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25

周從文陪著自家老闆回到辦公室,黃老拉著他開始覆盤手術。

這是周從文最享受的時間。

這也是幾乎萬能的係統空間的一個弱點。

上一世在係統空間裡,周從文有幾乎無窮儘的時間可以磨自己的手術,自己找缺點,自己改進。

但一切都是自己做,主觀性太強,很多問題無法發現,在一個死衚衕裡打轉。

至於技術動作,都打上屬於周從文自己的烙印,根本無法抹去。

這就是“野路子”出身的壞處。

和球場上打野球出來的少年一樣,要抹去很多不良的習慣需要很長很長時間,如果冇有天賦加持和名師指導,可能一輩子也就那麼回事。

幸運的是周從文在上一世遇到了自家老闆。

黃老一生帶出無數的學生,自己的水平也是最頂級的,看見周從文後就一直把他當作璞玉來雕琢。

很多周從文在係統手術室自己無法琢磨清楚、養成的壞習慣都是黃老給硬生生通過一次又一次術後覆盤糾正過來的。

對於周從文來講,內心深處是把自家老闆當父親一樣看待。

如今再次聆聽老闆對自己手術的看法,周從文很珍惜這個機會。

至於老闆的看法,周從文冇有像平時一樣老闆說什麼是什麼,而是針對每一個老闆有意見的技術細節展開討論。

思想的火花碰撞、點燃,一老一小兩人坐而論道,彷彿兩人之間有一個看不見的手術檯,實驗體就躺在手術檯上,針對這幾天周從文做的手術的每一個“有問題”的細節詳儘爭論。

鄧明把患者送回去,見患者麻醉甦醒後生命體征平穩,他很小心的冇有拔管,而是叮囑icu的醫生觀察4小時。

術後觀察4小時,有需要直接上呼吸機降低心肺負荷這是必須的,至少在鄧明看來是必須的。

忙完,鄧明去換衣服,他琢磨著老闆和周從文在做什麼。

“鄧主任。”一名帶組教授像是有事兒,來到更衣室。

“怎麼了?”

“這次小周帶隊參加手術比賽,真冇咱們的份兒啊。”帶組教授笑嘻嘻的,儘量用溫和、玩笑的口吻問道。

“老闆定的。”鄧明看了他一眼,“你也想參加?”

“當然啊,您看我能行麼?湊個數就可以。”

“你知道為什麼老闆給周從文機會麼?”

“小周水平高,這點我承認。我也奇了怪了,鄧主任您說周教授他纔多大年紀,怎麼表現的和臨床老醫生似的呢。尤其是做手術的時候,好多次我下意識的把他當成是黃老。”

帶組教授知道鄧明要說什麼,把話題往旁的方向拽。

“水平高隻是一方麵,另外一方麵周從文心甘情願留在偏僻省份,這屬於支邊。”鄧明微微一笑,把話題又拉回來。

“他本來就在那麵。”帶組教授小聲嘟囔了一句。

鄧明微微一笑,“要不把你扔內蒙去?開展胸腔鏡手術,什麼時候做夠5000台什麼時候回來。你要是覺得多,3000台也行。隻要能做到,要什麼有什麼。”

“……”帶組教授一怔,像是吃了苦瓜一樣,臉上的肌肉聚在一起微微痙攣。

“做不到?”鄧明斜睨了帶組教授一眼。

“主任,很難啊。”帶組教授說道,“在912,我拚了老命用兩三年還有可能完成這麼多手術。可要是去基層醫院,那麵的活有多難乾您是知道的。”

“前段時間我去一個基層醫院做手術,跟您彙報過。”

鄧明點了點頭。

“後麵還有事兒發生,我都懶得說。”帶組教授歎了口氣,“患者好懸冇死了。”

“嗯?手術的事兒?”鄧明凝神問道。

“不是,手術做的不說有多好,但也絕對不差。”帶組教授道,“而且咱912的習慣,不管是術前還是術後,我都親力親為,絕對比彆的飛刀教授儘心儘力。”

“但誰能想到我回來後,術後第三天護士換點滴的時候把輸液管和胸腔閉式引流管連在一起。”

“……”

即便是老辣如鄧明,聽到帶組教授的話後,也一下子怔住。

胸腔閉式引流管有小手指粗,因為略細一點的管子很可能第二天就會因為胸腔內滲出物固化而堵塞。

輸液管有多粗?胸腔閉式引流管有多粗?這兩個東西能連到一起麼?

鄧明用看傻逼一樣的目光看著帶組教授。

“主任,我後來怎麼問當地醫院都不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連起來的。就這,還是請我去做手術的副主任偷偷告訴我的。”

“事情怎麼解決的?”鄧明問道。

“賠錢唄。”帶組教授搖了搖頭,“基層醫院的水平可以說是一言難儘。”

“也是。”

“就這護理水平,彆說一年500台手術,一年我做300台手術都嫌多。”

“周從文過完年到現在的手術量就已經超300了。”鄧明麵無表情的說道。

“!!!”

“老闆的脾氣你是知道的,而且眼睛亮,彆想著騙他。”鄧明道,“你要是想要榮譽,老闆會在乎?但你得拿活兒出來。”

“人家周從文一出手就是一年6000台手術,不管他在世界大賽上拿到什麼名次,這份榮譽都要給和他相關的人,要不然你以為基層醫院的工作那麼好做?”

“主任,我知道。”帶組教授歎了口氣,看樣子是不行。

“好好乾活吧,老闆都看在眼睛裡。”鄧明笑了笑。

老闆看在眼睛裡,周從文又何嘗冇有看在眼睛裡。

一路壓著自己,周從文看著像是一匹野馬,但人家心裡明鏡一般。

和老闆配合給女王做手術,術後一切榮譽周從文看都不看,直接扔給自己。

部裡麵對這件事情高度重視,鄧明得到了無數好處。

隻是一個授勳,那都是小事,更多隱形的好處暫時還冇有表露出來,這些事兒,鄧明都知道。

明後年要再往上走半步,周從文“扔”過來的榮譽就顯得至關重要。

他從自己手裡拿走的,十倍、百倍的償還,這孩子是真懂事。

鄧明站起來,拍了拍帶組教授的肩膀,“咱912不講那些,有老闆在,好好乾活就是,有多大胃口吃多少東西,你說呢?”

,舉報後管理員稍後會校正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