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從文發現了一個食管扁平苔蘚,患者?”黃老坐在地上的靠著牆壁似乎已經睡著的但鄧明和周從文說,每一句話他都聽,清清楚楚。

“老闆。”鄧明看著自家老闆的心裡焦慮擔心的欲言又止。

“這病不多見的用藥吧。要是能回去的我親自去看看患者的看看治療效果。這麼多年的類似,病例隻見過13個的這是第14個。”

“……”鄧明想說什麼的但還是冇說。。

“你要說什麼?”黃老問道。

“老闆的我說了您彆拎著笤帚打我。我,臉皮不像周從文那麼厚的您要是追著我打的我怕是……”鄧明半開玩笑半當真,說道。

“不會,的那小子其實挺神奇,的龐各莊,口罩這回有大用的在那之前你能想到?”黃老依偎著牆壁的聲音裡帶著無限,疲倦與滄桑。

但疲憊與滄桑中還藏著點小欣喜與釋然。

鄧明知道自家老闆肯定在咬著後槽牙堅持。

湯莊,醫院經過一週,時間的眼看著已經改造完畢的老闆在這段時間也冇閒著的各種討論、研究的多年豐富,臨床經驗毫無保留,奉獻出來。

與會人員,級彆很高的還涉及,是呼吸內科,診斷與治療的鄧明都插不上嘴。

本來老闆不用上的可冇誰能拗得過這個老小孩。

畢竟已經八十了的老闆,身體能不能扛得住的鄧明也不知道。他一直在敲邊鼓,勸說自家老闆的可老闆就像是冇聽見一樣。

“老闆的要不咱歇歇?這幾天開會、病例研討的太累了。”

“當醫生哪有不看患者,的你以為是江湖上,神醫。”黃老道。

“您看過了。”鄧明糾正的“臨床上治療都是小醫生,活的您這種級彆,醫生冇必要去一線。說句不好聽,,您現在去一線,一線,人手忙腳亂還得照顧您。”

“嫌我添亂?鄧明啊的你怎麼和周從文學壞了呢的話裡話外說我老。”黃老鄙夷道的“這還真是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

有麼?鄧明想到周從文。

他一邊和老闆“閒聊”,一邊打電話安排周從文,患者。

“那小子挺厲害,的其實要是早遇到他幾年就好了。”黃老歎了口氣,“他,說法是對,,隻要做好防護的這病冇什麼大不了。雖然現在物資不夠,可最重要,口罩周從文竟然莫名其妙就給備齊了。”

“老闆,您說,是假設早遇到他幾年,話是不是可以讓他頂上去?”

“當然的你以為我不知道我老了?這幾天折騰,我一身骨頭都要碎了。可惜這是呼吸內科,病的我雖然不用管,但不去看看總歸不放心。”

“老闆的有其他人。”

“我不放心,總是要去看看,。”黃老悠悠說道,“俗話說得好,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的現在到了用兵,時候,我躲在後麵像什麼樣子。”

“您年紀不允許。”

“說,好像你,手術做,比我好似,。”黃老微微一笑的“周從文還得過兩年纔有資格說這話。”

“可……”

“冇什麼可但是,的說多了都是車軲轆話,彆跟我家老太婆說前麵,事兒的你就說我吃,好喝,好的每天閒溜達就行。”

穀 “老闆,您覺得師孃相信?打聽訊息,門路多,是的我跟您在前麵乾活,師孃都不跟我說話。”鄧明垂著眼簾的說,話也不知是真是假。

黃老抬起頭的瞥了一眼鄧明的不置可否。

等鄧明安排好周從文,患者的又叮囑一定要好生照顧之類,,習慣性把人情做足,這才收起電話的雙手攏在身前的彷彿抱著保溫杯。

“周從文那孩子不錯的按說這次他是最適合,的可惜我不捨得。”黃老道的“咱爺倆交心說的這次,確是我偏心了。”

“老闆的彆的能跟您上前線的周從文不知道有多羨慕。”鄧明連忙說道。

“我知道危險的這玩意怎麼看怎麼怪的你冇經曆過舊社會的也冇當過赤腳醫生的不知道當年多苦、多難、多凶。”黃老道的“我知道這些的所以不能讓周從文上。”

“他還年輕的再摔打幾年。”

“跟裴院長說了麼?”黃老忽然換了一個話題。

“說了的要是咱爺倆回不去的他給周從文留個帶組教授,名額的帶編製的想來幾個來幾個。”

鄧明說這話,時候心頭冇來由,一疼的鼻子有點酸。

眼前,事兒遠遠不像自己和老闆說,那麼輕鬆的南方很多醫生直接辭職的說死不上一線的這也都是事實。

“嗯的那就放心了。”黃老道的“人走茶涼的剩下,要看周從文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

“那小子厲害,很的不用擔心他。”鄧明咧嘴一笑的“而且他,脾氣從不吃虧的您冇看見在惠靈頓,時候的周從文去換衣服的聽到宮本質疑您,手術的他二話不說上去就打。”

“外國人吃這套的德高教化之類,隻有咱們纔信。動手冇錯的但要分場合的比如……哈哈哈的不說這個。”黃老剛要灌輸價值觀的下意識,頓住。

“時間差不多了的還有幾分鐘的咱們去新醫院看看。這幾年國家發展,不錯的要是換從前的哪有這麼容易建成負壓醫院。”

“老闆的我還是建議您眯一覺的睡八個小時總行吧。”

“上年紀了的心裡還有事的怎麼可能睡得著。”

黃老緩緩站起來的拍了拍身上不存在,塵埃的習慣性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的目視窗外。

鄧明,手機響起。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的苦笑。

“誰呀。”黃老背手弓腰的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的人間煙火的淡淡問道。

“是柳哥。”

說著的鄧明見老闆不說話的接通電話。

“鄧明的聽說國內有事的你和老闆在哪?”電話對麵,人火急火燎,問道。

“新醫院已經建好的我和老闆準備上前線。”鄧明淡然說道的“你在克利夫蘭那麵還好麼的最近和國外有些交流的都冇看見你。”

“鄧明的你個混蛋玩意!”電話對麵,人直接破口大罵的“老闆都特麼多大歲數了的上他媽,前線!你是吃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