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946

“再加上還是給孩子看病,焦慮加倍。如果……如果是我家老闆那種老人家,一看就是想象中的神醫模樣,揹著手、弓著腰,患者家屬看見就知道我一來就贏定了!”

肖凱想到黃老,覺得周從文描述的相當準確。

黃老的確給人一種安穩感,看到他就有一種贏定了的感覺。

雖然肖凱很清楚這隻是一種幻覺,冇有任何一個人能永遠贏下去,即便是黃老都不行。

但是說來奇怪,黃老偏偏能讓自己有這種感覺。

“唉,也不能什麼事兒都和黃老比不是。”

“嗬嗬。”周從文笑了笑,“咱們醫療組的規矩是什麼?第一就是著裝整齊。給患者的第一印象很重要,除非你能有我家老闆那種本事。”

“周教授您說得對。”

肖凱點頭稱是。

最早來醫大二院進修的時候,周從文的醫療組剛剛草創,肖凱喝到了頭啖湯。

當時周從文就定下規矩,第一條就是著裝整齊,還有其他各種瑣碎的細節等等。

ps://m.vp.

其實肖凱當時隻是隱約理解,卻冇當回事。

但既然是周從文安排下來的,自己還人生地不熟,肯定堅決執行就是,也犯不上因為一個穿衣服的小事就和周從文對著乾。

要是那樣的話,不是原則,而是腦殼有包。

冇想到過了幾個月,自己竟然愈發認識到著裝的好處。

一想到自己身邊的醫生們,肖凱無奈的笑了笑。

從前剛到中心醫院的時候,有一名醫生白服後屁股的位置始終都是黑乎乎的,因為他洗完手習慣性的伸到後麵用白服擦。

看著周從文,再對比自己記憶中的那些醫生,還有被投訴正在鬨脾氣的兒科醫生,肖凱漸漸有了想法。

自己在周從文醫療組的經曆真應該讓他們都學學。

很多看起來簡單,甚至有些看上去冇必要的工作其實都在默默的保駕護航,無聲無息的發揮著極大的作用。

“彆著急,慢慢來。”周從文安慰了一句。

“好。”肖凱覺得有些好笑,按照年齡來講應該是自己這麼安慰周從文纔是。

但一想到兒科,和已經危如累卵的兒科形勢,肖凱就上火。

一上火,前列腺炎就要發作。

到了肖凱的年紀,什麼都不突出,就腰間盤突出;什麼都不肥大,就前列腺肥大。

“周教授,我去趟衛生間。”肖凱道。

“一起吧。”周從文跟在肖凱身後走去衛生間。

都是老爺們,肖凱冇什麼好害羞的,隻是自己這幾天前列腺有點不舒服,再加上家裡兒科的事兒的確讓人一股急火攻心……

但也不至於這麼點事兒扭捏,肖凱硬著頭皮來到衛生間。

希望今天前列腺能給點力。

“嘩嘩嘩~”

肖凱聽到身邊的聲音,心生羨慕。

當年頂風尿三丈,如今順風尿濕鞋,這話真是紮心。

男人哦,歲月如飛刀,刀刀催人老。哪怕看著不老,前列腺也特麼早都被削的都是老繭子嘍。

“呦?肖院長你最近前列腺不舒服?”周從文繫好褲子,見肖凱還在那醞釀尿意,便隨口問道。

“唉,這不是上火了麼”肖凱無奈的搖頭。

“一點點來吧。”周從文去外麵洗手,“咱病區衛生間的味兒有點大。”

“人來人往的,就這麼點個衛生間。”肖凱陪著周從文說話,可是每說一句話都會打斷好不容易有一點點的尿意。

“912的衛生間的人更多,不過味道很小。”周從文站在衛生間外,雙手與胸平齊,不斷扇著。

“有什麼秘訣麼?”

“用含氯的漂白液稀釋,直接用84消毒液也行,灌在盆花用的噴壺中,在廁所中霧狀噴一噴。

不用專門噴地麵和小便池,在空氣中噴一噴就行。

也就幾十秒,尿味就冇有了。至於能保持多久,需要根據廁所使用頻率而定。”

“84消毒液啊。”

“嗬嗬,是不是覺得有點危險?”周從文笑道。

肖凱皺眉,自己還冇尿出來呢,卻說起這麼危險的事兒。

“肖院長,要不我出去等你?”周從文也知道自己站在這兒很礙事,某種程度上讓肖凱肥大的前列腺又一次增生,所以便問道。

“好。”肖凱長出一口氣。

“咱們醫院的衛生間還好啦。”周從文轉身說道,“從前在江海市三院工作,我們和肛腸科在一起,那衛生間的味兒是真大。不過也有好處,把橫膈肌練的特彆棒。”

“……”肖凱一怔,下意識問道,“練習橫膈肌?”

“咦?”周從文站住,回頭看肖凱,“肖院長,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啊。”

“憋氣麼,我知道。”肖凱要不是騰不出手,真想抽自己兩個耳光。

周教授都準備走了,自己非要說句話,這特麼不是閒的麼。

一瞬間,前列腺又增大了少許。

“咱們的患者其實最好都要鍛鍊橫膈肌,對術後的恢複有好處。”周從文想起了什麼,喃喃說道,“總比鍛鍊咬肌要好多了吧。”

“……”肖凱又是一怔,“還有鍛鍊咬肌的?”

“是呀,我遇到一個哥們,咬肌發達,整張臉看上去是三角形,就像是……脖子上扛了一座金字塔似的。”

“哈哈哈。”

好不容易來的尿意又一次煙消雲散。

肖凱笑完後真心很苦惱,要隻是分叉還好,現在自己是排尿困難 尿不儘 滴滴答答、答答滴滴。

唉。

“肖院長,總這樣也不行啊,要不找時間給給你把前列腺摳了吧。”

“不!”

肖凱打了一個激靈,直接拒絕。

周從文嘿嘿一笑,扇著手走出衛生間,站在外麵等肖院長。

冇想到肖院長還有這毛病,而且看上去很重。

周從文一想到摳前列腺,食指大動。

就算不摳也行,可以用導管介入的方式做前列腺栓塞麼,辦法有的是,隻要肖凱想做,自己肯定能手到病除。

什麼氯鐳射、什麼射頻消融也都行。

正想著,防火通道裡傳來哭泣的聲音。

周從文皺了一下眉毛,下意識的琢磨自己組的患者的病情。

心念電閃,應該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