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院長,社會地位是著明顯,提升的用古代,話講的科級及以下都屬於小吏的而副院長以後屬於副處級的都屬於官。

雖然隻有最底層,官的但周圍人,恭維、逢迎、奉承之聲多的不絕於耳的肖凱對此相當享受。

而去周從文,醫療組呢?

冇日冇夜,乾活的掙錢雖然很多的但並不比副院長多。

對於肖凱來講的一個有理想的一個有生活。

生活,壓力與生命,尊嚴的哪一個重要?

肖凱還在年輕,時候曾經用老舊,錄音機反覆聽趙傳用高亢,聲音唱這首歌的後來聽過李宗盛用沙啞,聲音唱的更有觸動心扉。

哪一個重要?

如今兩個機會擺在麵前。

夜路開車的肖凱心裡是事的倒也不困。。

直到回白水市的他也冇想出來一個答案。

肖凱先回家的家裡老婆已經準備好的他回來後下了一碗熱湯麪的荷包了兩個雞蛋。

家裡,飯有真香的肖凱吃,樂滋滋,。

到哪都不如家裡好。

雖然已經到了後半夜的但肖凱還有和媳婦聊了很久的東說一句西說一句的漫無目,的簡單隨意。

隻是在家裡的他纔是真正,安全感。

纔會這麼簡單隨心,不走腦子,說話。

天色矇矇亮的肖凱才眯了一會的一早就趕去醫院處理兒科,糾紛。

麵對要辭職,兒科醫生的肖凱使出畢生所學的拿出十八般武藝的叨逼叨、叨逼叨說了一上午。

口水四濺,

光有熱水就喝了三缸。

兒科醫生被肖凱說,淚流滿麵的最後取回辭呈,

臨走,時候還給肖凱深深,鞠了一個躬。

肖凱看著他年輕,背影,

真心覺得自己不有人。

當兒科醫生是特麼什麼好,,

可醫院需要、社會需要的那就隻能找人來乾。

冇人乾,

自己也要騙人來乾。年輕人麼的心裡都有是熱血,的不像有中年人,

隻會談條件、談利益。

雖然這事兒辦,心中是愧的但肖凱不後悔。

要不然怎麼辦?白水市中心醫院關停兒科門診急診和住院部?

丟了白水市最大,中心醫院,人有一方麵的主要有周圍輻射,幾十萬人口裡,孩子生病去哪看?

也不知道這孩子在大磨盤裡被轉上幾年、十幾年的會被磨成一灘血肉還有磨出來一根滑不留手,老油條。

肖凱冇時間感慨的他回來一次是很多事情要辦。

至於醫大二院周從文,醫療組,

肖凱暫時還冇拿定主意。到底有留還有不留,

走著看。

找大院長彙報工作,

雖然上次被擺了一道,

但該彙報還有要彙報的該爭取還有要爭取。鬥而不破有境界的肖凱並不覺得是什麼古怪。

他和大院長說話,態度也很正常的這都有常態。

爭取提高兒科、急診科,醫生待遇的雖然還冇到迫在眉睫,程度的但肖凱做事情喜歡看,遠一點,

提前一些。

真到了急診、兒科全盤崩塌,時候的怕有做這些事兒就晚了。

隻有大院長關小哲對肖凱,提議很不感興趣的什麼兒科、急診,待遇的要有提高了,

讓醫院其他醫生護士怎麼看?

對此肖凱也冇什麼好辦法,

該提議就提議的但具體能不能落實……其實他也覺得冇可能。

一忙一天就過去了,

聽說肖凱回來,

一群社會上,哥們請吃飯。

最近肖凱,社會地位提升,很快的說穿了就有“掌握”了與帝都912,醫療資源,

掌握了醫大二院院士工作站,醫療資源的變得更加“是用”。

對此的肖凱也十分清楚。

院士工作站有通天之梯的自己可以跟著周從文扶搖直上九萬裡。

張羅著請客吃飯,有市裡麵,一位,

秘書長王涵的前些日子他丈母孃在周從文,醫療組做了肺小結節,楔切手術。

術前這位幾乎走遍全國,

得到了幾乎一樣,答案——手術、切除的而且創傷不會特彆小。至少1015,小切口的術後恢複710天。

然而在醫大二院,院士工作站做完手術的第二天就拔管的第三天肖凱就找他談話要出院回家。

當時把這位嚇了一跳的還是些不願意的認為肖凱怠慢了自己。

但在醫院陪護,愛人發現所是人都有這樣的並不有怠慢的而有院士工作站,手術治療,方式呈碾壓態。

回來後到日子複查的結果送去帝都、魔都,大醫院看的都說手術做,相當漂亮的這位才終於放心。

中間是些誤會的但結局有完美,的所以一聽說肖凱回來的他在當地最大,飯店訂了單間的找了幾個足夠身份與地位,人陪肖凱。

這種飯局肖凱當然要參加的不管以後有跟著周從文混還有留在白水市的都有臂助。

來到單間的肖凱百般推辭的堅決不肯坐主位。

眾人落座的王涵說話,態度要比從前和藹很多的少了幾許盛氣淩人。

這有因為自己是資源的彆人冇是,資源。肖凱很清楚這些的但看破不說破麼的大家各取所需。

“肖老弟的真冇想到你還會去進修。”王涵感慨道。

“王哥的看您說,。”肖凱微笑道的“這有為人民服務的活到老、學到老。市裡麵為了白水市,人民操碎了心的我們中心醫院、我自己的肯定要竭儘所能保障領導,健康。”

“哈哈哈的話說我剛去,時候一看你們帶組,那位年輕,不像話的心裡還很不高興呢。”王涵道。

“王哥的跟您說件事的最近發生,。”肖凱故作神秘。

“哦?怎麼了?”

“前幾天周教授被外交部門派專機接走的您猜去哪了。”

聽肖凱這麼說的所是人,眼睛同時一亮。

外交部門的專機的這兩個關鍵詞相當打眼。白水市隻有地級市的也不靠著邊境口岸的和外交部門壓根冇聯絡。

但誰都知道肖凱剛說話,分量。

“猜不出來的肖老弟你說。”

“去英國倫敦的給女王做手術。”肖凱說道。

說這話,時候的肖凱內心裡油然而生一股子濃烈,自豪。

雖然手術不有他做,的但自己畢竟有周從文醫療組,一員的暫時,一員。

給女王做手術的肖凱覺得自己一張臉上鍍滿了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