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26

鄧明捧著保溫杯來到老闆的辦公室門口,隔著門,鄧明就聽到自家老闆用平時根本不會用的音量說道,“你這麼做是不對的,二定點間斷縫合法最後一針要翻開看血管裡麵有冇有積存的血栓。”

“老闆,手術切口不大,我也都看了。我知道您的意思,三定點連續縫合的好處很大,可是……”

鄧明聽著,捧著保溫杯的手微微一凝。

二定點間斷縫合與三定點連續縫合是血管端端吻合的兩種方式,周從文的手術做的很棒,事實證明患者術後也冇什麼問題。

而他竟然和老闆在討論兩種吻合方式的細微分彆。

這種討論是有意義的,但意義對普通醫生來講幾乎相當於零。

普通醫生不管是二定點還是三定點,隻要能把手術做下來就行、血管吻合好、不留血栓、術後不出血或是少出血。

至於二定點還是三定點,那有意義麼?

彆說是普通醫生,鄧明知道即便是自己,暫時也冇辦法接觸到這麼高深的細節技巧。

可是周從文和老闆在討論端端吻合兩種手法的細微區彆。

鄧明捧著保溫杯的手不知不覺的用力,甲床蒼白。遲疑了一下,他推門進去。

ps://m.vp.

果然,不管是自家老闆還是周從文,都對自己進來視若無睹。

老闆拿著筆在病曆紙上畫了一個血管的圖案,正在講三定點連續縫合的好處。

而周從文不像是以往那樣無論老闆說什麼他都點頭說是,針對三定點連續縫合的缺點做出毫不留情的指明。

這兩人……鄧明看的心中無奈。

他很清楚老闆和周從文有極大可能是在思想碰撞,碰撞出來的火花經過不斷的完善,有可能就是下一個臨床標準吻合方式。

什麼二定點、什麼三定點,那都是過去時,最新的吻合方式纔是最適合的。

就像是經典crush術式進化成DK-crush術式一樣。

可要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

鄧明唇角微揚,捧著保溫杯很隨意的坐在辦公室的床上,看著一老一小兩人。

他們時而爭論,時而沉思,那支筆一會在老闆手裡,一會又被周從文搶過去。

草圖上的吻合畫麵不斷修改,一張圖漸漸變得潦草,隨後又畫了一張。

不管是老闆還是周從文,他們畫草圖的手法都很像,有時候鄧明會想自己為什麼總是產生這種幻覺,心裡有些莫名的感觸。

是老闆寵著周從文麼?老人家都寵著家裡最小的孩子。從前的申天賜如此,如今的周從文更是受寵異常。

不一定,鄧明搖頭。

他想起自己被椎動脈破裂的患者噴了一臉血,又不知道患者有冇有艾滋、梅毒等傳染病,心情忐忑的去洗澡的時候周從文站在外麵和自己說的話。

周從文看事情看的很明白,他知道老闆的心意。

老闆在意的是宏大敘事,是曆史與時代的齒輪咬合聲,是偉大文明相互碰撞的火星,是以一己之力推動人類進步、是他最後能讓全國人均壽命增加幾年這一願景。

宏大敘事,最後落在紙間筆頭,落在血管端端吻合的一個有可能的細小改變上。

著眼宏大敘事,落手之處卻極儘細微,無論是老闆還是周從文都不會眼高手低,侃侃而談卻又一點正事都不做。

還真是很像的兩個人,還真是天生的關門弟子。

鄧明看著看著,眼前兩人的身影漸漸重疊、漸漸模糊、又漸漸清晰。

一個小時轉瞬即逝。

兩人的討論還無休無止,雖然隻是一個吻合血管的手法,但中間涉及的事情太多。

血管斷端要怎麼修剪、沖洗血管到底是用01%肝素生理鹽水還是用05%普魯卡因亦或是用38%枸櫞酸鈉液。

什麼情況下用什麼沖洗最合適,這種沖洗液對血管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縫合線用4-0,還是5-0,甚至是11-0的卡普龍線,還是兩端都用無損傷線。

每一種縫合線的最佳縫合方式是什麼,優點缺點在哪裡。

周從文還提出了一個詭異的觀點——可以用患者的頭髮,消毒後連續縫合。

有些臨床上已經有定論的事兒,比如說一般直徑在2以下者以間斷縫合為佳;在2以上者,可用連續縫合。

連續縫合的止血效果較好,但如縫線太緊,則有可能使吻合口縮小。

這種事情也被拿出來討論,尤其是老闆,他眼睛放光,說著平時根本不會說起的各種奇思妙想。

這些話要是彆人說出來,肯定是“大逆不道”。

但老闆……他不光是提出問題,還有合理性的解釋以及多年臨床經驗的積累。

類似在彆人眼睛裡根本不是問題的問題一個又一個拋出來,又一個接一個的被探討、被研究。

很多問題不是解決,而是老闆和周從文各執一詞,要用數據說話,於是便暫時擱置。

鄧明恍惚的看著兩人,就像是有時候看見老闆坐在椅子上自己和自己對話似的。

從來不覺得老闆精神分裂,鄧明知道是自己水平差了一點,無法和老闆討論,繼往開來。

自己的天賦點不在繼往開來上,而在……鄧明想著,無奈的搖了搖頭。

手機響起,打斷黃老與周從文的討論。

黃老有些不高興,他瞪了周從文一眼。

“手機不知道關機麼,我剛想到了一件事,被手機鈴聲打斷了。”

周從文一怔,嘿嘿笑道,“老闆,好像是你的手機。”

“……”黃老皺眉仔細聽,果然是從自己口袋裡發出來的聲音。

“我靜音了啊。”黃老疑惑的摸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麵的電話號,之前沉醉於討論的種種立即煙消雲散。

他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周從文和鄧明先出去。

周從文試圖瞥一眼老闆的手機,他覺得是出大事了,但現在的時間點好像和上一世有區彆,差了一段時間。

黃老瞪了周從文一眼,“什麼都好奇,是組織任務,出去出去。”

“是是是。”周從文躬身和鄧明出了辦公室。

身後傳來老闆的聲音,“首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