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上腺皮質線粒體中的11β羥化酶被“世界第一”的名稱啟用,由11脫氧皮質醇生成大量皮質醇。

皮質醇在張友的身體裡持續代謝,一道一道生化反應後,大量的氫化可的鬆被生成。

這是一種被稱之為壓力荷爾蒙的物質。

雖然手術不是張友做,他連助手都不是,甚至連醫療組成員都不屬於,可世界第一的名號卻讓張友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哪怕……他隻是一個旁觀者。

然而

等待的時間太長。

大量氫化可的鬆甚至短暫導致張友的下丘腦垂體腎上腺軸受到抑製,呼吸不知不覺深大。

“張主任,你冇事吧。”周從文聽到張友深大的呼吸聲,皺眉側頭看去……

“啊?我冇事啊。”張友一怔,他的臉上已經因為身體內出現大量氫化可的鬆的原因有紅斑出現,伴隨著氣短、胸悶、呼吸時的哮鳴。

周從文哭笑不得,自己還冇緊張呢,張友怎麼就這麼緊張。

“放輕鬆。”周從文淡淡說道。

“小周……教授,這可是世界第一!”

“哦,拿到世界第一不是很正常的麼。”周從文道,“以張主任的水平,該不會不知道我們最近做的小切口一站式冠脈搭橋手術的意義吧。”

沈浪不知道,周從文是可以接受的。

畢竟沈浪隻是一個不到三年級的新生,連主治醫師都冇晉,很多事情他認為原本就是這樣,不知深淺。

比如說吃飽飯,本身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兒,但時間久了,很多人認為是天經地義的。

沈浪是新生,但張友不是,他是一杆老槍。

張友竟然問出如此無知的話,這讓周從文也有些恍惚,覺得自己是不是要重新審視一下對張友的定位。

“我冇見過國外的醫生做手術,以為他們都是天上的神仙。”張友的聲帶痙攣,說話聲嘶啞。

“還好吧,日本的心臟外科手術水平很高,咱們國內剛開始追趕,還要等很多年才能攆上人家。當然,老闆除外。”

“小周,真能拿到第一麼?”

張友叨逼叨的盤問著同樣的一個問題,像是祥林嫂一樣,進入一種病態中。

周從文懶得搭理他,緩緩閉上眼睛,開始休養精神。

……

……

一間辦公室裡,大和田博士焦躁的走來走去。

“沃爾特先生,你看過送去消毒的設備麼?”大和田博士問道。

“看見了,製作比較簡陋,不是製式生產的產品。”評審會主持專家沃爾特說道,“應該是周……不,應該是黃醫生製作的,我聽不懂中文,但從柳醫生和申醫生的對話的表情中能看出來。”

“你說他們的手術會成功麼?”大和田博士經過一天的煎熬,已經失去了對形勢的判斷,他焦躁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我感覺會,我能從柳醫生和申醫生的表情看出這一點,雖然它是那麼的難以置信。”

“沃爾特醫生,你想多了。”大和田深也斷然說道,自己給自己打氣,“我不得不承認無論是柳醫生還是申醫生都是最頂級的心胸外科的存在,但那是他們熟悉的術式。”

“就像是我們去做泌尿外科手術,熟悉了區域性解剖結構,手術還是能做下來。可要說做的多好,那肯定做不到。”

“沃爾特醫生,你相信我。”

大和田博士不再走來走去,他雙手撐在桌子上,居高臨下看著沃爾特醫生的眼睛。

“你要相信我,即便手術成功的概率很大,他們也註定要失敗,因為我們隻要隨隨便便挑毛病就可以。”

大和田博士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樣,加深語氣,“隻要隨隨便便挑毛病就行!”

“大和田博士,你不瞭解柳醫生和申醫生?”沃爾特醫生問道。

“我知道。”大和田揚起雙手,和張友一樣,彷彿靜脈裡被推注了大量氫化可的鬆似的,整個人處於一種不健康的狀態裡,臉頰帶著紅暈,“可是,請你相信我,即便是他們的技術水平再高,也無法做到完美無瑕。”

“這不符合邏輯,不符合最基礎的人類行為的邏輯。”

沃爾特醫生怔怔的看著大和田博士,他已經後悔和大和田有聯絡。

當時也是考慮到黃醫生臨時有事無法來法蘭克福,欺負一個年輕人也就欺負了,他還能反了天麼?

但出乎沃爾特醫生意料的事情接踵而來。

周從文的手術做得精彩至極,讓人看完後覺得不給他世界第一的名頭,評委會的公正性將要受到質疑。

也正是如此,在術前大和田博士做完了工作,本以為萬無一失,可依舊有幾名醫生臨場反水。

要不是申天賜的一票,當時的局麵會極為尷尬。

可現在就不尷尬了麼?

恐怕要麵對更尷尬的場麵,對此,沃爾特醫生是有判斷的。

沃爾特醫生看了一眼時間,距離消毒結束的時間越來越近,距離手術的時間越來越近。

萬一黃醫生的三個學生能創造奇蹟呢?

那時候自己該怎麼辦?

沃爾特醫生看著大和田博士,心裡忽然生出一股子厭惡的情緒。

要不是他,手術評審早都結束了。

就算是還有手術,那也以展示為主的,自己可以放鬆心情,從一名外科醫生的角度去欣賞、去揣摩,甚至可以說是去學習。

可是現在!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沃爾特醫生神情不定的看著時間,大和田博士依舊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看上去大和田博士充滿了信心,但沃爾特醫生從他身上飄出來的皮質醇的味道就能判斷出大和田博士處於一種應激狀態,壓力巨大到沃爾特醫生懷疑大和田隨時隨地都會骨折。

段時間內皮質醇含量飆升無法導致骨折,這是醫學常識,隻有長時間應用,造成醫源性的滿月臉、水牛背之類的情況,同時骨質也會出現問題,導致骨折的發生。

雖然這個念頭荒謬的很,但沃爾特醫生就是覺得大和田博士隨時隨地都會骨折。

“咚咚咚~”

“進。”

“手術設備消毒完畢,病房請示要不要現在送患者。”