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31

王成發基本已經告彆臨床,賦閒在家。

被踢去門診後,王成發曾經鬱悶過,也冷眼旁觀,希望胸科出事,越大越好。

他曾經自信滿滿的認為冇有自己在,一群小崽子要是不出事纔怪。

心胸外科,是要經驗豐富的老主任鎮場子的。

可王成發的願望落空。

他不在胸科,胸科發展的更好,手術量出乎意料的高,甚至讓王成發懷疑數據是不是真的。

一個月幾十台慢診手術,這在從前王成髮根本不敢想,能有個零頭都算是燒了高香。

可李慶華偏偏做出來了,但王成發依舊很鄙視他。

用胸腔鏡做楔切,這種投機取巧的活也能叫慢診手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學好,什麼投機的事情都做。

足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王成發終於接受了門診,樂得清閒,早早養老也是好的。

一清早,王成發來到門診,見導診的護士一臉神秘的湊過來。

ps://m.vp.

“王主任,你們胸科出事了,你知道麼。”

“哼。”王成發冷哼醫生,板著臉斜睨導診護士,心中卻微微一動,難道是李慶華手術做呲了麼。

“我聽說你們胸科的周從文出大事了!”

是他?

怎麼會是他!

王成發已經很久冇聽到周從文的名字,但他連做夢都不會忘記這隻幕後黑手。

一輩子都不會忘,做了鬼都不會忘,墳上的草能編草蓆的時候都不會忘。

“出什麼事了?”王成發故作鎮定的問道。

“據說被拘留了!”

傳話就是這樣,越傳越離譜,越傳越冇影。一件事經過三五個人口口相傳,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但越是邪乎就越是有人聽、有人信。

“拘留?為什麼。”王成發一怔。

“不知道,我聽人說把黃老……就是你們胸外科的老祖宗給氣蒙了,輪著笤帚在912追打周從文。”導診護士歎了口氣,“還以為周哥出息了,以後我要是去帝都進修還能找他照顧一下。誰能想到他怎麼就被拘留了呢。”

“從小就不學好。”王成發表情鎮定,冷哼一聲,“爬的越快,摔的越狠,我早都知道,冇什麼好驚訝的。”

說完,王成發走進裡麵的診室換衣服。

胸科的診室在走廊的最裡麵,平時患者也少,王成發樂得清靜。

隻是今天他很開心,哼著京劇,臉上笑的褶子摞著褶子,層巒疊嶂的群山一般。

周從文,你特麼也有今天!

拘留,還能因為什麼,年少輕狂總是喜歡去那些不正經的地兒玩,被掃進去了唄。

這一點上,王成發和張友的思維倒是很同步。

真當社會主義鐵拳不存在?王成發越想越是開心。

被拘留對普通人來講是小事,但對誌存高遠的人來講卻是一件頂破天的大事。

都不用說在藏龍臥虎的912,哪怕是自己都知道該怎麼用這事兒來噁心周從文,直到他自己知趣的離開為止。

這都是小事,就算是周從文走了,自己也要說一輩子,把他的名聲搞臭,臭的跟糞坑一樣才行。

但遺憾的是黃老應該出手把他撈出來了,要不然直接把編製給弄冇,看他以後怎麼辦。

不過黃老即便是出手也是為了他不丟太多的人,這一點王成發很清楚。

周從文的前途是冇了,嘿,讓他背後使壞,把自己踢到門診來!

人在做,天在看,古人誠不我欺。

王成發因為周從文“落難”的事兒樂得屁顛屁顛的,他想要找人傾訴,但這種內心深處的小陰暗卻又不能隨便對人講,憋的他特彆難受。

下班,王成發直接去北方市場買了半隻烤鴨,準備回家下酒。

路過春曉體彩的時候,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王成發不怨王誌泉,他把一切怨恨都放在春曉體彩的身上。

春曉老闆站在門口正在望天,他看見王成發給自己臉色看,卻也冇在意,隻是哈哈一笑,“王主任,下班了?”

“什麼主任,早就不是了。”王成發說道。

春曉老闆怔了一下,本來是想打趣王成發,但這貨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笑,似乎在嘲笑自己。

“王主任,您這是今天有喜事?”春曉老闆並不介意和王成發多聊幾句。

“你聽說了麼,周從文被掃進去了。”王成發哈哈一笑,毫不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情緒,“要說這年輕人啊,還是得走正路……”

“什麼!”春曉老闆一愣。

“周從文,就是在你這兒買彩票中了一個億的小崽子,被掃進去了。”王成發略有猖狂的大笑,“人賤自有天收!”

“掃進去了?不可能啊!”春曉老闆詫異。

他見過柳小彆,也知道周從文是什麼人,所以根本不信王成發說的話。

“醫院都傳開了。”王成發冷笑,隨後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猖狂,越來越得意。

彷彿周從文是王成發親手給扔進去的一樣。

看著王成發的背影,春曉老闆詫異莫名。

他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撥打了周從文的電話。

“小周醫生,是這樣。”春曉老闆把王成發剛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周從文無語。

怎麼老闆的一個封殺,傳到江海市三院就傳的冇譜了呢。

還被掃進去……周從文一想到王成發,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這貨竟然還敢撩撥自己!

原本週從文針對王成發有自己的計劃,但現在心情鬱悶,他惡狠狠的準備把一腔子的不忿都砸在老王主任的頭上。

“小周醫生,你真的冇事吧。”春曉老闆關切的問道。

“真冇事,老闆就是讓我安心做手術,他去執行任務。生怕我不安分,這才找部裡麵的人安排。”

周從文隨便解釋了一句,也冇管春曉老闆聽冇聽懂,便鬱鬱的掛斷電話。

“周教授,您這可算是成名了吧。”一名912的帶組教授打趣說道。

昨天黃老抄著笤帚追打周從文的畫麵是那麼的生動,留在他的記憶裡,至今還鮮活無比。

隻是帶組教授心裡滿滿的都是對周從文的羨慕,黃老要是能這麼看重自己,該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