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57

“彆鬨。”周從文開始鋸胸骨。

手術室裡開車的車速很快,但自己頂著剛被掃進去的事兒,周從文可不敢胡說八道。

現在但凡有點問題,自己在帝都被掃進去、然後老闆把自己撈出來、恨自己不爭氣然後抄著笤帚追打自己的邏輯鏈就成立了,百口莫辯。

到時候三人成虎,就算是知道了事實真相他們也會不屑一顧,而是相信更富有娛樂性的猜測。

胸骨鋸嗡嗡嗡作響,血沫骨茬飛起,被袁清遙拿著乾紗布擋下。

隨後抹骨蠟,止血。

“周教授,你說實話,到底是什麼病。”器械護士道,“我看見患者的時候覺得你診斷有問題,估計要開胸探查。但看你做手術,真準備做搭橋,還劈胸骨……真的假的。”

“真的。”

“不信。”器械護士道,“要是真的,我把胸骨鋸吃了。”

“彆介。”周從文道,“這玩意太硬,你吃了之後還得胃腸外科做手術,多麻煩。”

“說的好像肯定是心臟破裂一樣。”器械護士自己給自己打氣。

但她大概已經知道診斷冇什麼錯,因為周從文真的在劈胸骨。

“體外準備,馬上……算了,等一下。”周從文鋸開胸骨後說道。

“等什麼,周哥。”袁清遙站在周從文的對麵問道。

“等藤主任。”

“她會做手術?”

“讓藤主任看看擠nai樣血流的心臟在直視下的解剖。”周從文道,“這機會可不多,多看兩眼加深一下印象。等下次藤主任再看見擠nai樣血流,她肯定知道是心臟破裂。”

“周教授,你這車速太快了吧。”麻醉醫生笑嗬嗬的說道,“擠nai啊。”

“醫學名詞,彆瞎想。”周從文笑道,“說的是……算了,等藤主任進來之後再說,要不然一樣的話得說兩遍。”

“趙姐,你去叫一下藤主任,馬上看見心臟了。”周從文和巡迴護士說道。

巡迴護士探頭看了一眼術區,見周從文還在做給胸骨止血、抹骨蠟之類的工作,“周教授,真有信心啊。”

“那是。”

巡迴護士搖頭輕笑,轉身出去。

打開胸骨,患者左心室遊離壁處可見暗紅色血腫。

“喏,這就是心臟破裂的位置。”周從文點了點那個位置,和器械護士說道。

“真的破了?”

眼前的情況和器械護士想象中完全不一樣,她詫異的看著暗紅色區域自言自語。

“嗯,隻是發現的比較早,現在處理剛剛好。”

“彆是心臟挫傷。”

“患者冇有外傷史,哪來的挫傷。彆忘了吃胸骨鋸,要是覺得難吃,我給你配點沙拉。”

“切!”

幾分鐘後,外麵傳來腳步聲。

藤菲沉默的走回來,手裡拿著術前簽字書。

“藤主任,在手術中看到的就是這裡。”周從文用止血鉗點了點左心室遊離壁的血腫位置,“術中影像叫擠nai樣血流,又叫擠nai現象。”

“呃……”藤菲有些懵。

打開胸骨,目光直視下看患者的心臟可要比她做手術的時候看著清晰明瞭多了。

“周教授,你等一下,我去搬個腳凳。”藤菲覺得視野還不夠好,更是珍惜自己能親眼目睹手術的機會,連忙和周從文說道。

她搬了一個腳凳過來,居高臨下看著解剖結構,心裡卻想著周從文說過的話。

心外科醫生是天然的循環介入醫生,最應該做pci手術。

因為他們天天都能看見心臟,對心臟的解剖結構熟悉到了骨子裡麵。

可惜,現實中冇有那麼多如果,也不會因為什麼是最適合的就會這麼做。

所以藤菲很珍惜這種直視心臟的機會。

“造影中我們看見的典型的一過性收縮期狹窄,可呈線狀、串珠狀狹窄或顯影不清,甚至完全不顯影,而舒張期管徑正常,顯影清晰,這種現象稱為“擠nai效應”,又叫擠nai血流、擠nai現象。”

“還是開胸看著清楚。”藤菲喃喃的說道。

她在腦海裡對比造影的時候一股結、一股結的血流,加上週從文的描述,馬上對所謂的擠nai樣血流有了深刻的瞭解。

“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應該有一些對症治療,為外科乾預爭取時間。”

周從文開始解剖心臟結構。

“倍他受體阻滯劑為首選藥物,常用藥有倍他樂克、比索洛爾等,通過減慢心率,減輕收縮期壓迫。

再有就是非二氫吡啶類鈣離子拮抗劑,用於倍他受體阻滯劑有使用禁忌的情況,或者合併冠狀動脈痙攣時選用。常用藥有異搏定、合心爽等,也可以減慢心率。”

“哦哦哦。”

用藥是藤菲的專業,她聽了幾種藥名,馬上知道周從文的意思。

一旦出現這種情況,需要減慢心率,為外科乾預創造時間,爭取機會。

周從文從病理生理學開始講起,一邊講一邊做手術。

建立體外循環,等深低溫後纔打開心臟。

患者的前降支有滲血,明顯已經出現撕裂。不過破口並不大,所以剛剛看見的是血腫而不是心臟爆裂後的那種慘烈景象。

再加上週從文提前建立體外循環,這一切都為治療做了充分的準備。

器械護士看到這裡也看明白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不用小切口,是因為要建立體外循環,儘量減少術中出血。

真要是小切口……雖然不知道周從文周教授能不能做下來,但體外循環肯定不能建立,打開心臟後出多少血就不一定了。

周教授的診斷水平高,而且手術做得好,這些器械護士都承認。

可他就是太磨叨,一邊做手術一邊講心臟破裂,彷彿是一名醫學院的老教授麵對大體老師在教學生區域性解剖。

想到這裡,器械護士抬頭看了一眼藤菲。

按說藤菲這個循環內科的大主任有可能會反感周從文好為人師的做法吧。

但藤菲並冇有厭煩,眉眼之間滿是凝重。

隨著周從文的講述,她不斷的點頭,有什麼不明白的地兒直接詢問,竟然坦然接受了學生這個身份。

唉,周從文太年輕,就是開個玩笑麼,為什麼要讓自己吃胸骨鋸呢。

器械護士一邊擦拭著胸骨鋸上的血,心裡一邊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