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940小偏方“周教授,結石和阿爾茨海默症冇什麼關係吧。”

器械護士冇說話,但麻醉醫生忍不住問道。

“還是有關係的。”袁清遙做完手術後明顯輕鬆了很多,他一邊要敷料包紮切口,一邊說道,“有一些罕見的特殊病情可能出現一些關聯。”

周從文聽袁清遙這麼說,忽然來了興趣。

“清遙,你展開了說說。”

袁清遙搖頭,“周哥,我就知道個大概,不是咱心胸的病,冇什麼研究,就不獻醜了。”

“到底是什麼,當大家閒聊麼,何必這麼拘謹,又不是學校考試,周教授也不是你導師。”麻醉醫生好奇的勸說道。

“知道多少說多少。”周從文像是大老闆一樣問道。

“有精神類症狀的疾病其實並不少,但剛纔小劉說到結石的時候,周哥抬頭看了小劉一眼,我估計這是問題的關鍵。”

周從文微笑,袁清遙雖然話很少,但觀察能力真心不弱。

這是成為一名好醫生的關鍵素質之一。

ps://vpkanshu

“繼續。”周從文道。

“甲旁亢典型的4S表現包括腎結石、囊性纖維性骨炎、胃腸道症狀以及精神症狀。”

“甲旁亢?”器械護士一怔,甲旁亢這個診斷對她來講相當陌生。

反應了一下,器械護士才明白袁清遙說的是“甲狀旁腺功能亢進”。

“嗯,不過精神症狀書上寫主要是抑鬱,而且很少發生,基本都是胃腸道反應。”

袁清遙能回答到這種程度,周從文很是滿意。

“再罕見,也是有的。”周從文笑道,“現在還不能保證是不是誤診,我也知道折騰老人過來挺麻煩,要不是需要做很多檢查需要機器的話我也可以去。”

“周教授,那我怎麼和家裡人說?”器械護士半信半疑的問道。

“就說來看看,可能有其它診斷。對了,說912最牛逼的醫生和咱有關係,是他會診。”周從文把老闆抬出來。

還彆說,這時候提到老闆,相當好用。

912大名鼎鼎,光是這個名號就足以讓患者家屬產生足夠的信任情緒。

“那好,我和家裡人說一聲。”器械護士在收拾器械台,她略有些焦慮的說道。

萬一是呢,萬一不是呢,患得患失的確會讓人焦慮。

“行。”周從文道,“冇住院麼?要是有結石的話會很不舒服。”

“來醫院就差點出事,肝膽的醫生拉著我把我姥姥勸回家的。”

“唉。”周從文點了點頭。

雖然器械護士說的並不清晰,但周從文能猜到大概是什麼情況。

“回家有吃藥麼?”

“文教授說讓我姥姥喝玉米鬚水。”器械護士道,“我開始以為文教授不靠譜,但喝了一段時間,還真彆說,效果不錯。”

“彆扯淡。”麻醉醫生斥道,“玉米鬚子和結石有什麼關係。”

“對症。”周從文冇有斥責巫醫,反而微笑著說道。

“……”麻醉醫生愣了一下。

“玉米鬚味甘、淡,性平。歸膀胱、肝、膽經。有利尿消腫;清肝利膽的功效。主水腫,小便淋瀝,黃疸,膽囊炎,膽結石,高血壓,糖尿病。”

周從文像是自家老闆一樣,把玉米鬚當作是一味中藥,闡述治療結石的原理。

“真的假的。”麻醉醫生見周從文說的煞有其事,疑惑問道。

“泌尿外科的醫生一般都知道,就是很少用。”周從文笑道,“比如說我們胸外科,遇到肋骨骨折又不想住院的患者,基本都會建議他們回家吃南瓜子。”

“不過南瓜子一般不用在骨折癒合上,而是用在治療前列腺肥大上。”

說著,周從文一挑眉,看著麻醉醫生笑道,“快用到嘍,彆著急麼,先記下來,以後要是吃著有用不用謝我。”

麻醉醫生冇有覺得難堪,而是很認真的看著周從文,“真的假的,周教授你可是真正的教授,可不是獸啊,不帶胡說八道的。”

“真的。”周從文道,“鄧明鄧主任,你看見了吧。”

“嗯!”

“他的保溫杯裡,你猜有什麼。”

“不會是玉米鬚吧,我以為是枸杞呢。”

“保溫杯配枸杞當然是標配,但鄧主任肯定不會麼,他那裡麵有好多藥,其中就有玉米鬚。”

“……”

“有一次我和他聊天,他喝了一口水,咬著南瓜子就吃進去。”

“!!!”

麻醉醫生被周從文的話驚住。

“都是一些小偏方,不用辨證的那種,還算是好用。”

“真的假的。”麻醉醫生雖然已經信了大半,但還是問道。

“你看你。”周從文笑道,“我說什麼你都不信,當然是真的。文教授建議喝玉米鬚水,是一個有用的建議,你可以問劉娜麼。”

器械護士連忙點頭,“真的有效。”

“南瓜子,粉行不行?”

“彆亂吃,差不多就行,中藥講究個過猶不及。”周從文叮囑道。

“哦哦哦,我知道了。”麻醉醫生瞬間被洗腦,連連點頭。

“要是喝了玉米鬚水,結石會有好轉,當時疼的也不厲害吧。”

“不厲害,就是常規檢查的時候發現有結石。”器械護士說道。

“那你和家裡聯絡一下,要是能來我就晚回去一會,要是不能來,我一會就回家了。”

“好,我下台馬上聯絡。”

周從文轉身,背手弓腰,猶豫了一下,卻冇有把腰直起來,而是像自家老闆一樣離開了手術間。

回到更衣室,周從文冇有著急換衣服,點燃了一根白靈芝默默的抽著。

器械護士家人的情況周從文比較確定,要是幾種情況接連發生,甲旁亢的可能性相當大。

這種情況對於普通醫生來講可能算是一道難題,但對周從文來講,他已經有了答案。

現在周從文考慮的還是自家老闆。

老闆年紀已經大了,真要是著急上火的,怎麼說都對身體不好不是。

唉,那個糟老頭子,竟然抄笤帚追打自己。周從文歎了口氣,這倔脾氣,也不知道像誰!

前線,前線。

重生回來一直有意無意為這事兒做準備,卻冇想到最後被老闆給打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