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32

“都傳成被掃進去了?”鄧明手捧保溫杯,坐在周從文麵前笑吟吟的說道。

周從文無奈的搖了搖頭,“謠言麼,總是這樣。鄧主任你說老闆也是,竟然找部裡麵刷臉。有這人情,乾點什麼不好。”

“老闆的人情太多,用不完的。”鄧明道。

“那也不是這麼個用法,這讓我以後怎麼去部裡麵。”周從文歎了口氣,“不說這個,那麵的情況怎麼樣?”

“老闆在和幾位開會,我順便跑過來看看你的情緒。”

周從文知道鄧主任身上可不存在什麼順便不順便,他一定是領命來,往封印自己的符紙上最後敲一根釘子。

這是老闆的意思,周從文也很無奈。

“這樣吧。”周從文也不再掙紮,他坦然說道,“我研究過傳染病學,也算是半拉專家。我有一個辦法,鄧主任你幫我個忙。”

“你有辦法?”鄧明愕然。

傳染病的事兒傳的極其邪乎,鄧明接觸之後越想越怕。他能假裝安穩的坐在周從文麵前談笑風生,已經算是沉穩。

幾位大佬都一籌莫展,江浙的那位已經準備動手封閉小區,這種做法把鄧明嚇了一大跳。

ps://vpkanshu

一個小區幾千甚至幾萬人,這麼多人,說封就封,吃喝拉撒睡怎麼辦。

就算是隻封閉幾棟樓也有海量的工程——居民的情緒要如何維護,生活如何保障,以及無數想不到的事兒,這都是問題。

可週從文竟然說他有辦法。

“幫什麼忙?”鄧明謹慎的問道。

周從文道,“這事兒涉及的方方麵麵太多,我就是個醫生,隻管醫療。醫療又有幾個方向,其中……鄧主任你發現了麼,一線的醫護人員感染的人數特彆多。”

“冇有。”鄧明捧著保溫杯,疑惑的看著周從文,“你要乾什麼?”

“保障一線醫務人員的安全,彆上去一個倒下去一個,鬨的人心惶惶的。”周從文道,“鄧主任,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看好老闆!要是出了事兒,彆怪我不認你這個大師兄。”

鄧明哭笑不得。

周從文這話說得,好像隻有他纔是老闆的學生。

“找個攝製組來,我錄製一下穿脫防護服的步驟,避免醫護人員感染。”

鄧明還是不明白周從文的意思。

雖然從醫療、病理生理、傳染病學的角度來分析,鄧明多少能懂一點,但他並不認為周從文說的是對的。

“人心惶惶,還真是這樣。”鄧明道,“尤其是南方,好多醫院上去一批人倒下一批人,冇人敢頂上去。”

周從文默默的點了點頭。

“鵬城人民醫院的院長我熟悉,剛剛還給老闆打電話問怎麼辦。”

“他準備怎麼辦?”周從文問道。

“動員進修人員。”鄧明道,“隻要上一線,解決編製,直接留在鵬城。”

這人也算是有魄力,出手闊綽,直接解決編製問題,周從文笑了笑。

這可要比光用嘴說卻什麼實事兒都不做的那些人強百倍。

“他那麵很惶恐,怕的要命。”鄧明道,“關鍵是不知道什麼問題,這次的事兒來勢洶洶的。”

“這就是我說的先保障醫護人員的安全,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患者怎麼辦?上去一個就少一個醫護、多一個患者,最多半個月肯定崩。”

“真行?”鄧明見周從文說的肯定,有些疑惑的問道。

“傳染病學也是一門學科,鄧主任……”周從文最近的脾氣不是很好,剛要出言譏諷,但最後的時刻還是保持理智,把不該說的話都嚥了回去。

不能把對老闆的怨氣撒在鄧明的頭上。

“老闆他們也在找辦法,羊城那麵也是。”

“試試看吧。”

周從文還記得多年之後那一次改變曆史的事件開始的時候,有一張圖片廣為流傳。

那張圖片裡,幾名醫護人員排成一排,前後相互繫著簡陋的防護服,給人一種戰士要進入戰場保家衛國的感覺。

雖然是靜態圖片,但契合了人民的心境,廣為流傳。

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這張圖片裡是來自南方某大型醫院的一個醫療團隊,周從文深知人家“0”感染是有道理的。

多年之後同一批人再次請纓,那是後話。

現在是2003年,共和國剛剛騰飛,還很稚嫩,防護服和口罩之類的物資都比不上未來。

但針對眼前的這次的情況,現有的工業產能其實也夠。

隻要防護到位,最主要的是用上好的口罩,一線的恐慌將得到好轉。

3口罩總要比棉線口罩好用,對於病毒而言,現在臨床一線最常見的棉線口罩幾乎就是不設防的。

“鄧主任,一定要讓老闆每4小時換口罩。你也彆忘了,這不是省錢的時候。尤其是老闆,苦日子過慣了,勤儉節約刻在他骨子裡麵,肯定不習慣。”周從文叮囑道。

“……”鄧明看著周從文,心想這位小爺還真是個鋪張浪費的好手。

4小時換一次口罩,一個3罩多少錢他知道麼?

怎麼可能不知道,鄧明隨後想到龐各莊的倉庫裡囤積的海量3罩。

那可都是周從文“買”來的。

當時自己還笑話周從文做事莫名其妙,但眨眼之間就派上大用場。

這些物資真心應急,直接解決了帝都以及南方的燃眉之急。

平時誰家醫院都不會有這麼多3罩,即便是帝都,除了手術室之外,臨床科室大多用的都是棉線口罩。

周從文備足了整個帝都3-5年用的口罩量,自己在一個月前好像還笑話他來著。

現在看……

鄧明的目光變得極度複雜,他看著周從文,怎麼想都想不懂他看上去毫無意義的囤積口罩竟然變成至關重要的一手。

“鄧主任,找個攝製組來吧。”周從文催促道,“時間有限,一會你拿著錄像回去給老闆看,我隻是提供一個思路,具體細節還要老闆和幾位大佬拿主意。”

“好。”鄧明也好奇周從文要做什麼,他見周從文不斷堅持,便直接應下來,打電話找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