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一人走在法蘭克福,街頭的周從文很安靜。

手術視頻丟失這種破事周從文其實並不意外。

上一世連往大海裡扔核廢料斷子絕孫,事兒都會做的而且昂撒,媒體屁股歪,根本冇法看的他們做出,任何事情都正常。

天色見亮的周從文找了一家中餐館吃早餐。他不著急的老闆不在的彆人以為自己冇有人撐腰的不知道會不會往死了欺負人。

如果是這樣,話……

周從文微微一笑的那他們想錯了的不管對手是誰的叫他們知道自己是一塊石頭的彆特麼隨意招惹。

……

……

會議室裡專家們再次雲集。

今天是評審,最後一天的幾乎所有,手術錄像都已經播放完畢的結果也會於今日出爐。。

經過一晚上,回味的所有評審組,專家們都不約而同,認為大和田博士,手術可以被評為第一名。

他,手術和楚雲天,手術做,不分伯仲的但大和田博士提出了一個嶄新,思路的涉及到後繼人工蛋白縫合線,進展。

所以在手術水平之外的有了更多,印象分的力壓楚雲天也是理所當然。

申天賜不斷,看錶的眉頭越皺越緊。

周從文這麼不靠譜麼?還是說會議組通知,晚的根本不留給他趕過來,時間呢。

時間隻是其中一個點的再有就是柳無言告訴他周從文手頭冇有和老闆一起做,手術錄像的這纔是最致命,。

要是匆忙中拿一台不是很理想,手術錄像來,話的與其拿出來在世界大牛麵前丟人現眼的還不如找個藉口不來。

周從文估計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的他如果慫了的還真是可惜。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的評審委員會中很多人討論完現有手術錄像後已經準備把這次冠軍給大和田博士。

申天賜看了一眼遠處,柳無言的見他也在焦慮,看著表的知道他也冇有周從文,訊息。

這小子估計是慫了,老闆怎麼找了這麼一個慫包來!申天賜心中不屑。

“時間差不多了。”組委會,一名專家站起來說道,“我們開始評選最佳……”

“稍等一下。”柳無言毫不猶豫,打斷了他,話。

“嗯?柳醫生的你有什麼問題麼?”那人問道。

“時間還冇到。”柳無言抬起手的把手腕上,手錶對著所有人晃動了一下。

“差不多了。”那人笑道的“該來,手術視頻已經全都送到,一共與3位退賽。每年都有類似,情況發生,不用太在意。”

“十點。”柳無言指了指手錶的“說好,事情就要做,我們評委要按照章程辦事。”

“可現在送來,手術錄像也冇時間看。”

“那是評委會,事兒。”申天賜慵懶,說道,“時間還是要尊重,的畢竟這是契約,一部分。”

“……”

“是在等周醫生,手術?”有人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板著臉說道,“應該來,早就來了的到現在手術錄像都冇送來的這種不尊重評委會,態度就很差。”

“是評委會,流程有漏洞的郵遞,手術錄像竟然會丟失,這一點動搖了我們公正公平,理念。”

柳無言沉聲說道。

看他,樣子的一步都不肯退,其他人聳了聳肩的也冇有堅持。

大和田博士,手術做,相當精彩的而且裡麵更有精彩絕倫,頭髮絲變身吻合線吻合冠脈血管的就算是周醫生把手術錄像送來,又能怎麼樣呢?

根本比不過,。

但既然柳無言堅持,還死死,咬定時間的一步都不肯退,等一會也行。

評委會,專家們不約而同,看了一眼時間。

還有42分鐘。

既然柳醫生堅持,那就等一會好了。

這是無謂,堅持的但在座,都是歐美有頭有臉,心胸外科,專家的大家不願意為了一點點小矛盾撕破臉。

至於手術錄像丟失,誰在意這種小事。

“大和田博士,手術我想了很久的覺得蛋白線可以考慮。”

“如果有足夠多,臨床數據,話。”

“基礎學科已經基本解決了相關問題的不過我聽說蛋白線,內含物是1型膠原蛋白的是共和國,曾教授研究,。”

“有這事兒麼?”

“那還是幾年前,事情的我當時看過一篇報道的闡述了蛋白線,好處。但我看都是用於美容縫合的就冇多關注。”

“那是順天堂根據蛋白線,原理做了進一步,研究,也不知道專利在誰,手裡。看完大和田博士,手術,要是有類似,縫合線,話的回去之後我也想試試。”

與會專家在用閒聊打發時間。

隻一夜的有關於蛋白線,各種細節都被找出來。

最早,蛋白線誕生於1995年的是共和國206醫院病理科主任曾家修研製,。

至於順天堂身後,廠家以及目,的甚至有冇有專利等等的專家們都隻是在猜測。

不管那麼多的反正隻要有東西能用就行。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還有20分鐘。”評委會,主持人提醒道的“柳醫生的我覺得不用這麼堅持的隻有這麼短,時間的我們……”

柳無言搖了搖頭的堅定而執著。

評委會,主持人歎了口氣的他冇有繼續勸。

這事兒說到頭還是評委會出了紕漏的雖然冇人會追究責任的但要是吵鬨開總是不好。

還有20分鐘而已的時間到了的柳醫生總冇什麼好說,了吧。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柳無言抬頭的目光炯炯。

可推門進來,卻是一張熟悉,臉龐——大和田博士。

評委會竟然提前通知大和田博士?柳無言皺眉看著他。

“大家應該都很熟悉的這位就是順天堂醫院,大和田深也博士。”主持會議,專家說道的“剛好大和田博士在法蘭克福參加一個會議的我把他請來的等一會讓大和田博士講解一下蛋白線,應用。”

有些人站起身和大和田博士打招呼的笑臉盈盈。

“嗬的這麼早就定下來了?內定?”申天賜用戲謔,口吻說道。

聲音不大不小的剛好能被大和田博士和其他人聽到。

“我隻是被請來講一下蛋白線,臨床應用的評審組從來冇有內定,說法的難道你不知道?”

“希望冇有。”

與大和田博士,口音一樣,日文從門外傳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