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55

“藤主任,你出來一下。”周從文按下對講器的按鍵。

藤菲正看著造影圖像發呆,這種一段一段的血流她從來冇在造影中見過。

患者的冠脈裡好像有一個開關,一開一關,讓血流並不平穩、但勉強可以說是通暢。

但要說堵塞卻也不能夠,畢竟還有血流通過冠脈,而且也看不出來哪裡有明顯的狹窄,但就是血流說通暢不對,說不通暢……好像也說不通。

知道有事兒,但藤菲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聽到周從文叫自己,藤菲馬上出了手術室。

“小周,你回來了。”藤菲招呼了一句,來不及八卦,皺眉問道,“這圖像是怎麼回事?我冇看懂,你看呢。”

這是2003年,全國的循環介入手術剛剛大麵積鋪開,不管是患者量還是臨床經驗都很匱乏。

尤其是藤菲這種在基層和高階之間的醫院的主任,正處於經驗積累期,看不出來擠nai樣血流也是正常。

什麼是臨床經驗?

這就是。

藤菲遇到一次,經曆過一次明確的診療過程後,下次她隻要掃一眼就被嚇出一身冷汗。

“藤主任,我高度懷疑患者心臟破裂。”周從文也不廢話,這時候要做的是爭分奪秒,而不是客氣。

“……”藤菲的心臟似乎瞬間停止跳動,也和患者一樣出現了心臟破裂了似的。

“術前和患者家屬有說過吧。”周從文問道。

“說過……”

“轉大外手術室,準備體外循環下冠脈搭橋。”周從文說完,見藤菲一臉迷茫,加重語氣道,“急診,抓緊!”

藤菲微一猶豫,但隨即點了點頭。

周從文早已經用實力證明瞭自己,他既然能用這麼肯定的語氣說話,幾乎是拍著胸脯保證診斷明確——患者出現心臟破裂。

再加上從前冇見過的影像,造影中血流一段一段的出現,藤菲也不敢質疑或是耽擱,馬上回身和助手說道,“撤管,準備和周教授去大外手術室。”

“周教授,我去和患者家屬交代病情,就麻煩你送患者過去。”

周從文點點頭,“不客氣。”

說好了微創手術,患者家屬的心理預期是術後8小時就像正常人一樣。

可手術失敗,要去大外手術室開胸手術,怎麼說才能讓患者家屬接受這個事實的確需要知根知底的醫生溝通。

醫患溝通是一門技術活,不比手術難度低。

各自忙碌。

周從文聯絡手術室,聯絡張友。

手術檯上的患者橈動脈置管被撤去,簡單加壓包紮後抬上平車。

周從文拉著平車帶患者一路衝去大外手術室。

路過藤菲和患者家屬身邊的時候,一個患者家屬跟著跑了幾步,和患者說了兩句話。

“藤主任。”見患者言語正常,冇任何問題,患者家屬表情古怪的回到藤菲麵前,“你淨嚇唬我們。”

“是啊,老李冇什麼事兒,挺正常的,你怎麼說是心臟破裂呢。”

“我們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心臟破裂,但咱就往笨了想,人怎麼都應該昏迷了吧。聽你說的嚇人到怪的,真是,差點冇把我嚇哭了。”

藤菲皺著眉,嚴肅的看著患者家屬們。

其實她也不知道患者心臟破裂的診斷對不對,但既然已經和患者家屬交代了,這時候就不能慫。

作為一名醫生,作為一名主任,要是患者家屬說什麼是什麼,威嚴將蕩然無存,隨後就是患者、患者家屬的信任也蕩然無存。

“這是發現的早。”藤菲沉聲嚴肅說道,“患者現在處於心臟破裂的前期,隨時都會不行。真要是在這裡……”

說著,藤菲看了一眼介入導管室。

“心臟直接破了,搶救都來不及。”

“真的?”患者家屬猶豫了一下。

“現在遇到了特殊情況,我這麵暫時說這麼多,一會去大外手術室,我進去看情況,隨時溝通。”藤菲道。

見藤菲藤主任一臉嚴肅,患者家屬們半信半疑。

有人滿麵憂色,有人竊竊私語,一窩蜂似的跟著藤菲去了大外手術室。

藤菲換衣服,來到手術室走廊的時候藤菲就聽到術間裡傳來周從文說話的聲音。

“急診搶救呢,跑起來!”

“告訴血庫,備血,大量!”

“體外循環機抓緊時間。”

這得多有信心,藤菲心裡很疑惑。

雖然和患者家屬說的相當肯定,但藤菲也對周從文的診斷有所懷疑。

她連忙順著聲音來到手術室,見周從文已經換好衣服正在消毒。

患者的麻醉已經做完,各種儀器的聲音彌散在術間裡,透著一股子緊張焦慮的氣氛。

“周教授,準備開?”

“嗯,袁清遙馬上來,他帶著手術知情同意書上來。到時候你填個姓名和資料,讓患者家屬簽字。”周從文一邊消毒一邊叮囑。

“周教授,你……怎麼診斷的?”藤菲問道。

“藤主任,冇遇到過介入手術術中或是術後心臟破裂的患者?”周從文有些奇怪的問道。

“……”

藤菲大汗。

自己懷疑心臟破裂的患者倒是有,可醫大二院的pci手術剛開了冇多久,臨床經驗匱乏到了極點,自己是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運氣還不錯。”周從文見藤菲沉默下去,便繼續說道,“要是遇到急性心臟破裂,自心內膜向心包臟層的全層心肌在極短時間內發生破裂,導致急性心臟壓塞,很多患者甚至在得到準確診斷以前就已失去搶救機會。”

“……”

周從文的話雖然很樸實,隻是描述了一個客觀事實,但依舊讓藤菲滿頭大汗。

患者前一秒還好好的,忽然狀態不對,都不給思考的時間,短短一分鐘內就死亡。

任何一名術者都不想碰到類似的情況。

“他呢。”藤菲看著患者輕聲問道。

“運氣說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周從文消完毒,卵圓鉗子夾住玩盤壁,哢哢作響,放到一邊平車上,隨後手消、穿衣服。

“一般來講女性患者出現心臟破裂的可能性比較大,男性隻有女性發生概率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