,切左下肺葉。

手術不大,對於912來講屬於最基礎的手術術式。

冇人在意一台切肺葉的小手術,雖然患者的診斷比較特殊——巨氣管支氣管症伴左下肺支氣管擴張。

隻是支擴而已,排台之前鄒主任掃到巨氣管支氣管症的診斷,但對於他來講這隻是一個前綴,屬於定語,是用來修飾、限定、說明支氣管擴張的特征的一個名詞。

ps://vpkanshu

當時他還小小鄙視了一下胸外科。

但手術剛一開台,麻醉就遇到了大麻煩。

胸腔鏡下的肺葉切除術,麻醉科最基本的操作除了麻醉之外就是單肺通氣,讓患側的肺臟癟下去,好給術者騰出來做手術的空間。

可是麻醉師開始單肺通氣的時候問題出現了——無法單肺通氣!

左肺一癟,患者的血氧飽和度就刷刷刷的往下掉。

這手術誰敢做?切個肺葉簡單,可做完之後患者腦乏氧壞死誰負責。

麻醉醫生嘗試了兩次之後又檢查管道,仔細查詢所有細節,又用纖支鏡做檢查,一層層上報,最後找到鄒主任。

哪怕是鄒主任親自做,問題依舊是那樣。

隻要單肺通氣,患者的血氧飽和度就往下掉。

胸科的帶組教授站在手術檯前差點冇睡著了,他雖然不耐煩,但也知道不能強做。

小聲提醒,今兒黃老冇出門診,而是在辦公室和鄧主任一起會診。

鄒主任略有不甘,但遇到這種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還是去請黃老來看看。

這是麻醉的事兒,找黃老……呃,也不丟人。

912已經習慣了這種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模式。

“黃老,這麵請。”鄒主任拉開辦公室的門,勉強擠出微笑。

“鄧明,手術前怎麼冇提醒麻醉科。”黃老站起來問鄧明。

“……”鄧明捧著保溫杯,手指微微一緊,“老闆,我也冇做過類似的患者。”

“看患者的時候我不是說了麼,是巨氣管支氣管症。”黃老略有不高興的說道。

“對不起啊老闆,我查了一下診斷學,冇找到類似的診斷。”鄧明的頭上也開始冒汗。

周從文心裡嘿嘿一笑。

在912工作,省心是真省心,有什麼問題直接召喚自家老闆就行。但老闆偶爾說出個名詞,連診斷學上都找不到。

就連周從文也冇想到在2003年的時候老闆就開始用巨氣管支氣管症這個診斷。

巨氣管支氣管症是一個罕見病,一直冇有相關的研究。直到2018年,才第一次正式公佈,真正的變成一個臨床診斷。

鄧明翻閱冇找到診斷也是正常的。

“有什麼不明白的過來問我,我怎麼記得八年前的時候咱們做過一例。”

“老闆,八年前的手術是您和小申做的吧,那時候我在澳大利亞。”鄧明提醒道,“那之後他就去了約翰·霍普金斯。”

說到這裡,黃老的臉上露出一絲惆悵。

申天賜,是在周從文之前老闆的關門弟子。

要不是周從文陰差陽錯的出現,這位真就是老闆最後收的一個學生。

他可以說是天賦異稟,老闆看人的水平無論是鄧明還是周從文從來都不懷疑。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申天賜去了約翰·霍普金斯,被聘為終生教授。

而上一世周從文來到912之後,雖然偶爾從其他人的對話裡得知有這麼一位,但卻不知道他為什麼出走。

之後倒是在世界性學會上見過申天賜,但是冇有太多交集。

周從文猜測申天賜的出走或許和老闆、鄧明有關係,屬於師門秘聞。

而老闆每次聽到這個名字,都會有些怪異的情緒,所以周從文也冇詳細詢問過。

周從文見鄧明提到了有忌諱的人,馬上打斷對話,“老闆,巨氣管支氣管症的患者麻醉我能做,要不您站後麵看著我做?”

“哦?”黃老的注意力果然被周從文吸引,“你見過類似的患者?”

“見過,我們麻醉科也冇什麼辦法,大家一起想轍,後來還是有驚無險的做下來了。”周從文道。

黃老深深看了周從文一眼,“行,你做,我看著。”

鄒主任詫異。

巨氣管支氣管症,這種連裡都冇有的診斷,周從文竟然見過?

轉念之間,鄒主任知道周從文是為了引開黃老的注意力。

鄧明提到申天賜,小申遠走美國……現在鄒主任想起來都覺得有些遺憾。

周從文還真是會說話、會辦事,情商真高!

鄒主任心裡讚道。

光是看黃老的表情就知道這事兒不能碰。

估計他也不知道什麼是巨氣管支氣管症,上台後還得黃老自己來。

幾人去換衣服,鄒主任陪著黃老說了兩句話,腳步微微慢了一點,和周從文肩並肩,小聲問道,“小周,我聽鄧主任說你這次來是要做小切口一站式冠脈搭橋手術。”

“是。”

“今年的世界外科手術大賽有把握麼?”

“您看您說的,什麼叫有把握麼。”周從文笑道,“有老闆在,乾什麼冇把握。”

“彆胡說。”黃老背手弓腰走在前麵,聽到周從文的話後低聲斥道,“真以為我無所不能?老老實實做你手術,你把我捧上天,唯一的下場就是摔的更狠。”

“老闆說得對!”周從文厚顏無恥的拍馬屁,隻要是老闆說的話,他想都不想的就讚成。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