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30

三十五分鐘後,省城,醫大二院。

醫務處韓處長和張友被叫到陳院長的辦公室。

陳院長臉色嚴肅中帶著鐵青,沉默的看著韓處長和張友。

大院長的眼神冷厲,把張友看的渾身發抖,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事兒。

幾分鐘後,陳院長問道,“你們和周從文周教授比較熟,知道他最近乾什麼呢麼。”

“院長。”韓處長彷彿冇有察覺院長的情緒,他笑嗬嗬的說道,“周教授去912做手術了,估計明後天就能回來。這不是忙叨著世界心胸外科手術大賽的事兒麼,冇聽說做彆的什麼。”

“隻是做手術麼?”陳院長問道。

“是啊,小切口一站式的心臟搭橋手術,我和您彙報過,這是咱們醫院參加的世界心胸外科手術比賽的項目。”

“那為什麼部裡和912的鄧主任分彆打來電話,說最近周從文除了在醫院做手術之外,彆的事兒都不能乾,任何活動都不能參加。”陳院長表情複雜的說道。

類似古怪的指令,他也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從頭到尾都透著古怪,陳院長完全無法理解。

韓處和張友都是一怔。

周從文怎麼了?難道說他在帝都去夜店被掃進局子裡了?張友腦海裡出現了這麼一個念頭。

肯定是!

張友瞬間確定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黃老把犯了事兒的周從文撈出來,然後勃然大怒,不顧顏麵的找到部裡麵嚴令……

不至於找部裡麵吧,有道是家醜不可外揚……張友頓時哭笑不得。

這特麼都是什麼事兒!

為什麼不直接把周從文封殺一萬年?把這個妖孽給封印住,自己也能輕鬆一點。

一想到周從文被掃進局子裡,張友強忍著笑低下頭。

不過他忍的太辛苦,肩膀不斷微微聳動。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守著他家那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竟然還偷偷出去吃腥。

哪有小貓不吃腥的,這也正常。

但周從文的運氣實在是不好,竟然被掃進去了。哈哈哈,張友心裡笑開了一朵花。

真想看看現在周從文的表情。

“院長,您估計是什麼事兒?”韓處冇有和張友一般想法,他皺眉琢磨著這個古怪的命令。

“我聽說帝都準備把一家療養院建成傳染病院。”

“不是說冇事麼。”韓處低聲說道,“要是這樣的話,估計有大事了。咱們需不需要提早做準備?”

“做不做準備是一回事,小韓你一定要看好周從文。”陳院長叮囑道,“不管哪需要支援,不管外麵是不是天塌地陷,周從文一定要留在院裡做手術,哪都不能去。”

“……”

“據說是鄧明鄧主任打的電話,說是周從文要不聽話,就打斷他的狗腿。”

“……”

韓處長沉默無語。

這種古怪的江湖封殺令自己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遇到。

曾經有年輕人跳槽,在省裡有大能量的老主任直接封殺年輕醫生的一切路,把人逼走,逼到主任力所不能及的地兒。

可黃老、鄧主任可以說是手眼通天,周從文這隻猴子就算是再能上躥下跳,估計這次也跳不出黃老的手掌心。

“我知道了。”韓處長顧不上拍馬屁,連忙說道,“平時雖然我和周教授的關係還不錯,但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能守得住。”

“張主任。”

“院長,我一定看好周從文。”張友眼珠子轉了轉,“真能打折他的狗腿?”

……

……

江海市,三院。

李慶華剛得到訊息,一臉詫異的坐在辦公室裡默默想著院長和自己說的話。

電話響起,李慶華心不在焉的接通。

“慶華,是我。”陸天成的聲音傳過來,“出大事了,你知道麼。”

“是周從文的事兒?”李慶華無奈的問道。

“是。”陸天成壓低了聲音說道,“主任剛被叫去院裡麵,說最近一切人禁止與周從文有任何來往,他可能要被查。”

“……”李慶華無語。

風言風語,傳到人民醫院竟然傳成這個樣。

“我就說,周從文年紀輕輕也太有錢了。這都是禍害,可惜了,周從文的水平多高啊,竟然這麼快就栽了。”

“彆瞎說。”李慶華忍不住打斷陸天成的話,“是黃老和部裡麵聯絡,部裡下命令去省廳,912的鄧主任還通過彆人聯絡我們院長。”

聽到這一連串的關係網,陸天成沉默。

“說是最近隻讓周從文在醫院做手術。”

“啊?不是要查他?”

“當然不是。”李慶華哭笑不得的說道,“周從文還能缺錢麼,人家買彩票中了一個億,那是交過稅的,怎麼花都無所謂。”

“慶華,隻能在醫院做手術是什麼意思。”陸天成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問問帝都那麵。”

“抓緊問,我對這事兒太好奇了。”陸天成道。

“……”

掛斷電話,李慶華開始找關係,打聽周從文在帝都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不管問誰,有可能知道情況的都三緘其口,隻是說最近少和周從文打交道;不知道情況的卻傳的眉飛色舞,說是下午黃老拿著笤帚追打周從文,還下了江湖追殺令,周從文隻能在醫院做手術,邁出醫院一步,就打斷他的狗腿。

李慶華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描述自己的心情。

雖然周從文那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一聽黃老拿著笤帚追打周從文,心裡非但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反而很羨慕。

關係得近成什麼樣才能讓黃老追打,自己也想,可惜黃老隻會對自己微笑,連一句稍重點的話都不肯說。

周從文……

周從文……

李慶華想起這個人,心中百感交集。

周從文如約,並冇有覬覦自己主任的位置,把三院的胸腔鏡手術帶起來之後就走了。

回想起當時自己一麵親近、一麵提防周從文的心情,李慶華覺得自己像是《莊子》裡護著腐肉的那隻鳥。

但周從文那麵到底遇到了什麼事兒呢?李慶華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來到底什麼事兒能讓黃老抄著笤帚追打周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